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春雷

以李贵的身份,在贾政心里,自然而然无足轻重。闻言贾政边夹菜,边随意瞥了眼赵大太太。他也很清楚以赵大太太的性子更本不需要他催着……而下一刻赵大太太的胭脂红唇了轻颤如蝉翼:“我听刘媳妇子说李贵前段时间变很老实了,她还说其他婢女心里都心存感激老爷呢,说这一顿板子让她他也清楚以赵姨娘的性子根本不用他催促……而下一刻赵姨娘的胭脂红唇已经抖颤如蝉翼:“我听刘婆子说李贵最近变老实了,她还说其他婢女心里都感激老爷呢,说这一顿板子让她们肃静了许多,还说……咯咯,最好老爷再给他一顿板子,以免他再不老实。”。...

红楼长随

推荐指数:10分

《红楼长随》在线阅读

以李贵的身份,在贾政心里,自然无足轻重。闻言贾政一边夹菜,一边随意瞥了眼赵姨娘。

他也清楚以赵姨娘的性子根本不用他催促……而下一刻赵姨娘的胭脂红唇已经抖颤如蝉翼:“我听刘婆子说李贵最近变老实了,她还说其他婢女心里都感激老爷呢,说这一顿板子让她们肃静了许多,还说……咯咯,最好老爷再给他一顿板子,以免他再不老实。”

贾政打李贵,本意是教训贾宝玉,虽然这逻辑狗屁不通,但他的本意就是如此!

但他没想到这一顿打改了李贵的性子——由跳脱到稳重,他认为这是让李贵有了成长!而且还让他在下人中获得了赞美!

些许意外之喜在他心头微微一掠,他轻轻的‘哦’了一声,一抹轻笑浮现在他的嘴角,随即道:“回头你派人对刘婆子说,让他明天来见我。”

他口中的‘他’自然是李桂,目的自然还是询问贾宝玉的学业。

《红楼梦》中贾政对贾宝玉、贾环的学业督促甚紧,有人议论贾政是道学先生,只知经、历、子、集,经济文章,扼杀了贾宝玉的天赋。

但其实不然,贾政之所以如此要求贾宝玉实际是从当时的社会环境和自家的情况出发的。

只要是正常的人都希望自己子嗣绵延,家族繁荣昌盛,贾政也不例外。

而在那个时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要想子嗣绵延,家族繁荣昌盛只有读书这一个方法,即使勋贵也不行!

这是因为勋贵的荣华富贵来自于皇上的恩典,一朝天子一朝臣,每一次新皇、旧皇的交替对旧的勋贵都是一场考验,抱不准大腿,‘贵’自然是不可能了,说不定还会落的个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荣宁二府的败落从根本上讲就是报错了大腿!

而贾政虽然愚钝,但这个道理浅显,以他的地位与资历自然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从长远与大局出发,他对贾宝玉的学业都很上心。

而让贾氏一族向耕读世家转向,向士子一层靠拢,其实也并非是贾政才有的念头,实际上在贾政的父辈贾代善、贾代化那一代应该就有,也因此荣宁二府建了公学,贾代化把贾敬培养成了进士,贾代善把女儿贾敏嫁给了进士林如海。

总而言之古板的行事风格之下,贾政有喜、有怒、有哀、有乐、有追求,是一个血肉很丰满的人。

而赵姨娘虽然细碎唠叨,但在她心里,贾政就是她的天!因此贾政话音刚落,赵姨娘便扭头向外间喊道:“小吉祥,小吉祥,你去对李贵说一下,老爷明天找他。”

“嗯,是姨娘。”

小吉祥清脆的答应着,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下一刻嘴角轻抿,小小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个充满神秘笑意的小酒窝。

随后小吉祥匆匆往二门外而去……此时刘婆子正倚着门框,抖着脚尖,惬意的嚼着话梅。

而她这个人是个长舌妇,包打听,当然这也是能在荣国府混下去的必要!因此看到小吉祥过来,她立刻嘴角一缩,板着肥脸道:“小吉祥,你干什么去,天这么晚了。”

她的声音颇含威慑,实际上她平时经常用这招吓唬小丫头,以期得到些孝敬——毕竟她看管着方便之门。

当然她也是看人来的,对于王熙凤、贾母、贾宝玉等身边的丫头她是万万不敢的,她针对的主要就是姨娘们跟前的丫头。

而小吉祥也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早就看不惯刘婆子的作为,闻言小小的脑袋一抬,眼皮往上一翻,大声说道:“天晚怎么了!我可是奉老爷的话去通知李贵的,明早老爷要问他话,哼!你耽搁的起吗!”

说罢,小吉祥长颈一拧,傲然而行。

刘婆子没有阻拦小吉祥,甚至对小吉祥的抢白她都没有生气,“这、这……我得……”小吉祥才走过她的身边,一朵笑容就刹那间在她的脸上绽放,桶粗的腰扭了两扭,就像加足了油门皮卡,她的身子突然一放,风一样向贾母的两间小屋方向而去。

讨好主子才能固宠,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这在荣国府是走大路的道理,谁都懂。

此时贾母的两间小屋里炭火正旺,屋子里热气腾腾,贾母、王熙凤、贾宝玉、迎春正围着一张紫檀的方桌摸着骨牌,探春、惜春、鸳鸯、珍珠(袭人)、晴雯等围在周围,花红柳绿,香脂腻人,屋子里一片和谐怡人的景象。

刘婆子求见之后,贾母估计有事,但她也明白下人要讲的事一般不是什么大事,因此她一边抹着牌,一边随意说了声进来。

刘婆子也是个眼头活的人,进屋后,见这么多人在屋里,几乎都是荣国府有头有脸的人物,她知道这里不是她的舞台,因此进屋后刹那间她脸上堆出了她所有的笑意,脸上的肥肉聚集如丘,起伏连绵,笑道:“老祖宗,刚才老奴在门口遇到了小吉祥,她说二老爷明天要李贵听候,我琢磨着……”

至此贾政还没有痛打过贾宝玉,但贾政在贾宝玉面前常常怒言呵斥,森威如狱,并且贾政痛打李贵也确实对贾宝玉起了作用,这让他产生了一种感觉——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而以他的灵慧,刘婆子琢磨的话还没说完,贾宝玉已经琢磨到了,因此下一刻贾宝玉只觉的心头一闷、一慌,手里的骨牌‘啪’的掉在了桌子上,犹如冠玉的脸随之惨白如纸。

骨牌落桌的清脆的声音立刻把众人惊动,也把刘婆子的话打断。而贾宝玉毕竟是贾母的心头肉,因此贾母立刻对刘婆子的挥了挥手。

刘婆子琢磨的是什么,已经用不着她说了。

实际上满屋子的人没有一个比刘婆子傻的——邀宠这种事最好报喜不报忧,抱忧惹人生烦,哪有什么心情给赏。

刘婆子张了张嘴,然后合上,黯然退下。

而这时贾母已经抓着贾宝玉的手,轻轻拍道:“我的儿别怕,有我在呢,明早我让晴雯看着去,那李贵要是再答的不好,让你老子爹生气了,我暗暗陪你过去。”

“嗯。”

闻言,贾宝玉顿时一扫愁云,脸上明光闪耀。

“咔嚓!”

就在这时,一道雷声蓦然响起,“春雷啊,万象更新,好兆头啊!宝兄弟放心,你明天一定没事。”闻声,王熙凤见机说道。

说话之时,风骚的身子微微一动,环佩叮铃之时,花钗步摇颤摇之际,一股难言的明艳与华贵喷薄而出。

闻言,一屋子的人看上都如春风化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红楼长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