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下了车,伸了一个懒腰,看向何平安健康,笑道:“何叔幸苦了,早点短暂休息。”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五月寒。苏文顺口一句关怀,何平安健康心头一暖。他笑着应道:“得嘞,那我先回家去短暂休息了,少爷您要不然出门时就着人来叫我。”他的背影苏文步入内府,何平安健康不由得摇了摇摇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苏文下了车,伸了一个懒腰,看向何平安,笑道:“何叔辛苦了,早些休息。”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苏文随口一句关心,何平安心头一暖。

他笑着应道:“得嘞,那我先回去休息了,少爷您要是出门就着人来叫我。”

目送苏文进入内府,何平安不禁摇了摇头。

这三少爷对人都是蛮和气的,怎么一出了府,那一身桀骜的脾气就那么难伺候?

感觉平时在府里,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而出了府,则是一个惹是生非的恶少。

完全是两幅面孔。

不过呢,对何平安来说,苏文对他表露出来的尊敬,还是很让他受用的。

也会让他更加甘心为苏文办事卖命。

苏文走进后院,来到了苏长青的书房门口。

轻轻敲门,呼唤道:“爹,孩儿来了。”

“进!”

苏长青的书房,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准随意入内。

苏文推开房门,房间中点着数盏灯,苏长青坐于书桌后,正在看书。

见到苏文进来,他放下手中书,抬起头,说道:“坐下吧。”

苏文落座,父子两四目相对,片刻后,苏长青开口道:“陛下给你赐婚了。”

乍闻此话,苏文眉头一皱,紧接着就恢复了平静。

苏长青一直盯着他的反应,此时心中大感诧异。

在他心中,苏文就是个纨绔,每日里惹是生非,不听管教,嘴里经常胡言乱语,兼之脾气暴躁,在他的预测里,苏文听到此事,应该会暴跳如雷,极力反对才是。

怎么如此平静?

“赐婚的对象,是颜落盈!”

苏长青继续说道。

这一次,苏文眉头皱的更深了。

半晌后,他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

可以说,苏文的反应,完全出了苏长青的预料之外。

平静的接受了!他竟然接受了!

这让已经思考了半天,准备苦口婆心、威逼利诱的老苏怎么能甘心?

苏长青忍不住道:“你可想清楚了,那女人可不好惹,刚刚在边境屠杀了四十万人!如此人物,娶进家门,不知要生出多少是非!”

苏文歪头看了他一眼,试探道:“您的意思是.....我可以不娶?”

“当然不行!”

话说出口,看着苏文满脸愕然,苏长青也觉得自己貌似有点过分。

明明人家答应了,自己非得找事问一嘴,回头又立刻拒绝。

气氛陷入了尴尬。

苏文笑道:“爹啊,这门婚事,不是你我说了算的,既然是陛下赐婚,从他开口的那一刻,其实就没有了你我反抗的余地,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苏长青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就好。没想到我儿竟有如此见识。行了,你下去吧。”

既然苏文不反对,那这件事情最大的阻碍也就没有了。

可是事情再次出乎他的预料,苏文动都没有动、

苏文坐在椅子上,认真的说道:“父亲,我能猜到陛下所想,他不放心颜泽,颜落盈又表露出天纵之才,他想把颜落盈弄回京都,用赐婚之事圈禁起来,可是皇家子弟,不论是谁得到了颜落盈,就代表得到颜泽的支持,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所以便只能从权贵子弟中寻找合适的人,而满朝文武之中,他最信任的便是父亲,这门婚事也就落在了我身上,没错吧?”

苏长青睁大了双眼,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纨绔儿子,竟然看透了周帝的心思。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苏文不学无数。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能看到这一步。

只听苏文幽幽说道:“父亲,和颜家结亲后,你的声势将达到大周的顶点,可是你想过咱们苏家的未来吗?”

苏长青看着眼前的儿子,沉吟片刻,没有说话,而是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苏文说道:“父亲的权势,是陛下捧起来的,可若是有一天陛下不再信任父亲呢?我苏家未来在哪里?到了那时候,只怕灭门就在顷刻间。”

说道这里,苏文看了眼苏长青,只见他满脸严肃,苏文继续说道:“我知道以父亲的能力,便是想要一世清名也不是什么难事,可你你故意大肆敛财,自污其名,为的就是安陛下之心,父亲出身贫寒,起于微末,背后无一人可靠,便是要做孤臣来赢得陛下的信任,这我能理解,但是与颜家结亲后,父亲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周帝现在雄心勃勃,可若有一天,他满足于自己的功绩,又或者是新皇继位,那父亲便是第一个要被除掉之人,而我苏家,也将迎来灭顶之灾!这已经不是靠自污能够解决的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妻上将军,开局坑杀敌军四十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