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倾城

疏真携了虹菱回住处,却有人奉了燕姬之命,把她和妹妹的住处换到了一起,本是四人的大通铺,而如今却只住了姐妹二人。回夜宫中人手并不极多,燕姬这么安排好,本是小事一桩,更更何况而如今姐妹两人正替她修复衣裳,示以小惠,也算顺手人情。昏黄烛光下,疏真回夜宫中人手并不甚多,燕姬这么安排,本也是小事一桩,更何况如今姐妹两人正在替她修补衣裳,示以小惠,也算是随手人情。。...

帝台娇

推荐指数:10分

《帝台娇》在线阅读

疏真携了虹菱回到住处,却有人奉了燕姬之命,把她和妹妹的住处换到了一起,本是四人的大通铺,如今却只住了姐妹二人。

回夜宫中人手并不甚多,燕姬这么安排,本也是小事一桩,更何况如今姐妹两人正在替她修补衣裳,示以小惠,也算是随手人情。

昏黄烛光下,疏真一头乌发垂肩,黑眸如同两丸水银一般,清冷无波。

她小声咳嗽着,用不甚熟练的左手穿针引线。银针飞走间,柔滑的云锦衣裳上流光溢彩,仿佛淌漾着无尽的荣华富贵。

她忍住左手的酸疼,唇边勾起无奈的苦笑——这样的云锦,虽然号称珍贵非凡,在过去的自己眼中,也不过是埃土一般的物件,又哪曾想到,有一日,自己竟会这样战战兢兢,求全求备地以刺绣遮瑕?!

人生际遇之神奇,这般浮沉荣辱,是谁也料想不到的……

她叹了口气,凝望着手下密密的针脚,下意识的,伸出右手想要揉揉肩膀,却僵在了半空中。

灯烛明灭间,右手腕处的刺眼疤痕,显得格外黑沉狰狞,疏真试探的动了一下,五指仍是微颤,却不能使出半分力气。

她眯起眼,想起那一日,那惨烈的一日,那一柄熟悉无比的宝剑,秋水白练一般的长剑,从腕处刺入,精准地挑断筋脉,那般鲜血横飞的惨烈,那痛彻心肺的一瞬,以及最后,那轻蔑绝情的神情……

唇边的微笑转为苍凉,她摇了摇头,仿佛要将那些鲜血淋漓的幻景挥去,然而心头的刺痛,却让她胸口又开始隐隐翻涌。她轻声连咳嗽,却再也压抑不住,一口朱红终于滑下唇角,竟是来不及顾惜自己,而是慌忙踉跄着,将这宝贵无比的云锦衣裳挪开,以免再惹祸端。

她无力地跌跪在地上,发出不小的声响来,惹得床上沉睡的虹菱咕哝着翻了个身,好似很不安稳。

疏真凝望着她无邪可爱的睡颜,眼中凄冷渐渐退,却逐渐转为沉静的温柔,以及,无悔的坚定——

过去种种,譬如今日死,再想又有何益?眼前最重要的,却是要好好照顾好这孩子,不能让可霓在九泉之下都不能心安!

想起可霓的音容笑貌,疏真心中又是一痛,她伸出手,轻轻的,触摸着虹菱吹弹可破的脸颊。

她正露出微笑甜睡,大概是刚与姐姐相认,心中畅快甜美。疏真心酸更甚,低低呢喃道:“是我对不住你们姐妹……”

怅然悲怆的叹息声,在暗夜中回荡,疏真继续咳嗽着,直起身来,绣补着那绵密无尽的针脚。

陋室中一灯如豆,只有屋外声声滴落的残雪消融声,伴随着她度过这漫漫寒夜。

****

三日时光弹指便过,整个回夜宫中,却是一日更比一日热闹——上元佳节就是君侯朱闻的生辰,宫中上下都为此忙个不了。

终于到了这日午后,燕姬心急火燎地接到禀报,道是云锦已然绣补完成。

一旁的侍女抖开罗裳,顿时满殿里光华潋滟,似有凤凰梧桐轻鸣,又似海市蜃楼彩眩,燕姬看着这绵密轻柔的刺绣,只觉得非但不露痕迹,更添无穷风华,不由喜上眉梢,赞道:“真是好手艺!了不得!”

“承蒙夫人赏识……”

疏真微微躬身,虽然恭谨,面上却也不见轻狂喜色。她站在下首,窗外投入的天光拂过,更显面容晶莹,只是那蜿蜒繁乱的黥纹浮现,让人不忍多看。

真是可惜了……

燕姬心下想道,不由端详一眼镜中自己的花容玉貌,有些自矜的微笑着,更带着些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扫了疏真一眼,声音更加柔和,“你如今正在做粗役是吗?”

不等回答,她径直道:“我跟总管说一声,让你留在我身边可好?”

疏真垂目,眉间微微蹙起,正在思量措辞,就见燕姬难掩娇媚的打了个呵欠,唤人上前,开始按品大妆——今晚便是君侯的庆生宴,既然衣裳到位,她满腹心思都放到了装扮之上。

疏真见此,正要默默退下,燕姬却仿佛想起了什么,回首笑道:“今晚你也随我前去。”

****

很快便到了黄昏,只见宽广庭院里梅枝婆娑,其上都系以彩缎琉璃,映着满地雪光,廊下宫灯,光华耀目之下,竟是如琼台仙境一般。

朱闻早就听闻姬妾们为自己煞废心思,于是也不说破,只是略微早些结束了政务,回到主殿之上。

他的主座仍如往常一般在最中央,瑗夫人正含笑望他,美眸盈盈——她如往常一般,将自己的座位设在左侧略微下首,既得体又含蓄地昭告着自己的身份,再往下,便是其他几位姬妾。

他的唇微微勾起,闪过面庞的是一缕难以察觉的厌烦和讥讽,随即,他状似欢畅的笑道:“这么多美人儿,却是让本侯看得眼花缭乱,连眼都不知往哪放了……”

于是一片莺声娇语响起,燕姬仗着自己正得宠,娇嗔道:“君侯这话太没道理,姐妹们为精心你梳妆打扮,却只换来你一个眼花缭乱……”

虽然说的是“姐妹们”,她一边娇嗔,一边微晃香肩,成功让全场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

她今日显然是用心妆扮了的,一身云锦上绣纹眩目,一眼看去,竟只觉潋滟生辉,仿佛凤凰下降人间,衬着鬓间明珠,简直有如潇湘神妃一般。

于是众女轰然,又是艳羡,又是妒忌,却不甘被她夺了风头,于是七嘴八舌地向君侯请安恭贺,一时悦耳非凡。

这般富贵繁华,旖ni无双的场景,却让朱闻心中意兴阑珊,他面上微笑着,双眼却不自觉地朝窗外往去。

窗外正是冰雪满地,梅香暗缕,比起殿中这热闹非凡,却更显得宁静安谧,高洁无双。

蓦然,他的视线停住了——

燕姬身后的那一页窗,正在不起眼的角落,灯火昏暗处,却有一道女子的身影,正倚窗而立。

淡青的长裙,在身后的夜色衬托下,修长见形。她全身轻倚在玉栏之上,宛如轻烟一般清渺,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无形。一头漆黑长发垂髻披散,在夜风中轻轻飘动,漫渺繁多,似真似幻。

那女子虽置身热闹大殿之中,却是凝目窗外,已然神游天外,喧嚣的人声宛如浪潮一般,却不减她周身那飘渺出尘之意半分。

灯烛昏暗中,她的剪影宛如绝佳的水墨丹青,在朱闻的眼中深深刻下痕迹——虽然看不清面目,却只觉得定是世上无双的倾城殊色。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帝台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