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绵玉父母早亡,爷爷也在今年离世,目下身边亲人就仅有一弟一妹,哦,除了个定婚的未婚夫,这些人都有嫌疑。温绵玉面色渐渐地铁青下去。她自认从来不都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更不需要说能害到她的都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她若死了还好,那就复活,誓必会放过我这些人。温绵玉面色渐渐阴沉下来。。...

温绵玉父母早亡,爷爷也在去年离世,现下身边亲人就只有一弟一妹,哦,还有个订婚的未婚夫,这些人都有嫌疑。

温绵玉面色渐渐阴沉下来。

她自认从来都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更不用说能害到她的都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她若死了还好,既然重生,誓必不会放过这些人。

第一件事就是报仇。

温绵玉紧紧按着手机屏幕,让自己冷静下来。

以原主的社会地位,她目前没有接近车祸案的机会,原主银行卡余额,更是雇个私家侦探都不够。

想要报仇,得先把事情查清楚,想要查案,就需要找个旧友帮忙。

可眼下并没有让温绵玉信任到可以透露重生之事的人。

思索着刷新闻,温绵玉突然刷到一张图片。

不知哪个无良媒体闯入她灵堂,拍下了一张照片。

一个十分俊美的男人手捧鲜花站在冰棺前方,棱角分明的侧颜仿佛染了层寒霜,男人出神的注视着棺上温绵玉的遗照,隔着屏幕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味道。

温绵玉一凝。

她突然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一个能够信任的人。

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对方君子如竹品性端方,又是世家子弟没有利益牵扯,同是娱乐圈顶流还和她炒过CP。

陆从絮可以帮忙,也不会害她。

……

隔天一早,温绵玉打车去了陆从絮的住处。

出租车在别墅门前停下,她付了钱下车,正好看到一辆黑色宾利从主路上驶来。

车身贴着她眼前开过时,车窗内掠过陆从絮一闪而过的脸。

男人抿成一线的薄唇,俊美却没有温度的侧颜。

“陆从絮。”温绵玉忙追上去叫了一声。

然而车子却并未如像想象般停下,车身稍顿之后,反而开的比之前更快,从她眼前飞速驶过,嗖的开进了大门。

温绵玉追着车尾,在别墅大门关合之前挤了进去。

她一路追,绕着别墅里面的绿化带跑了长长的一圈,车子终于在车库门前停了下来。

原主疏于锻炼的身体承不住高强度运动,温绵玉彻底没了说话的力气,只能扶着膝盖弯腰喘个不停。

同一时间,车内。

陆从絮戴着耳机坐在后座,耳机中婉转的戏腔盖过了外面的声音,让他对一切毫无所觉。

直到车停下来,助理程安尖叫一声,“啊!”

陆从絮摘下耳机,朝前看去,“怎么了?”

“不好了陆哥,那个变态苏茉莉又来了!”小助理一脸见鬼的绝望,“她不是一个月都没出现了吗?怎么又来了啊!我刚才本来想加快油门把她甩到外面的,谁想到她跑那么快,居然在关门前挤进来了,还跟着咱们的车一直追到这里……”

陆从絮往后视镜中扫了眼,看到车后面不远处苏茉莉的身影,眉心微蹙。

三个月前,他在剧组拍戏时出言搭救了被工作人员欺负的苏茉莉,之后这女人不知怎么回事,就缠上了他。

说喜欢他,是他的粉丝,还要和他谈恋爱。

每天追踪他的形踪,跟踪追车无所不用其极,还不知怎么在大晚上闯进他家里,要和他睡。

他不得让保安将人带走,警告一番,似乎起了作用,苏茉莉有一个月没再出现。

本以为是放弃了,没想到又阴魂不散的来了。

陆从絮才从墓园回来,现下心情不好,没听小助理的劝告,开门下了车。

“从絮!”温绵玉看到他,顾不得喘,忙跑了过来。

陆从絮退后半步拉开距离,“苏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样?”

“……”温绵玉一顿。

“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你,你如果再这样骚扰下去,我只能报警。”陆从絮面沉如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满级影后重返娱乐圈”,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