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见此,忿忿奋身见状,“苏茉莉你这是什么意思,被欺负笑了笑干什么,偏偏是你自己要跳湖的,这能怪谁?我们救你上去就很不错了,送医院不明白要花多少钱,我下个月房租还没着落呢!”“的话我没失去记忆的话,好像是你激我跳一直这样的。”温绵玉视线移到他脸上,“你竟觉林生被她冷意十足的眸光冻的一顿,嘴硬道,“我只是开玩笑那么一说,谁让你要答应!你自己傻乎乎的愿意跳!凭什么要我花钱?”。...

林生见状,愤愤挺身上前,“苏茉莉你这是什么意思,欺负笑笑干什么,明明是你自己要跳湖的,这能怪谁?我们救你上来就不错了,送医院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我下月房租还没着落呢!”

“如果我没失忆的话,似乎是你激我跳下去的。”温绵玉视线移到他脸上,“你竟觉得一条人命还不如你的房租?”

林生被她冷意十足的眸光冻的一顿,嘴硬道,“我只是开玩笑那么一说,谁让你要答应!你自己傻乎乎的愿意跳!凭什么要我花钱?”

强辞夺理,毫无悔意。

温绵玉似笑非笑的抱起双臂,“林先生,你知道什么是诱导犯罪吗?”

林生直觉这不是什么好词,嘴唇一张,正想说点什么,被温绵玉接下来的话堵了回去。

“诱导他人死亡,可视情节轻重,判处七年至十五年有期徒刑。”温绵玉一字一顿,对林生道,“你的行为算未遂,但若是我报案,也足够刑拘半个月了,另外还有对我精神伤害的赔偿,相信不比你的房租少。”

温绵玉其实只是信口胡说,她又不是学法的,哪懂这些繁琐条款,只不过林生和梁笑显然更不懂,唬一唬他们足够了。

她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太真,让林生也开始怂了起来。

“我……我只是开个玩笑。”林生不自觉结巴了一下。

“这话你可以去和警察解释。”温绵玉道。

“我,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林生嘴硬不下去了。

“林先生这似乎并不是道歉的态度,我看不出来你的诚恳。”温绵玉道。

林生一咬牙,上前一步,朝她一躬身,“对不起茉莉,我再也不会逗你了,以前的事都是我不好,今天的事更是我混蛋,我以后再不会了。”

“对不起啊茉莉。”梁笑也开口道。

梁笑看出来,苏茉莉今天和往常很不一样,落水后醒来仿佛换了个人似的,估计刺激过度,这事她和林生理亏,怕被追究,梁笑决定先忍这一时。

梁笑朝温绵玉躬了躬身,“抱歉啊茉莉,我们应该第一时间把你送去医院的。”

两人的道歉若说真心悔改,是不可能的,坏人哪会说良心发现就良心发现?

但苏茉莉这个人大概是太单纯,也从没得到过两人如此郑重的对待,温绵玉感觉到自醒后一直堵在胸口的那团怨气,悄悄散了。

她猜想这是苏茉莉残留的一丝心结怨念解开。

本来还想好好教训这两人,既然苏茉莉都不在乎了,温绵玉也懒得再应付,轻轻一抬手,“我累了,你们出去吧。”

……

两人离开后,门关上,温绵玉从床头柜上摸过原主的手机,开始查关于自己的消息。

她出车祸时间是中午,现在已经是晚上,七个小时的时间过去,新闻发酵正当时。

热搜前十就有五条是关于她的车祸,堪称轰动。

影后温绵玉天桥坠江

温绵玉车祸阴谋论

温绵玉巨额财产继承权

一一刷过新闻,温绵玉脑中也开始回忆那场车锅的细节。

在天桥上,她先是发现刹车失灵,而后一量大卡车朝她撞过来。

那车从头到尾没有一丝刹车迹象,直接将她的车撞出桥栏,车身掉落桥下。

如果没有那辆车,纵是刹车失灵,她不惧撞车安全气囊及时弹出,也可能尚有一线生机。

所以究竟有多少人想置她于死地?

是不同人做案,还是说凶手怕她死不透,想来个双管其下万无一失?

不管怎样,能动她车的人不多,肯定是身边亲近的人做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满级影后重返娱乐圈”,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