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然心领神会他的下不来台,她立刻跪下在地“王妃要有气朝妾身来,妾身愿代王爷受了。妾身命薄,孩子掉了就掉了,王爷也是一时之间理智,为了个妾身出出气,才能把王妃送进青楼。”短短几句话,锅全甩给楚清歌林曜臣俩人再说,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出淤泥而染。听的楚清听的楚清歌想要惊呼一声,好段位。。...

唐然心领神会他的难堪,她立马跪倒在地“王妃要有气朝妾身来,妾身愿代王爷受过。妾身命薄,孩子掉了就掉了,王爷也是一时冲动,为了个妾身出气,才会把王妃送到青楼。”短短几句话,锅全甩给楚清歌林曜臣俩人不说,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出淤泥而染。

听的楚清歌想要惊呼一声,好段位。

俗语道,想要俏,一身孝。

唐然一身白衣,秀丽的面庞滚落俩滴清泪,唯美哭诉,弱不胜衣。

要是常人,也许会心软。

但楚清歌既不是常人,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她冷眼旁观,看着局势翻转,盛气凌人的人跪在地上……呵。

“继续啊?怎么停了啊。不是要道歉吗?先跪个七八天,看看你的诚意。”

跪七八天?那人准准废了啊!楚清歌完全不跟着唐然话走,唐然狠狠打了哆嗦,她明白楚清歌真的能干出这种事。

唐然环顾四周,士兵铁面无情,面无波澜,她倒是没把握获得楚清歌的原谅,只是想让士兵同情,从而达到使楚清歌放弃的目的。

失策了啊……

她咬唇,宛如被扒光了衣服,羞耻感火烧火燎,她要疯了!天杀的,老天爷收了楚清歌这个祸害啊!

唐然在心底默默祈祷。

楚清歌大致猜到她的想法,冷哼一声“没话说了?我以为你是戏子,唱作俱佳呢。这样就受不了,太辣鸡了吧。”楚清歌的话无疑化为了耳光,重重扇在了唐然的脸上。

楚清歌抬头看向天空,烈阳的光打在她的侧身,肌肤如凝脂,透着一层光。

云彩逐渐遮住了太阳,她敛眸“该变天了吧?皇家动作如何,有没有叫人来?”

[主人神算?皇家那面已经派人来了。]0018回答。

楚清歌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有点“单蠢”的系统,她丢下一句“用笨脑子想,不行用大姆脚趾。”

林曜臣的援兵在路上。

皇帝紧急召回群臣,商议楚清歌围府,商议来商议去,顾忌她手里的底牌,美名其曰不想伤及无辜,派出了楚家人——楚家大伯,楚应。

楚应听闻楚清歌重兵围了宸王府,他身抖了一抖,当皇帝派人来召,他整个人气得仰倒。

他硬着头皮上了朝堂,果不其然,所有人七嘴八舌说着楚家要反。

他沦为众矢之的,心里叫苦不迭。

连连表了忠心,金銮宝座上的皇帝——林风烨终于开口了“爱卿,你怎么看?”

打太极的经典台词。

楚应能怎么看,他被挖苦的都不成人样,他还能怎么看啊!

他恨死楚清歌这个孽障了,关键他怕那三万精兵啊……

“依臣下之言,应当派遣御林军,围剿楚清歌等妖孽。”楚应跪在地上,哆嗦着嘴角答到。

“妖孽?哦。”林风烨语气平淡,让人捉摸不透。

“你说,如果楚清歌伏法,楚将军、楚家、楚家军,如何平息。”他半阖眼,问道。

这下子楚应不会说话了,这摆明了是要他抉择啊。

他与楚家同根交缠,楚家要倒了,他半点好处捞不着,听皇帝的意思,楚家内部的事情要他们自己解决。

皇帝高高挂起,他弟弟追究起来,要他去平息怒火。

楚应嗟叹,他是里外不是人,注定要和楚家决裂“楚家忠心耿耿,绝不会出了叛逆之臣。”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心里很透了楚清歌。

他要把自己的荣华,拱手相让。

楚应不是个什么大人物,心思算的通透,如果他弟弟在疆场,他颜面得光,牛鬼蛇神敬着,日子自然好过。

他能力不足,要是没了弟弟,怕是这辈子再无出头之日。

也许,楚清歌的人能为他博得一席之地吧。

林风烨的手落在龙椅扶手,微微颔首道“去吧。”

去吧,谁去?当然是楚应去。

“臣遵命。”楚应苦哈哈的应下,恨毒了楚清歌。

——

援军来的很快,在楚清歌问完0018不到十分钟,远远的来了人马,声势浩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逗比系统让我去渣书里自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