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打倒渣男后我变得自信又猖狂

随之而来着道歉声结束了,蓝珂手上也多了好几根程霜的头发,都是刚薅的,因为不明白具体要多少根头发,干脆蓝珂直接薅了一小把,在保证程霜也没醒过来后,蓝珂小心翼翼的将头发用卫生纸包出来。仔细斟酌着该说些什么,才能让程贤不产生怀疑她而且笑纳头发。可能会是薅头发让蓝可能是薅头发让蓝珂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所以当程贤走进来时,蓝珂受到惊吓差点将手中包好的头发扔出去,程贤感受到了蓝珂的慌张,疑惑的看向蓝珂并且注意到了她手中的卫生纸。。...

伴随着道歉声结束,蓝珂手上也多了好几根程霜的头发,都是刚刚薅的,由于不知道具体要多少根头发,索性蓝珂直接薅了一小把,在确保程霜没有醒来后,蓝珂小心翼翼的将头发用卫生纸包起来。斟酌着该说些什么,才能让程贤不怀疑她并且收下头发。

可能是薅头发让蓝珂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所以当程贤走进来时,蓝珂受到惊吓差点将手中包好的头发扔出去,程贤感受到了蓝珂的慌张,疑惑的看向蓝珂并且注意到了她手中的卫生纸。

“病房里没有垃圾桶么?要是没有的话,一会儿把垃圾扔到走廊的垃圾桶里吧。”

听到程贤的话,蓝珂感到心中有一股无名火在熊熊燃烧。辛辛苦苦薅的头发,转眼间就被说成垃圾,这可是证明程霜是你妹妹的证据,要不是为了程霜,她蓝珂才不会干这种事。

回想起原剧情中程霜在回到程家后,帮了蓝家很多忙,而且在蓝晓珂割腕自杀后,程霜也尽心尽力的照顾着蓝父蓝母,蓝珂深吸一口气,走到程贤面前,伸出手将卫生纸递给程贤。

程贤并没有接过卫生纸,反而是扬起眉毛看着蓝珂,看出程贤潜台词的意思,蓝珂微笑着说道:

“我不是想把垃圾交给你,让你扔。这卫生纸里面包着的是程霜的头发,程霜掉发有些严重,为了不给护士造成麻烦,我把头发用纸包起来了,对了,你‘扔’的时候看着点,别碰到头发的毛囊——要不然你还得洗手。”

蓝珂的话,顿时让程贤警惕了起来,程贤紧盯着蓝珂,目光中还带了些审视。蓝珂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些什么,突然的一个电话打破了僵局。

看到来电显示温老公,蓝珂一脸嫌弃的挂断了电话,但是当着程贤的面却假装接了电话。

“喂,啊,星阑啊,我现在就去找你,马上啊马上。”

蓝珂边自言自语边将卫生纸放到病床上,一脸抱歉的示意程贤现在自己要离开,因为温星阑正在找她,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蓝珂都已经走到了门口,直到手中装作已经接通的电话再次响起。

程贤被气笑了,他坐在椅子上,举手示意蓝珂继续表演,看到蓝珂一脸尴尬的挂断电话,程贤幽幽开口:

“蓝家小姐果然与众不同,用的手机都和我们不一样,啧啧啧。”

蓝珂哑口无言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此时她突然希望温星阑再打一个电话,她一定接,这样就可以离开这个低气压的地方了,可是等了许久,温星阑都没再打第三个电话,在心中暗暗骂了几句温星阑,蓝珂维持着脸上僵硬的笑容坐在了另一张椅子上。

另一边,温星阑脸色阴沉的坐在酒吧里。

从咖啡馆回去后的温星阑,因为没拉到蓝家的投资,从而被温父骂了一顿,耳边现在仿佛还回荡着温父的声音:

“你应该知道,蓝珂现在对我们很重要,我们公司现在就等着蓝家的投资呢,我不管你是什么情况,总之,立刻去找蓝珂道歉!给我把蓝珂哄开心了,如果连蓝珂都搞不定,那你还有什么用?我怎么放心把温家和蓝家的产业交给你?”

愤怒的温星阑离家后,并没有听温父的话,去给蓝珂赔礼道歉,反而是叫了几个狐朋狗友还有几个女孩子去了酒吧喝酒,听到那些狐朋狗友对他阿谀奉承,温星阑的心情顿时好转许多,于是又兴奋的开了几瓶好酒。

狐朋狗友们见状更是夸赞温星阑,夸赞他能让蓝家大小姐都臣服他,那未来的蓝家岂不是就是他温星阑的。听到这儿,温星阑炫耀般的跟那些狐朋狗友说:

“你们信不信,我现在给蓝珂打电话,她一定秒接,而且语气还是那种满怀欣喜的语气!”

在众目睽睽下,温星阑打了电话,结果,打了两遍都没人接。

原本还在起哄的众人看到后,纷纷转移话题,温星阑自认为丢了面子,心里很是不满。之前蓝珂听到他的来电都会秒回,现在倒好,打电话不接,而且在咖啡馆的时候还敢说那种话。

温星阑还以为是因为之前自己给了蓝珂太多好脸色,才导致蓝珂现在脾气越来越大,想通之后的温星阑决定冷落蓝珂一段时间,等着蓝珂主动来找自己示好,到时候,他温星阑要在今天所有人面前,找回今天丢失的面子。

......

蓝珂并不知道温星阑的心理活动那么丰富,现在的她坐在椅子上,眼神紧盯着放在病床上的包着头发的卫生纸,她很害怕程霜突然醒来然后坐起身,这样,卫生纸就很有可能掉在地上,要是毛囊碰到了地,那这头发可就白薅了。

蓝珂正想的时候,病床上的程霜突然咳嗽了一声,看起来马上就要醒过来。程贤突然站起身拿起放在病床上的卫生纸,往门口走去,犹豫再三,蓝珂还是跟了上去。

走到车旁,蓝珂估计程贤现在应该是马上回家,并不是回学校,所以蓝珂打算打一辆车,自己坐车回学校。

程贤坐到驾驶座,看到蓝珂并没有主动上车,于是朝着蓝珂按动几下喇叭,而蓝珂误以为自己挡住了道路,就往旁边退了退,结果程贤摇下车窗,语气平静的说:

“上来吧,我先送你回学校。”

蓝珂十分诧异,但是也没说什么,坐在车里,蓝珂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

看着风景越来越陌生,蓝珂一脸疑惑,程贤看出了蓝珂的疑问,于是主动开口解释:

“你别害怕,我只是想跟你说一些话。”

听到程贤的话,蓝珂也没说什么,反而继续看着窗外,仿佛窗外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她的目光一样。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谢谢你。”

程贤平静开口,可是握紧方向盘的手却出卖了他的紧张。

“我们家这十几年来一直都在寻找妹妹,其实我们都想过,妹妹实际上是不是已经不在了,但是抱着那么一丝丝侥幸的心理,我们还是不肯放弃。当我看到那张脸时,我很激动也很紧张,激动是因为我以为我找到了妹妹,紧张是因为我害怕这次和之前一样,只是碰巧长得相似而已。但是当你把头发给我的时候,我想我已经确定了答案是什么。虽然程家和蓝家是世交,但是这次的恩情,程家一定会回报你,无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开口就好,这份情我们是不会忘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之女主自信放光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