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楚应看见楚轻歌的一瞬间,他破口大骂“你这个妖女,要反了你!被包围宸王府,你是吃了豹子胆,嫌命太大吗?”“想死死地远点,切记连累到别人!”“你这样大逆不道,就怕天打雷劈?你这祸害!包藏祸心,善妒狠毒,怪严禁严禁宸王怜惜,都是你你活该!”“你出生于的时候,楚清歌看着,听着,楚应站在大军之外,背后黑压压的一片军队,军队整装,手持尖兵利器,训练有素。。...

当楚应看到楚清歌的瞬间,他破口大骂“你这个妖女,要反了你!包围宸王府,你是吃了豹子胆,嫌命太大吗?”

“想死死远点,不要连累别人!”

“你这样大逆不道,不怕天打雷劈?你这祸害!包藏祸心,善妒恶毒,难怪不得宸王怜爱,都是你活该!”

“你出生的时候,怎么没让你爹娘溺了去,容你这个祸害长大!”

楚应指手画脚,骂人与泼妇无异,似要将在朝堂受的气,全部发泄出来。

楚清歌看着,听着,楚应站在大军之外,背后黑压压的一片军队,军队整装,手持尖兵利器,训练有素。

一眼望去,楚清歌看不清有多少。

[5万人整,是御林军。]0018及时跳出来报告,一副求夸赞的模样。

楚清歌难以抑制怒意,从牙缝里挤出夸赞“嗯,很棒。”

这份怒意并非针对0018,而是楚应。

她手掌翻转,马鞭在她手里摆动,长鞭在空气猎猎作响,割裂了空气。

“啪嗒”鞭子迅驰,落在林曜臣身前砖石,砖石碎裂,碎石迸溅在林曜臣裸露在外的皮肤,鲜血滚滚而出。

“再废话,就不是这样了,下次的鞭子一定是落他身上。”楚清歌干脆利落,笑容邪肆,红唇艳艳“要试试吗?”

楚应身体一突,他猛然噤声,汗水顺着额头滑落,六月的烈阳天,他竟然感受到了寒骨的冷。

林曜臣忍不住抬头。他记得送楚清歌去青楼那天,她穿着藏青色衣裳,大方端庄却老气十足,年轻的面容生生被衣服拖累,老了好几岁,不知名的疲惫,是无数胭脂掩盖不了的。

但今日的楚清歌穿着风尘红衣,气质难掩,一举一动皆是高贵。

明媚的面容,灵动韵味。

她真是楚清歌吗?林曜臣疑惑,前后对比差别太大!

在场的人无一不疑惑,楚清歌真的是楚清歌吗?

唐然茫然的张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悄悄的往后藏了藏。

她做的事情,她自己心知肚明,楚清歌要算账,怕是第一个找她。

“皇帝什么意思?想要赎人?拿什么赎。”楚清歌率先开口,说完,像想到什么似的自语,“恐怕没什么价值,毕竟是个废物王爷。”

她连讽带刺,林曜臣已然成为阶下囚,她无所顾忌。楚家人远在塞外,骁勇善战,皇帝忌惮三分,皇帝有兔死狗烹的心,她不如挑明,反正一场戏,总要主配角到场。

天高皇帝远,楚家人在塞外,无论京内发生任何事情,都影响不到他们。至于楚家大伯二伯等心怀不轨之人,受到牵连了,还省得楚清歌动手,免得脏了手。

可正是因为楚家在塞外,楚清歌要受到伤害,他们长鞭莫及。

“主人?”细细的弱弱的,0018喊了声。

楚清歌的状态很不好,瞳孔浑浊,脸色赤红,她仿若魔怔。

是的,楚清歌魔怔了。她看到“楚清歌”的爹娘,在皇帝的算计下,含冤而死。

皇帝以“楚清歌”为幌子,骗的她爹娘落入陷阱,“楚清歌”眼睁睁的看着爹娘惨死,她无能为力。

楚清歌恍然回神“我在,没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逗比系统让我去渣书里自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