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绵玉被他寒意十足的眼神冻怔了,一时之间还也不是很能从现在的的身份转换,迷惘的眨眨眼睛,“我搔扰你?”“要不然呢?你少装辜了,几个月了,来来来汉民的装!你究竟还得搔扰陆哥到什么时候?”小助理下了车,义愤填膺见状,往前房门了温绵玉。“……”温绵玉整整用“……”温绵玉足足用了半分钟,才明白小助理的意思。。...

温绵玉被他寒意十足的眼神冻怔了,一时还不是很能从现在的身份转换,茫然的眨眨眼睛,“我骚扰你?”

“不然呢?你少装无辜了,几个月了,来来回回的装!你到底还要骚扰陆哥到什么时候?”小助理下了车,义愤填膺上前,往后推开了温绵玉。

“……”温绵玉足足用了半分钟,才明白小助理的意思。

她倒是知道苏茉莉是个花痴,还十分没脑子的那种,不然也不会因为林生一句话去跳湖。

只是她才重生,接收的记忆太多,过往混乱,她知道苏茉莉花痴过不少男人,却不知苏茉莉具体都花痴过什么人。

这里面居然包括陆从絮的吗?

温绵玉这边正懵着,那厢陆从絮转身便要离开。

温绵玉一看急了,忙追上去辩解,“从絮,我不是想骚扰你,我是真的有话和你说!”

“说个屁!”小助理激动之下爆了粗口,死命拦住她,“别想占我们陆哥的便宜,我跟你说你再这样我要破例动和打女人了!”

小助理正值壮年,力气有的一比,温绵玉挣了半天没挣开,眼看陆从絮都快没影了,情急之下脱口道。

“从絮哥哥!”

陆从絮脚步瞬间顿住。

熟悉的称呼,刹那间勾起回忆铺天盖地。

仿佛多年前那个女孩儿倚在他身边唱着《牡丹亭》,眼波流转,顾盼神飞,让人一眼万年。

唱完还要问他一声好不好听,叫上一声从絮哥哥。

“从絮哥哥你听听,我唱腔有没有进步?”

“是不是不像掐着嗓子了?”

“好不好听?”

“你快说好不好听。”

“陆从絮!”

陆从絮失神间,温绵玉推开小助理,跑到他身边,“三天前你去巴黎参加时装周,昨天回来约我一起吃饭,我答应赴约,却在中午出了车祸!车祸前我唯一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你的!”

“小时候我们一起在乡下待过三年,我吊嗓子你说像杀鸡,后来又喜欢听我唱曲,这些我都记得!”

“我没死,我也不是苏茉莉,我只是重生在这具身体上了!”

“重生?”陆从絮重复,转头看着温绵玉,墨色的眸中情绪翻涌着浓烈的仿佛化不开的情绪。

“对!”温绵玉点头,“我是温绵玉,我重生在苏茉莉身上了!”

“你又装,你又乱编,你这个变态!”小助理跑过来,欲把她拖走。

温绵玉被往后拉着,仍极力为自己争取,“我说的都是真的!”

“出车祸前你给我打过电话,你还说要晚上见面给我一个惊喜!虽然晚了,但我是来赴约的!没想骚扰你!”

“我也知道这对你来说可能是个惊吓,但也给我个机会我好好给你解释行不行?从絮哥哥!”

“放开她。”陆从絮突然开口。

正在拉扯着温绵玉的小助理闻言顿住。

温绵玉趁机挣开,试探往前两步,紧盯着陆从絮的脸,“你愿意相信我了?”

陆从絮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目光在她陌生的脸上一寸寸刮过,眸中瞬间涌动的情绪复杂难辩。

即而他垂眸,将所有暗潮涌汹都隐入眸底,对小助理道,“带她进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满级影后重返娱乐圈”,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