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七章 凶名

卫羽趋迈入殿,抬头一看紫烟渺渺,朱闻手持白子,深陷思索之中。殿内昏黄,他的眉目荡然无存往昔英气勃勃意气,显露出些淡淡孤寂。“看你这模样,是害了相思意吗?”卫羽笑着再次自我调侃道:“据说你宣诏某位女子,和她单独的朋友相处好半天……这般破天荒第一遭,还啊希罕哪!朱闻瞥殿内昏暗,他的眉目不复往日英武意气,显出些淡淡寂寥。。...

帝台娇

推荐指数:10分

《帝台娇》在线阅读

卫羽趋步入殿,只见紫烟渺渺,朱闻手执白子,陷入沉思之中。

殿内昏暗,他的眉目不复往日英武意气,显出些淡淡寂寥。

“看你这模样,是害了相思吗?”

卫羽笑着继续调侃道:“听说你宣召某位女子,和她单独相处好半天……这般破天荒第一遭,还真是稀罕哪!

朱闻瞥了他一眼,白子劲风一闪,擦着卫羽肩膀轻啸而过,火辣辣一痛,让后者一脸惫懒坏笑,都化为抽搐扭曲。

吃了这一憋,卫羽这才敛了得意情状,从怀中掏出一道折叠密函,低声道:“这是王城传来的消息。”

朱闻略一过目,皱眉道:“‘他‘的身体越发不如从前了,区区狩猎,居然也能从马上跌下,生生摔断一条腿,如今又得了这头疼之症——色为伐命斧,他只怕是被那些嫔妃掏空了身子吧!”

他声音冰冷,言谈之间,更见莫大的讥诮,卫羽心知肚明,这个“他”不是旁人,正是朱闻的生身之父,诸侯中最为强势的燮王朱炎。

这般大逆不道之言,在朱闻口中说来,只是轻描淡写。他收起密函,微微冷笑道:“怪不得,最近这回夜宫里颇不平静,什么妖孽鬼怪都出来现世了——一个燮王之位,倒是惹动了这么多人的心思!”

“如今的局势,几位王子各自虎视眈眈,内闱之中,王后与萧淑容又彼此争斗,整个王城一片乌烟瘴气……”

卫羽侃侃而谈,目中凝神,不复方才的轻佻之相,他看着朱闻,意味深长地笑道:“现下,君侯既是他们拉拢争夺的棋子,更是所有人都忌惮防备的虎兕凶物!”

他目光闪动,言辞之间更见锐利——

“君侯你手握燮国精锐之军,虽在极北边陲,一举一动,却牵动着这些人的心思,如今局势越发紧逼,何去何从,您该有个章程了!”

见朱闻仍是冷笑不言,他顿了一顿,激将试探道:“不说别的,这回夜宫中到处都是妲己之类的妖孽,再不清扫一二,只怕我们连这密谈的一席之地,都无法保证了!”

朱闻一愕,随即放声大笑,他一甩手,袍袖飞扬间,七爪龙踞的繁密绣纹在昏暗中飘摇生辉,仿佛一团晶莹剔透的光,将这昏暗照亮——

“何必在意那些女人?!有她们在,本侯才能旦旦而伐,作个昏庸好色的领主哪!”

他的笑声森然冷冽,却仿佛无比欢畅,轻描淡写之中,显出尽在掌握的无穷自信。

卫羽却是有些脸色古怪,他瞄了一眼朱闻,斟酌着,终究苦着脸道:“这么一来,却是又要传得沸反盈天了……你可知道民间在说你什么?!”

朱闻一听,越发乐不可支,他笑着呛咳道:“说本侯风liu倜傥,阅遍佳丽?”

卫羽怒得七窍生烟,恨不能一把把他拎过来掐死,他咬牙道:“说你生性残忍,每过一段时日,便要虐杀一位姬妾——也难怪传得这般绘声绘色,我们这回夜宫中过一阵便有姬人的尸体拖出,而且都死状蹊跷——你难道要坐视自己名誉扫地?!”

朱闻静静听了,却不见丝毫动怒,他修长的手指叩着书案,唇边冷笑加深,在阴影的浸润中,化为一重诡谲——

“所谓的名誉啊……卫羽!“

他转过头,眼中神光熠熠,望定了自己的军师兼友人,“不过是君王的遮羞布而已,一旦身登大宝,便会有无数人替你渲染洗白……”

他停了一停,又继续道:“这乱世之中,有此凶名也无妨,一来,可以让人闻名却步,也少些无辜女子受害,二来,死者也大都是各方细作,死了倒也干净……三来嘛,”

他的笑容不变,却增添了几分落寞惋惜,“始作俑者既然下得了手,也就必定有所后着,我们等着看戏就好。”

昏暗中,他神情疏淡,只那一对凤眉修目,越发显得鲜明。

****

大变之初始,乃是措不及防的。

这一日黄昏,疏真正在灯下针走如飞,却听前殿一片人声鼎沸,一阵凄厉惊呼后,便是混乱的哭喊声,脚步声。

出什么事了?!

她放下手中绣品,蹙眉细听,却只听得哭喊声越盛,随后,仿佛有什么人冲入前殿,斥骂声,甚至是侍卫的粗嗓,映成暮色中一股诡谲旋涡。

前殿……虹菱还在燕姬跟前当值!

她不及细想,站起身,三两步走出屋舍,随着闻声急跑的侍女宫人们来到前殿,刚来到廊下,就见一人倒卧在殿中白玉地面上,宫裙红袖拂垂,鬓上璎珞落了满地,仔细一看,竟是瑗夫人!

她面色青黑,呼吸粗重,一旁的随身侍女正在哭喊低叫。

燕姬站在一旁,已是手足无措,她满眼都是惊惶的神色,面对由瑗夫人侍女引入的侍卫,她显得无比茫然,只是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那侍女霍然起立,哭着怒道:“我家夫人前来拜访,喝了你一杯茶,就成了这个模样,此事与你脱不了干系!”

燕姬又急又怒,尖声斥道:“休要血口喷人!我好意邀瑗夫人前来茶叙,哪会做这等荒谬之事?!”

众目睽睽之下,她只觉百口莫辩,顿时心乱如麻。

先前,瑗夫人窥破她的行藏,她本该下手剪除,但顾忌她是燮王所赐,是以投鼠忌器,不敢有所动作。可没曾想,瑗夫人竟会在她殿中出此变故?!!

(开始冲新书榜了,请大家多多收藏,多投推荐票,某非拜谢ING)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帝台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