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宇第三次从这同一条昏黑空寂的巷子里横穿过时,外面的街上了是空无一人了。时间过了午夜时分,正儿八经人这个点都了数完绵羊沉沉入眠了。现在的还在街上四处游荡的人只余下那么寥寥几种——醉汉,混混,除了一些居心叵测的家伙。至于游宇?看颜值也明白他不都属于以上任何时间过了午夜,正经人这个点都已经数完绵羊沉沉入睡了。现在还在街上游荡的人只剩下那么寥寥几种——醉汉,混混,还有一些居心叵测的家伙。。...

游宇第三次从这同一条昏黑空寂的巷子里穿过时,外面的街上已经是空无一人了。

时间过了午夜,正经人这个点都已经数完绵羊沉沉入睡了。现在还在街上游荡的人只剩下那么寥寥几种——醉汉,混混,还有一些居心叵测的家伙。

至于游宇?

看颜值也知道他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

毕竟......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帅的醉汉和混混?

一阵阴冷诡异的风从巷子另一端吹了过来,带来了丝丝寒意。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空腹的饥饿感,提醒着他自从穿越到现在半天时间都没有进食的事实。

这也提醒了游宇,尽管带着游戏面板,他毕竟已经不是玩家了,而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

看来等明天天亮得想办法去先找点活干了,起码先混口饭吃保证不被饿死。

到这会儿游宇已经沿着重复的路线开始转第四圈了,一整晚下来整个町都快给他转遍了,然而依旧没有触发任何剧情的迹象。

他再次梳理了一遍记忆,确信自己应该是没有记错的。前世那位大佬在论坛里公开的隐藏剧情确实就是在这一带触发的才对。

也许是时间早了点?

毕竟游戏开服还有一个月,那个玩家触发剧情也是一个月之后的事,现在没法触发也是可以预料的事。

游宇本来也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而已,实在不行也就算了。

然而正当他刚冒出这样的念头时,身后的巷子里开始回荡起了脚步声。

听起来是皮鞋踩踏在人行道上的声音,在这四周空寂的环境背景下显得分外清晰。

游宇眼睛一亮。

难道终于来了?

果然,当他侧过头,发现身后已经多出了一道黑色的人影。那人披着身宽大的黑袍,看起来就像麻袋被扔进黑墨水的染缸里染成的模样。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但依稀可以看到兜帽下白色的面具。

另外他左手上佩戴着决斗盘,证明了他同样是个卡牌玩家。

“那边的决斗者。”那人轻声笑道,“敢来一局决斗吗?赌上稀有卡的那种。”

顿了顿,他声线压低了下去,兜帽下射出了冰锥般阴冷的目光。

“只不过你也没有立场可以拒绝就是了。”

游宇没有惊讶没有慌张,内心波澜不惊甚至还有点想欢呼。

NND,转了一晚上可算是撞见了!

“稀有卡猎人,对吧?”他反问。

“嚯?居然知道我么?”那男人笑道。

“最近确实有听说你们的传闻。因为海马公司即将举办的大赛,世界各地的决斗者都汇聚到了童野实市来,所以最近你们稀有卡猎人也很活跃吧。”

“正是如此。”男人微笑,“根据海马公司定下的规定,只有获得承认、持有稀有卡的决斗者才能获得他们最新研发的决斗盘并获得参赛资格。”

顿了顿,他目光投向了游宇左手上佩戴着的决斗盘。

“既然你也戴着那个,那看起来就是说你也有稀有卡了。”他徐徐说着,举起了自己的胳膊,他手腕上佩戴着的决斗盘已经自动展开。

“来吧,规则就用决斗城市的赌卡规则,输家必须交出自己的稀有卡。”

与此同时游宇眼前已经跳出了一则系统提示。

“隐藏任务触发,来自古鲁斯的挑战!

说明:来自强大的稀有卡猎人古鲁斯的一员——魔术师潘多拉向你发起了挑战!

获胜奖励:可获得UR稀有卡‘黑魔术师’!

战败惩罚:被对手随机夺走任意卡牌。”

一如既往含糊其辞的说明,奖励倒还算明确,然而惩罚压根没说清楚是啥。

不过玩了那么久的链接世界游宇也已经习惯了,随机性也是这游戏的特色。有时候不同玩家去做相同的任务,最终结果都未必相同。

但游宇这回运气还不错,如愿以偿地撞上了潘多拉这位稀有卡猎人。

这名角色是游戏王DM全系列中除了主角武藤游戏之外唯一以黑魔术师为王牌的人物。游宇之前所提及前世的那位大佬,貌似就是在决斗城市篇章任务的时候遇到并战胜了潘多拉,并由此入手了稀有度为顶尖的黑魔术师。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一般来说玩家在系统卡池里是开不到黑魔术师以及黑魔术师相关系列卡的,但假如你通过特殊任务渠道设法获得了一张黑魔术师卡牌,那么系统就会为你的卡池做量身调整,你今后也会有机会开出那些跟黑魔术师相关的系列卡。

前世那位玩家就是通过这个任务获得了一张黑魔术师,随后陆续从系统卡池里开出了一系列强力辅助卡,从此成为了链接世界里闻名四方的黑魔术师玩家。

不过当然了,这会儿游戏都还没开服,所以稀有卡猎人潘多拉这个隐藏任务自然还没有人来触发。

所以虽然对抢了他机缘的那位玩家很抱歉,不过游宇不打算放过这个截胡的机会。

游宇之所以选择这个任务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任务相对安全。

潘多拉虽然是游戏王里大名鼎鼎的颜艺一哥马利克的手下,而且是黑暗组织古鲁斯团体的一员,但他本身并不具备超凡力量。

也就是说这只是普通的决斗而已,输家顶多只是需要承受立体影像的冲击(游戏王设定)、消耗一定的体力而已,不会危及生命。

然后再就是会被对方抢走稀有卡。

然而这一点......对游宇来说倒是基本可以无视。

因为他现在卡组里只有四大废侠和大多派不上用场的魔陷卡,一张算得上稀有卡的东西都没有。

他的决斗盘也根本不是海马公司给的,而是创号的时候系统赠送的。

所以他现在的状态就有点像家徒四壁,压根就不怕贼。

劳资大白天的全家翻遍了都翻不出一个子来,你这黑灯瞎火的还能找到不成?

“决斗!”

【游宇,LP 4000】

【潘多拉,LP 4000】

“那么先攻就由我了,抽卡。”

潘多拉抽了一张卡,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轻笑,将卡牌加入了五张手卡。

游宇看着他的动作,心下不禁感慨......

......NND,果然还是怀念想当初先手能抽卡的日子。

是的,链接世界这款游戏更新到他穿越之前那会儿,打牌规则早就已经变成先攻不能抽卡了。当时打习惯了传统规则的老玩家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适应。

不过习惯后面的规则之后,游宇现在反倒觉得打DM时代规则的游戏王有点别扭了。

“我这里要召唤的是它......杀手番茄!攻击表示!”

潘多拉将一张怪兽卡拍在了决斗盘上。立体影像技术激活,卡片数据通过决斗盘传输去了海马公司总部,一只咧着嘴怪笑的红色番茄即刻跳出到了场地之中。

【杀手番茄,攻击力1400】

“我的回合结束了。”潘多拉道。

攻召一只四星怪就过了,甚至连后场都干干净净......

那不是游宇乱吹,像对面这样的起手要是他还开着穿越前的大号,对面铁定活不过第二回合。

诶,罢了罢了,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还是先集中精力......

“我的回合。”

游宇抽了一张卡,扫了眼自己的手牌,深思熟虑良久,终于从抽出了一张卡,以一副颇有小智“就决定是你了”那种架势的动作,狠狠地将卡拍在了决斗盘上。

“我召唤元素英雄·羽翼侠!”

【元素英雄·羽翼侠,守备力1000】

“回......回合结束。”

......

那他还特喵的能怎么办?

你™倒是告诉我起手两羽翼侠两爆热女郎,还特喵的没有融合,这牌要怎么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决斗都市玩卡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