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边,季寥和陆承若除了陆澄清稳稳地地坐在车上,趁着余楠至离开了的空隙,他们了出发到达了,但是是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转,也总不好过在医院担惊受怕。“寥寥,你想去哪里。”陆承若非常熟练的旗号方向盘,良久才吐出一句话。季寥目光呆愣,片刻后就露着反讽的微笑,像“寥寥,你想要去哪里。”陆承诺熟练的打着方向盘,良久才吐出一句话。。...

另一边,季寥和陆承诺还有陆澄清稳稳地坐在车上,趁着余楠至离开的空隙,他们已经出发了,虽然是漫无目的的到处乱转,也总好过在医院担惊受怕。

“寥寥,你想要去哪里。”陆承诺熟练的打着方向盘,良久才吐出一句话。

季寥目光呆滞,片刻后就露出讽刺的微笑,像她这样的瞎子能去哪里,天大地大,没有一寸土地是能让自己扎根的。

陆澄清目光渐冷,声调拔高:“哥,别回老家,我们找去一个余楠至不可能会去的地方重新来过,我就不信他的手能够伸得那么长。”

余楠至!

听到这三字,季寥身心猛的一颤。

A大集团的总裁为什么要找他们!

她头痛欲裂,好多东西都想不起来,余楠至……余楠至……

这个人到底是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陆承诺从后视镜注意到季寥的神色,以为她又因为余楠至而产生恐惧感,随即皱着眉说:“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只好出国了。”

“出国?”季寥和陆澄清同时吃惊,但很快就恢复先前的状态。

陆澄清说:“我没有护照,寥寥姐也没有,就算时间赶得再快,依照办理护照的流程少说也得要一个多星期才能把护照拿到手。”

季寥攥紧盲杖,缓缓地说:“我……没有多少钱,况且清儿还要上学,你的伤也还需要医治,我们还是省点,去个小乡镇或者小山村躲躲。”

尽管好多东西想不起来,季寥也本能的相信这兄妹两,也本能的想要逃离此地。

可是,季寥想,他们应该会嫌弃小乡镇偏僻吧。

她自顾自的沉溺在幻想当中,

以为陆承诺兄妹两会嫌弃小乡镇和小山村各种不方便,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说。

“小乡镇好,民风淳朴,物价也不高,去那里读书或许能交几个知心朋友。”

“是啊,在大城市住久了,也有点想念小乡镇的生活了。清儿,到时可别再口无遮拦了,省得去哪都落得个不好的名声。”

陆澄清嘟嘴不满地嘟囔:“总不能让人欺负了我去。”

打小父母不在,陆澄清就养成了自立坚强的性格,别人对她一分好,她就拿十分来相报,可如果对她不好或者找茬,她这只小刺猬就会竖起全身的刺咋咋呼呼了。

前往小乡镇定居,他们没有意见,季寥当是感恩戴德。于是,又开口道谢,却被陆承诺一句话怼回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再说我们就生气了。”

“就是就是,我可是把你当做亲嫂子对待的……”

嗤——

突然间,这条通往寂静小乡镇的公路闯进了几辆速度非常快的车,它有意无意在逼近,迫使陆承诺时而加速时而刹车。

车内的几人下意识的透过车前后视镜去观察,左侧和右侧各有两辆车,陆澄清往后瞅了一眼,也有一辆车不紧不慢地跟着,她微微眯着眼,看清了来人。

天杀,是阴魂不散的余楠至!

下一秒,两人视线似乎对上了,陆澄清猛的坐好,面色很不安。

“哥……”她小声的喊了一下,陆承诺没应,在谨慎的和那四辆车对抗。

季寥什么都看不见,但心思敏感,方才陆澄清的那一声“哥”带着不可忽视的颤音,没有方才的欢快,流露出来的是夹杂不安的恐惧。

那一瞬,她知道,大概是余楠至追上了。

嗤——

一个急刹车,由于惯性,季寥撞到副驾驶位的座椅上又猛的弹回,整个人正七晕八素没来得及回神,外边就有人试图打开车门,还有棍棒敲打玻璃的声响。

前方四辆车子并排堵住公路,陆承诺紧握住方向盘,不顾那些人的死活倒车走回头路。

余楠至发狠了,脚踩油门,用自己的车阻挡陆承诺。

砰——

两车相撞,白色的大众车与余楠至的黑色系奔驰的车头同时损坏。

后边的人追赶上来,二话不说就是打砸白色大众。

季寥在车内,听到重而有力的响声,再一次陷入恐慌之中。

“寥寥姐别怕!”陆澄清拥她入怀,只是不下两秒钟,后座的车门打开,一只大手伸来就把季寥给捞了出去。

季寥浑身发麻,怕得控制不住自己,牙齿都在上下打着架。

“放开寥寥姐!”陆澄清不撒手,外边人冷漠,无情的抓住她的手腕,咔嚓一声,声音在混乱的场合中异常的清晰。

陆澄清的手腕骨错位了,她痛得大声尖叫,左手捂着右手躺在后座上痛苦的哀嚎。

“清儿……”季寥惊恐绝望的看着车厢内,试图要进去车里看看陆澄清,可是身后的恶魔不给她机会,拽着她不让行动。

陆承诺被几人按住,被迫跪在余楠至面前,虽然狼狈,但气势不减,给人一种孤傲倔强的感觉。

“放开她!”陆承诺激动的朝余楠至吼道。

余楠至不屑,拽着快要缩成一团的季寥得意洋洋的睨着陆承诺冷笑,“她是我余楠至的妻子,我凭什么听你的话放开她?”

妻子!

季寥震惊的睁大了瞳孔,非常惊讶地抬头,目光投向他,想要洞穿他的真面目,可是眼前一片黑暗。

陆承诺咬牙切齿,“全世界都知道你们已经离婚了,她和你再也没有关系!”

余楠至孤傲地颔首,漆黑的瞳仁里划过冷冽的痕迹,“没有我余楠至的同意,就算她签十万次名也是白瞎。”

季寥被迫靠着他,拼命地摇头,“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妻子!余楠至,你为什么要纠缠我?”

季寥的遗忘和否认,总是让余楠至重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好像他是她转身就忘的路人甲,凭什么将就着蹉跎年华。

越是在意季寥的话,余楠至胸口就越像燃烧着最为猛烈的憎恨,愤怒达到了顶点,如疯如狂。

“你害死了我的白月光,你还敢问我为什么纠缠你?”他愤怒的从口袋里掏出B超单劈头盖脸的甩在她脸上,红着眼问:“你知道程双双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程双双……白月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余先生,你老婆又逃跑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