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轻歌忍着着给林曜臣做个开颅手术的心。她目光所致,凶悍之极,她抽出来随身鞭子,朝着喋喋不休的林曜臣飞驰而去,鞭子破开了风声,狠厉十足。林曜臣察觉到到了,身子想躲过,意识逼着他硬生生挨了一鞭子,他是中庸王爷,文不成武不就,不能够丁点亮眼。咔嚓,鞭子她目光所致,凶狠至极,她抽出随身鞭子,朝着喋喋不休的林曜臣疾驰而去,鞭子破开了风声,狠厉十足。。...

楚清歌强忍着给林曜臣做个开颅手术的心。

她目光所致,凶狠至极,她抽出随身鞭子,朝着喋喋不休的林曜臣疾驰而去,鞭子破开了风声,狠厉十足。

林曜臣察觉到了,身子想要躲开,意识逼着他生生挨了一鞭子,他是中庸王爷,文不成武不就,不能丁点出彩。

咔嚓,鞭子打开了他的锦衣玉服,破开他的皮肉,鲜血霎时间涌出来,火辣辣的疼痛,叫嚣着恨意“你!放肆!!”

“我都说了,别跟我讲放5放6!你不配!”楚清歌的马儿往前扬了扬蹄子,似是受惊,仰头嘶鸣。

她烈火红妆,青丝素挽,简单的一根宝钗,在阳光下闪耀熠熠光辉。

楚清歌肌肤莹莹如玉,黛眉如墨般浓,上挑出风情与狠辣。一双丹凤眼,充斥着快意恨意,她仿佛书觉醒的“楚清歌”,报复着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

楚清歌素来有草包美人的称号,但这一刻,美人忽然有了灵魂,面目活了起来,胭脂染出的红唇,惊人的艳丽。

美人如画,不是没有道理。

在场的女人,无一不嫉妒。

嫉妒她的美,嫉妒她肆意妄为的张扬资本。

唐然握紧了手,身子极怒的颤抖,这个被她踩入泥儿里的女人,哪来的本领反抗!凭什么,凭什么,楚清歌已经被踩入泥里头,踩进泥里还有资本反抗?

她费尽心机得的的东西,楚清歌轻松击溃,化为幻影,虚无的泡沫。

她不甘心,不甘心!明明她那么努力,为什么老天爷看不到,偏偏站在一无是处的楚清歌那面?

楚清歌轻而易举的能够得到所有,哪怕她用尽全力都得不到!

不公平,这不公平!

唐然冲动的想要上前撕烂楚清歌得意洋洋的嘴脸,她强迫自己冷静,朝着受伤的林曜臣跑去“王爷,王爷您怎么样了?王爷,王爷疼吗?王妃,王爷乃是您的枕边人,一日夫妻百日恩,您怎可下如此狠手?”

唐然的眼泪说来就来,哭的泪眼婆娑,横加指责楚清歌。

楚清歌毫不在意的耸肩,跟0018说“看吧,这就是武力,打完语气都变乖了。”

唐然可怜的如同个小鹌鹑,没了之前的半点嚣张气焰。

0018深感认同[是的,有道理!可是按照人类的文明,你不应该打人!要做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

“OK,我知道的!不到万不得以,我不会动用武力!”楚清歌嘴里极快速的应答,噎住了0018接下来的话,它一脸生无可恋,蹲在墙角画圈圈。

可楚清歌这个大魔王真的会听它的吗?也许天下红雨了吧。

该说说,该动手动手。

楚清歌一直观察林曜臣的反应,由于看不到脸,导致她忽略了林曜臣面部受伤,他已经维持着受伤虚弱深情等多种复杂的表情很久了,脸已经僵了,他以为楚清歌会有所反应,结果注定令他失望。

众目睽睽之下,他该怎么说,才能不至于整张脸揭下来给人踩?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逗比系统让我去渣书里自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