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记忆回去的季寥是如此,她隐约明白,自己和余楠至的感情是水火不容许的,而已怎奈这人的权势过大,为了朋友,她严禁不屈服于于他的手下。可这并也没怎么样,余楠至让她不不好过,那她也也没必要性让他宁静。彼此斗吧,嘛最后也不外乎几个结局,干脆两败俱伤,干脆你可这并没有怎么样,余楠至让她不好过,那她也没有必要让他安宁。。...

失忆回来的季寥也是如此,她依稀知道,自己和余楠至的感情是水火不容的,只是奈何这人的权势过大,为了朋友,她不得不屈服于他的手下。

可这并没有怎么样,余楠至让她不好过,那她也没有必要让他安宁。

彼此斗吧,反正最后也无非几个结局,要么两败俱伤,要么你死我亡,再要么同归于尽,反正日子总要过,你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我就让你此生爱而不得……

余楠至,接招吧,一起坠入无望的深渊受尽折磨吧!

她身上的气息改变了,余楠至多看她两眼,想从她那里看穿心思,却怎么也摸不清此刻季寥是怎样的一种想法。

她就那样静静地倚在门框边,目光放在门外那棵长势极好的红牡丹上,记忆回旋他想起那棵牡丹是季寥和程双双曾经一起种下一起打理的。后来,她们陆续都离开后,这花就一直都是花园里的园丁负责。

如今季寥回来了,这花也开得格外的芬芳娇艳。

五分钟过去,季寥还是一动不动,谁都懒得搭理。

那静态之中的纯美,就像画在门上的一幅丹青,美不胜收。

好多人都感慨,好几年过去了,时光并没有在她那里夺走青春容颜,她依旧是如水的年华。

夕阳残碎的金黄笼罩着她,给她身上镀了一层光辉,使她像九天之外的精灵,既梦幻又触不可及。

余楠至悄然来到她身边时,她似感应到他的存在,也似接受了他的存在,只是睫毛微动两下,就继续沉溺在她的世界中。

他目不转睛的锁定她许久,却看不穿她,也走不进她的内心世界。她的心思就像幽深的水潭,余楠至无法感知那深处的沉淀,也许她是在想她的心事,也许是在等她的情郎。

“切,虚情假意!”程单单厌恶的嘀咕一声,打破了黄昏的寂寞。

季寥的手颤抖地摸索着余楠至的头发,脚尖轻轻踢了他一脚,呵斥一声:“不要叫!”

她的眼睛里流露的是责备的目光,就像呵斥不懂事的小孩。余楠至不解地看了她一眼,微微歪头,然后蹙眉,用他那带着疑问的目光斜斜地瞟着她,“你当我是狗?”

“你觉得是吗?”她依旧靠在门框上,脸上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就像那平静的冰湖。

余楠至在想,如果她此刻在笑,笑起来的样子一定会很美。

可她没有笑,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水波不兴的素面之下似乎隐藏着很多的秘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在她幽暗的目光中,余楠至默默攥拳不想再惊扰她。

季寥的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还真听话,说不叫就不叫,果然是主人喂得好。”

明目张胆的指桑骂槐,程单单再愚蠢也听得出来季寥在骂她是余楠至养的狗,不禁咬着唇,愤怒地瞪着眼前这一对璧人。

季寥刚才触摸余楠至的头发,余楠至没有露出厌恶的神色,也没有任何动作,这就意味着他们两之间的感情会逐渐愈合,敏感会吃醋的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程双双。

“余家没有狗,因为双双对狗毛过敏。”清脆的声音在偌大的客厅里响起,敲醒每一个人心中的警钟。

“哦?是吗?”季寥压抑着心尖的恐惧和厌恶,亲密地挽着余楠至的手,像是宣告主权般的对程单单说:“我们余家的待客之道一向很好,为了顾念双双小姐经常出入余家,我与丈夫商讨暂时不养狗。你说对吗,亲爱的老公!”

季寥抬头,朝余楠至露出皮笑肉不笑的假笑,样子看起来很滑稽。

余家的人都知道,当初余楠至不愿意养狗的原因的确是因为程双双对狗毛过敏,但从头到尾都没有和季寥商讨过,连她养了十年的金毛都被余楠至当众处决掉,根本一点面子都不会给她。

如今,余楠至还和以前一样,提及程双双这个白月光,依旧也不会给季寥面子。

当着程单单以及所有人的面挥开季寥的手,力度有些粗鲁,季寥踉跄了下差点摔倒。幸运的是,她刚好扶住了门框,保存了仅有的颜面。

余楠至冷眼说道:“如果你累出了幻觉,麻烦回到你二楼卧室休息。管家,带她上去!”

老管家在门外听到吩咐,立刻进来扶着季寥的手,半推半拽的拉她上楼。

他家先生的心思如同海底针,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尽管他在余家伺候了那么多年,也始终摸不清先生的心思。

然而,季寥猛的刹住脚步,头痛欲裂。她一手搭在扶手处,一手敲打脑袋,皱着眉冷汗直流。

老管家偏过头来问她:“怎么不走了?”

“三楼,我要去三楼!”不知为何,她不喜欢二楼,一想起让她睡在二楼,她就有一股排斥的心里,仿佛那里有什么肮脏的东西。

程单单见此状如此打脸,笑得花枝乱颤,跟着讽刺,“呀,都当自己是根菜了,主人让你睡二楼你就二楼,哪能让你自己选择。再说了,明目张胆的拒绝主人,是不是不给主人面子?”

“放肆,这里是余家,轮不到你这个外人呱噪,管家,赶出去!”

这样有气势的季寥余家的所有人第一次见,老管家瞅了一眼余楠至,想看他有什么吩咐,没有想到,余楠至边走进餐厅边直接说:“我耳朵疼!”

得了,老管家会意了,松开季寥,就走到程单单跟前,态度说不上差,也说不上有多好,“程小姐,我们家先生和夫人已经累了,看这天色你也该回去了。”

“夫人?”程单单故作不解,“谁是你家夫人。”

老管家一派正经,开口就是官方腔,“先生承认的女人就是我们余家的夫人。”

季寥脚步一顿,余楠至的动作一僵,彼此都没有回头去看彼此,也都没有否认老管家的话。

程单单嗤笑,“据我所知,你们家先生早就和那个女人离婚,她还有什么资格被称作为余家的夫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余先生,你老婆又逃跑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