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地随着时间,李自成和双泉里的老百姓们都傻了眼了,崇祯五年又是一个大旱之年。虽然农民们拼命地紧急抢救自己的劳动果实,却他们既也没水利设施,又也没足够多的畜力,靠人力从无迹河中担水来浇田济得甚事。最后他们严禁不否认,去年又白忙活了。这大半年,这大半年,李自成也和王瑾一样到处打工,可这年头哪行哪业都不景气,李自成连换了四五份工作,可哪个也干不长。再加上他朋友多,周济这个周济那个,钱财左手进右手出,根本没有积蓄。。...

可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李自成和双泉里的老百姓们都傻眼了,崇祯三年又是一个大旱之年。尽管农民们拼命抢救自己的劳动果实,然而他们既没有水利设施,又没有足够的畜力,靠人力从无定河中挑水来浇田济得甚事。最终他们不得不承认,今年又白干了。

这大半年,李自成也和王瑾一样到处打工,可这年头哪行哪业都不景气,李自成连换了四五份工作,可哪个也干不长。再加上他朋友多,周济这个周济那个,钱财左手进右手出,根本没有积蓄。

到了年底,艾家派人来催李自成还债,李自成挨家挨户一问,家家都交不出钱来。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来的燕县令调走了,新来了一位王象兑王县尊,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响应朝廷号召,支援边疆”,要求县内各村出五千石粮食支援榆林的边防军,老百姓更是家无余粮。

军人保家卫国,百姓出钱出粮,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老百姓出的钱粮并不见得能分到基层士兵手中,王瑾这个当兵出身的人对此深有体会。

比如说这一次,王知县说,由于艾应甲老爷的儿子艾万年将军在榆林镇的神木堡当参将,所以这批粮食就由艾老爷负责解往神木,公私两便。谁都知道这里面有猫腻,五千石粮食,士兵能吃到嘴里的有一千石就不错了,可又有谁敢说什么?

艾应甲虽然今年大赚了一笔,但是对李自成这边的催债依旧毫不放松。钱再少也是钱,艾家虽然阔了几代,但依然“勤俭持家”。农民还不出债,当里长的其实也是有办法的。

能做里长的人,一般都是在地方上有一点势力的,李自成也不例外。他武艺高强,又有王瑾、高杰这样的一群能打架的小兄弟,认识县里的衙役,还认识山上的土匪,他完全可以像其他里长那样,带人冲进欠债的农民家里,见什么拿什么,甚至抓他们的老婆、女儿去抵债。

可是既然李自成没有这么做,他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还债的日期从腊月拖到三月,艾老爷的怒气值越来越高。

打发走了书座,王瑾开始劈柴火,今天李自敬和李过照旧去放羊,李自成则被县衙门叫去了。过不多时,李自成回来了,回来的却不只他一个,高杰、刘宗敏、田见秀三人扶着李自成走了进来。

王瑾把斧头一扔,急忙迎上去:“这是怎么了。”刘宗敏说:“还不是因为贺一龙和王得仁这两个王八蛋,他们去当了流寇,倒让我们顶缸。”

李自成在所有朋友中,与四个人关系最好:王瑾、高杰、刘宗敏、田见秀。

刘宗敏是陕西西安府蓝田县人,匠户出身,是一名铁匠。匠户世代为官府服役,父子相继,不得脱籍,俨然是官府的奴隶,所受压迫比一般百姓更重。刘宗敏有一次被县里一名小吏勒索,盛怒之下一拳将他打倒在地,也不知是死是活,遂逃亡在外,后来辗转来到米脂县的一家铁匠铺做工。

田见秀是隔壁绥德州的人,与李自成一样是银川驿的驿卒。这两人的脾气一刚一柔,刘宗敏性情暴烈,田见秀则作风沉静。

田见秀说:“官府又让李二哥追查贺一龙和王得仁家眷的下落,打了二十板子,幸亏掌刑的都是相熟的衙役,打得不重。”

贺一龙和王得仁是双泉里辖下贺家村的人,其实和李自成关系并不好,大概七八年前,两村为了争水曾经械斗过,李自成给本村出头去打架,结果被贺一龙和王得仁揍了个鼻青脸肿。

去年贺家村绝粮,贺一龙和王得仁带着几十个人跑去当了流寇,县里便责成里长捉拿贺王二人家属。李自成不仅知道这两家的家属藏在哪,而且还知道贺一龙偷偷派人送粮食回来,但是他觉得与贺一龙、王得仁又没什么深仇大恨,抓人家老爹老娘去请赏未免太不地道,便一直推说找不到。

今日县令王象兑问起此事,大发雷霆,下令打李自成二十板子,幸得衙役们放水,真正着肉的不过三五板,打得很轻。

王瑾看到田见秀身后还有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这孩子是谁?”李自成说:“城东孙官庄的,叫孙可旺。他娘不见了,去县衙告状,正好碰上我这档子事,县太爷问都不问就把他赶出来了。我寻思这孩子也是受我的连累,就把他带回来了……王瑾你这是什么表情?跟见了鬼似的。”

王瑾赶快摇了摇头:“孩子,你娘不见多久了。”孙可旺说:“我也不知道,我去给李老爷放羊,三天没回家,回家就发现我娘不知去哪里了,问了邻舍,都说已经一两天没见过我娘。”

田见秀说:“你小小年纪,居然敢去衙门告状,不知道衙门是吃人的所在吗。”孙可旺说:“我去住我家旁边的孙茂才家时,发现他家做了小米干饭,他脸上还多了两道抓痕。还不等我说话,他和他老婆就把我赶出来了。”

李自成皱了皱眉:“孙茂才?你们谁认识?”王瑾说:“是不是那个尖额头,头发很稀的?”孙可旺连忙道:“对!就是他!”

王瑾说:“要是他的话,确实可疑。他从来也不正经做事,要是吃上了小米干饭,多半不是好来路。去年冬月五闯王抢的东西还让他去变卖。”

李自成说:“这是一条人命的事,既然碰上了,我们得管一管。见秀,高杰,你们去五闯王那里问问,最近有没有给这个孙茂才银米,若是他给的,我们就得再另找找了。王瑾,宗敏,你们和可旺回他们村看看有没有线索。我这个腿脚是动不了了,我在家等自敬和李过回来,让他们去帮你们。王瑾,这个孙茂才武艺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帮手?”

王瑾答道:“没事,他就是个蟊贼,家里只有他和他老婆,我和宗敏足够对付了。”李自成说:“若是要人帮忙,你们去杨家沟找张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磷火常同日色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