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桩要求双腿前后绷开非常大,脊背如毒蛇般扭曲,蕴酿锋芒半露的精气神。像是从冬眠中苏醒过来的毒蛇,饥肠辘辘辘辘,直接攻击性极强。在九中,连“火箭班”的尖子生,能站到二十分钟以上,都是凤毛麟角。而他们6班,而已是很普普通通的“平行于班”。离下课后,除了半个半小时。大家好像从冬眠中苏醒的毒蛇,饥肠辘辘,攻击性极强。。...

这个桩要求双腿前后绷开极大,脊背如毒蛇般扭曲,酝酿锋芒半露的精气神。

好像从冬眠中苏醒的毒蛇,饥肠辘辘,攻击性极强。

在九中,连“火箭班”的尖子生,能站到十分钟以上,都是凤毛麟角。

而他们6班,仅仅是很普通的“平行班”。

离下课,还有半个小时。

大家都知道孟超高二受伤,住了几个月的院。

出院后他就放飞自我,根本没打算考本科,基础的“九大桩”都稀松平常。

半小时蛰龙桩站下来,放学就准备爬回家吧。

不少同学兔死狐悲,暗道严魔头真够心狠手辣。

左浩然双臂环抱,冷笑坐下。

孟超乖乖站到墙角。

“蛰龙桩,好像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入门桩功,在噩梦里,已经淘汰很久,究竟怎么站的来着?”

孟超回忆着。

脑子还有些稀里糊涂,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别装逼了,快求饶吧!”

大家都以为孟超不敢站蛰龙桩,于心不忍,小声提醒。

“害群之马,咎由自取!”

左浩然自言自语,声音刚好能被周围听到。

话音未落,孟超动了。

唰!

前腿弓,后腿绷,双臂舒展如灵蛇,脊椎好似一条刚刚从深渊中苏醒,在春雷中蓄势待发的蛟龙。

孟超的精气神如山洪暴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这——”

同学们都傻眼了。

只觉得孟超脱胎换骨,焕然一新。

肌肉、骨骼和肢体的律动,充满了从容和自信的味道,只是随便往那里一站,却丝毫感觉不到高中生的生涩。

姿势并不标准,却比一般的蛰龙桩更漂亮。

就连指尖都微微颤动,吞吐着若隐若现的杀气。

“我去,孟超的蛰龙桩,这么强的么?”

“简直比班长还厉害!”

“都是错觉,骗不了我,他是用生命在装逼,瞧好吧,最多一分钟,肯定散架!”

一分钟过去。

孟超游刃有余。

像是能一直站到晚自习。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满脸歉意道:“严老师,您还有事吗,是不是我站得不够标准?实在对不起,有阵子没练,动作不到位,回去一定好好改,您老多包涵。”

“……”

严东兴欲言又止,黑灿灿的大脸变了几个表情,终究一言不发回到了讲台上。

同学们更是在心里破口大骂。

孟超这孽畜,说的可是人话,你的蛰龙还不到位,我们算什么,蚯蚓吗?

是错觉?

大家都觉得,孟超一觉醒来,桩功和装逼的实力,都“咣咣”往上涨啊。

各种目光和压力,回到左浩然身上。

大班长像是被孟超狠狠抽了一个耳光。

脸上有些尴尬,眼底却闪过一抹狰狞。

“上课,继续上课。”

严东兴敲黑板,“《百战刀法》和《雷霆十字剑》是高中阶段最重要的两门冷兵器战技,去年高考的压轴大题,是关于《雷霆十字剑》的,今年极有可能轮到《百战刀法》,大家认真听我分析,战刀从怪兽甲壳缝隙切进去的七种进阶手法。”

严东兴是刀法大家,金牌教师。

听说他还有个师兄,是跻身高考出题组的绝世强者。

过去三年,严东兴专带高三,押题命中率很高。

见老师拿出绝活,大家精神一振,忘了孟超这茬。

孟超站着蛰龙桩,看着精妙绝伦的刀法奥义,眼神却有些涣散。

“太拙劣了,简直是漏洞百出的刀法。”

他像是着魔一样,在心里嘀咕,“光是第一招‘迎面大劈风’,就有至少九个破绽,用这种刀法和真正的异界强者抗衡,保准第一秒钟就死透了。

“不过,这不是严魔头的问题。

“在我高考前后,这套《百战刀法》,还是刚刚研发出来没多久的1.0版本。

“到龙城毁灭之前,吸收了大量‘血灵双刀流’以及‘冰霜巨人大剑流’的精华,千锤百炼之后的《百战刀法》,已经升级到了7.3.5版本。

“我用《百战刀法终极版》来衡量《百战刀法1.0》,自然觉得后者处处都是破绽。

“等等,血灵是什么鬼,冰霜巨人又是什么鬼,我脑子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孟超表情复杂。

他再也不能自欺欺人,说刚才只是发了一场白日梦。

这就是传说中的重生吧?

重生倒没啥。

虽然孟超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高中生,但也是看过网络小说的人。

而且他生长在龙城。

自从五十多年前,龙城从地球莫名其妙穿越到了异界。

城里就发生了很多怪力乱神,不可思议的事情。

三岁孩童觉醒异能,八旬老妪修炼古武,家庭主妇手撕丧尸,白领下班大战怪兽,都是龙城人的日常。

既然穿越变成事实,重生什么的,也自有其玄之又玄的科学道理,孟超可以接受。

只是,从脑海深处一闪而过的画面来看。

他和龙城的未来,都挺悲催啊。

穿越而来的地球人自以为了解异界。

没想到异界的辽阔和强大,远超地球人想象的极限。

直到今天,他们都只在异界的蛮荒之地打转,还没出“新手村”。

而新手村外面……

孟超就像从宿醉中醒来,前世记忆破碎而模糊,不记得围攻龙城的异界生物具体长什么样子。

只记得异界有真正的文明,有各种强者,各种妖孽,各种牲口。

和这帮牲口一比,眼下的“怪兽危机”,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龙城高举地球文明的战旗,进军神秘异界,厮杀、奋斗、挣扎。

也曾烜赫一时,号称“异度天灾”。

终究以寡敌众,在劫难逃。

闭上双眼,孟超仿佛看到一百万颗紫色流星在龙城上空爆开。

毁灭的烈焰,竟比烟花更绚烂。

无比鲜活的画面,似乎就发生在刹那之前,从视网膜一路烧灼到了他的心灵深处。

“这……就是结局?”

孟超问十七岁的自己。

“去你妈的,我才不信,这只是一个荒唐的噩梦而已!”

他猛地睁开眼睛。

“龙城不会亡!

“我也绝不会以‘三流高手’的身份,平庸一生!

“既然我从噩梦回归,一定能改变未来,让那些不可名状的异界神魔,全都睁大他妈的狗眼见识一下,什么叫他妈的‘异度天灾’!”

十七岁的孟超还没经过社会毒打。

还把“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命就是不信命,我偏要逆天改命”等等耻度爆表的中二言论当成座右铭。

他狠狠咬牙,心神坚定。

眼眸深处如闪电般的火焰,也越来越明亮,释放出轻微的刺痛。

“这又是个啥?”孟超讶异。

一束如火似电的红色光斑,悬浮在视界左上方,就像飞蚊症般捉摸不定。

别人应该都看不到,否则一束异火在教室里飘来飘去,大家早就叫起来了。

而且,有些眼熟。

噩梦尽头,龙城毁灭时,他好像就看到这束异火从城市核心喷出来。

现在,异火伴随孟超重回少年。

又怦然碎裂,化作一行行玄奥繁复的符文。

数百枚符文疯狂跳动,从一种蚯蚓般的古怪文字,变成另一种更加古怪的文字,像是来自群星之上,宇宙深处的信息。

变幻了几十次后,信息被翻译成了地球文字:

【宿主通过精神和意志检定】

【“火种”完成绑定,宿主身份确认——“传火者”孟超】

【恭喜您成为文明的传火者,希望您竭尽所能,传播文明之火,初始贡献值奖励:10000】

【检测到传火者身体存在陈旧性暗伤,并不精通任何基础技能,是否自动分配初始贡献值,提升至最佳状态?】

“火种?传火者?做贡献?贡献值奖励?重生大礼包?”

孟超满头雾水,下意识点头。

【消耗1000贡献值,兑换初级治疗术一次,治疗进度10%】

【消耗1010贡献值,兑换初级治疗术一次,治疗进度19%】

【消耗1025贡献值,兑换初级治疗术一次……】

孟超视界中闪过一连串信息。

与此同时,暖意如涓涓细流涌入周身,如春天植物绽放的第一束嫩芽,最轻柔的抚触。

“我的伤!去年修炼出错受的暗伤,医生都束手无策,竟然在愈合?我能感觉到,那些支离破碎的肌腱和筋络,统统接上了!”

孟超瞪大眼睛,爽得想要引吭高歌。

很快,一连串治疗信息之后,又是一条全新的信息跳出来:

【消耗3500贡献值,兑换基础发力法《莽牛决》,并提升至“专家级”】

“这是——”

孟超脑中浮现出各种细节。

《莽牛决》发动时人体每一束肌肉和每一条血管的扭曲,血液和神经电流在每一个穴位的流转,骨骼强度、人体工学等错综复杂的运算公式,各种科学修炼方法。

还有一副副画面,都是噩梦中的他,苦练《莽牛决》的样子。

原本模糊的前世记忆,再次闪闪发亮,化作信息洪流,涌入运动神经和脑细胞,令他瞬间成为《莽牛决》的专家。

心念一动,孟超仿佛能随心所欲控制每一块肌肉,压榨出极限力量,轰出至刚至强的一拳。

“爽爽爽,原来传说中的‘三流高手’,都这么强的么?”

就在他爽得不要不要时,快感戛然而止。

“别停啊,正得劲呢!”

眼前跳出信息:

【基础技能分“普通,专家,大师,完美,究极”五个级数,熟练度100%即可升级,熟练度可由平时战斗、修炼积累,也可用贡献值兑换】

“那就往死里兑,我像是计较几个贡献值的人吗?”

【传火者当前治疗进度62%,继续兑换初级治疗术需消耗1150贡献值】

【专家级《莽牛决》熟练度22%,提升至大师级,需消耗1756贡献值】

【当前剩余3贡献值,无法兑换,请积累贡献值】

“我……10000个贡献值,这么不经花的么,那你先升到大师级,我打欠条行不行?”

【不行】

“那你总得告诉我,该怎么赚贡献值吧?”

【文明之火,生生不息,文明越强,传火者越强,请尽快为您的文明做出贡献,解锁更多力量和使命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