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打倒渣男后我变得自信又猖狂

蓝珂和程贤急忙将别在门把手上的拖布拿开,器械室的门这才使得再打开。在剧情中,程霜被养父母被虐待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被关在小黑屋,也是那次,程霜患上了幽闭未知的恐惧症。在体会到亮光的那一一瞬间,半跪在地上的程霜缓慢抬头,忍着着不适感从器械室走出来,虽然没走在剧情中,程霜被养父母虐待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被关在小黑屋,也就是那次,程霜患上了幽闭恐惧症。。...

蓝珂和程贤连忙将别在门把手上的拖布拿开,器械室的门这才得以打开。

在剧情中,程霜被养父母虐待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被关在小黑屋,也就是那次,程霜患上了幽闭恐惧症。

在感受到光亮的那一瞬间,跪坐在地上的程霜缓慢抬起头,强忍着不适从器械室走出,但是没走两步脚步虚浮就要晕倒。

蓝珂眼疾手快,伸出手扶住程霜,同时,程贤也看到了程霜的脸。看清脸的那一瞬间,程贤心中一惊,程霜长的太像程母了,眉眼跟程母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程贤长得像程父,而妹妹长得像程母。程母本人很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很少有人见过程母的样子,即便见过,印象也不是很深。在程贤妹妹丢失后,程母更是不愿出门,整天看着妹妹幼时照片默默流泪,因此见过程母的人就更少了。

据程母说,妹妹幼时跟程母幼时长得十分相像,那么现在眼前这个眉眼酷似程母的女生,...会不会就是自家人辛辛苦苦寻找多年的妹妹?

看到程贤紧盯着程霜的脸,蓝珂松了一口气。程贤是个聪明人,程霜长的跟程母很像这一点就很可疑,这样一来,程贤应该会怀疑程霜的身份,最好是快点调查然后早些将程霜认回去,这样也能让程霜少受些罪。

不过现在看起来,应该先将程霜送到医院。

看着已经陷入昏厥的程霜,蓝珂没忍住开口道:

“看她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我们先把她送到医院吧,毕竟医务室现在也没人,送到医务室也没什么用。”

蓝珂的话提醒了程贤,程贤背起程霜,便往附近的医院赶去。看到蓝珂也跟着要去医院,程贤皱着眉头开口:

“你现在的身体还有些虚弱,我一个人送她去医院就可以,只不过恐怕得你自己一个人回家,你自己可以么?”

“我现在没什么事,我跟你一起去医院吧,程霜是女生,我照顾她也方便些。”

程贤犹豫片刻后点了点头,背起程霜,便和蓝珂往附近的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程贤看着正在病床边陪着程霜的蓝珂,借着交医药费的理由,走出病房询问医生:

“你好,我想问一下,兄妹之间可以做亲缘鉴定么?就是确认一下是否有血缘关系。”

由于有些激动,程贤有些语无伦次。

妹妹是被家里的保姆偷偷抱走的,保姆在程家工作了三十多年,程家对待保姆就像对待亲人一样,程家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保姆要以怨报德,直到调查出来保姆是程家二叔的人时,程父才明白原因是什么。当时程家二叔一直嫉恨程父继承了公司,虽然程家二叔也得到了一大笔钱,但是公司没有给他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程父害怕程家二叔会做出报复的事情,于是在生活中处处防范,连家里的佣人保姆都是经过严格调查后才录用的,而且大部分都是一直在程家工作的。保姆从程父程母刚结婚时就在这里工作,算得上是老人,而且在程贤出生时,保姆更是尽心尽力伺候,因此程父程母对保姆很信任。

可是程家二叔早就买通了保姆,害怕程父起疑心,于是程家二叔只会每个月定期给保姆和保姆的儿子转钱,钱的数量虽然不多,但是三十多年下来,早就已经攒成一笔巨款。于是当妹妹满月时,程家二叔感觉时机成熟了,便让保姆动手。

对于程父来说,最痛心的莫过于自己亲手把女儿交给了一个自以为能够信任的人照看,结果惨遭背叛,年幼的亲生女儿就这样被保姆偷走,生死未卜。

虽然最后保姆和程家二叔都被送进了监狱,但是程家却还是不完整了,自从妹妹丢失之后,家里就再也没出现过欢声笑语,程母每天看着妹妹的照片以泪洗面,程父更是自责不已。

直到有一天,警方通知程母,称保姆有事交代。程贤陪着程母去了监狱,得到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消息。

原来当时程家二叔让保姆自行解决掉妹妹,但是因为保姆不忍心对一个刚满月的孩子下手,再加上背叛程家让保姆内疚不已,所以保姆犹豫再三将妹妹放在了邻省的一个医院旁边,想着没准有好心人能抱走妹妹。

程父知道后立刻派人去调查,可是由于时间太长,信息早已中断,但是程家并没有放弃,他们这些年一直相信妹妹一定是被好心人收养带走了,所以这些年来也没有放弃过寻找妹妹,只要有一点消息就立刻去寻找,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跟妹妹相似的人,这怎么能让程贤不激动呢。

“是这样的,兄妹之间可以做鉴定,但是是属于疑难鉴定。亲缘鉴定的难度相对于亲子鉴定来说,难度更大一些,所以说,如果方便的话,最好还是让父母本人进行亲子鉴定。如果不方便的话,建议去专业权威的亲子鉴定机构,这样才能保证鉴定结果的准确性。”

“好的,谢谢。”

听到医生的话,程贤冷静了下来,由于他和程霜是刚见面,突然让她跟自己做亲缘鉴定是不可能的,没准还会被认为找妹妹找到失心疯,所以最好做亲子鉴定,可是做亲子鉴定也得需要头发,程父程母的头发好说,可是自己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去薅程霜的头发吧。

程贤背靠在墙壁上,脑海中一片空白,仿佛漆黑的道路上好不容易出现一丝光亮,还没等抓住光亮,光亮就消失了。

坐在病床旁的蓝珂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程贤回来,看着昏睡的程霜的脸,蓝珂在心中默默感慨着:

不愧是程家的人,长得都这么好看,程贤就够帅的了,你这个妹妹长得也很好看啊,果然,基因决定一切。

蓝珂正在感慨着,突然反应过来,就算是做亲子鉴定,不也得要头发么,而且还必须是带毛囊的头发。那么问题来了,程贤没有程霜的头发,他怎么做亲子鉴定。想到这儿,蓝珂懊恼的锤了捶自己。

要不然给程贤机会,让他薅几根程霜的头发?算了吧,这个方法行不通,程贤没准还会被当作变态。蓝珂轻叹了口气,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后,冲着沉睡的程霜郑重的道了个歉,随后伸出了罪恶的手。

“对不起程霜,请你原谅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之女主自信放光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