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疏真

第三章燕姬闻言皱眉头,不我以为然道:“朝廷的罪奴,脸上刺青黥记是免不得的,哪来这么些废话——还不快给我把人唤来。”一声令下,早有人依言而行。一刻后,便有人轻揭鲛纱帘幕,珠光密动之下,便有几道轻盈灵动身影站在下首,施礼挥手示意。燕姬抬眼上下打量,却也禁忍不住一声令下,早有人依言而行。一刻之后,便有人轻揭鲛纱帘幕,珠光密动之下,便有一道轻盈身影站在下首,躬身示意。。...

帝台娇

推荐指数:10分

《帝台娇》在线阅读

第三章

燕姬闻言皱眉,不以为然道:“朝廷的罪奴,脸上刺青黥记是免不了的,哪来这么些废话——还不快给我把人唤来。”

一声令下,早有人依言而行。一刻之后,便有人轻揭鲛纱帘幕,珠光密动之下,便有一道轻盈身影站在下首,躬身示意。

燕姬抬眼打量,却也禁不住轻噫一声,心下一震。

那女子着一袭布衣,长发垂髻,右半边脸被乌发遮住,看不真切,左半边却是肌肤胜雪,只是,青黑黥纹在其上繁密连贯,显得狰狞可怖。

燕姬也吓了一大跳,她定了定神,有些厌恶地再瞥了一眼,曼声道:“听说你绣工不错,是真的吗?”

“不敢说好,只是略懂一二……”

那女子低声应道,声音也有些嘶哑,却随即,抚着胸深深低咳起来。

“罢了罢了……”

燕姬见她咳得难受,倒觉得有些不过意,缓和了下声调,继续道:“你且看看这云锦……”

悉悉娑娑的布料抖动声响起,早有侍女抬了杌子来,将染了色的衣裳展开放平。

那女子细细看了,伸出手来***,窗外天光映得她皓腕似雪,竟仿佛通身剔透一般。

嘶哑的声音响起,因这满殿里的熏香,漾出空寂沉闷的回声——

“色入已深,又染得四溢横流,再好的刺绣也遮不了满幅……请恕奴婢无能为力。”

燕姬一听,柳眉一挑,看着阶下之人那骨瘦嶙峋的丑怪模样,却是连斥骂的兴致都没有。

她回头一看,却见先前那小侍女,正跪在一旁默默啜泣,禁不住一腔怒气涌上喉咙,连声音也变得尖利起来——

“你这小贱婢还敢哭?!坏了我这匹云锦,做出这个样子来给谁看?!”

纤长玉指伸出,尖利的前端几乎要生生戳入对方的眼中——

“把她给我拖出去……”

未尽的言语,却是带上了凛洌杀意,蔻丹的鲜红映着她雪白十指,仿佛宣昭了这微贱生命的终结。

早有健妇上前,七手八脚将人拖下,外间已有人准备廷杖,劈啪的预备声响起,众人觫然色变,却无人敢劝阻。

哭喊声中,那小侍女被生生从地上拖行,经过那黥面女子身边时,她垂首敛目,仿佛是泥塑木雕一般。

小侍女被拖曳地衣衫开散,汗巾腰带都散了一地,她哭昏了头,一头栽倒在地上,开裂的衣领口跳出了一枚香榧小扣,雕得很是精致。

那物件跳跃着,映入黥面女子的眼中,她寂若死水的眼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怎有可能……?!

竟会是……?!

燕姬冷哼了一声,心下仍是懊恼不已——几日后,便是闻侯的生辰,这件衣裳正要派上大用场……

她的沉思被突兀的一句打断——

“燕夫人请息怒……这衣裳虽然棘手,却不是无法可想。”

燕姬一楞,看时,却是那黥面女子已然抬起头,正直视自己。

那目光幽然深邃,波光荧荧,微一触及,竟连周身肌肤都为之刺痛。

蓦然被人插言,燕姬本该发怒,却不知怎的,只觉得那目光凝处,自己竟讷讷不成言。

那一瞬间,这黥面女子带给她很奇异的错觉……那般森然清贵,先前觐见燮王时也难比拟……

她呆了一呆,暗骂自己胡思乱想,随后皱眉道:“你方才可是说无能为力!”

“光凭奴婢一人,当然不能——我需要她的协助。”

那女子手指伸出,竟是指定了被拖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小侍女。

燕姬此时却回过神来,冷冷打量着她,“你这么说,是想救这个小丫头?!”

“不敢有瞒夫人……奴婢确实是如此作想。”

迎着燕姬微愕的目光,她咳嗽着,苦涩笑道:“奴婢刚刚从此物上认出,这是奴婢少时失散的亲妹妹。”

她举高了手,掌心赫然是那枚香榧扣。

这一下大出意外,却听她继续道:“先前奴婢一人,确实无能为力,现下有妹妹在此,她学过拆丝之法,拆开之后分别洗净,不足之处再由奴婢以刺绣补之,定然天衣无缝。”

燕姬听了,半信半疑,“你该不会是来诓骗本宫吧?”

“如若有假,夫人再治我姐妹二人重罪不迟。”

燕姬闻言一笑,指间的蔻丹闪烁生辉,“好,若是你们姐妹真能挽回,本宫就饶过这一遭……”

言下之意自明,那女子满口答应,拉了妹妹正要退下,却被燕姬唤住了——

“本宫差点忘记问了——你叫什么?”

那女子闻言,目光幽动,抬起头时,笑容里带了一丝不易捉摸的意味——

“疏真……我的名字,叫作疏真。”

****

白雪皑皑中,早已由宫人们开出一条曲折小道,越往偏僻处,越是崎岖难行。

疏真拉了小丫头,一步一顿朝前走去,雪没过她的膝盖,寒意沁入,引得她又是一阵咳嗽。

“你真是我姐姐吗?”

尤带稚气的声音响起,疏真勉强止了咳,看向身畔之人,抚胸喘息着苦笑道:“你已经忘记我了吗,虹儿?”

她伸出手——掌心有伤痕累累,有些费力地从怀中掏出一物——竟是另一枚一模一样的香榧扣。

“真是姐姐!”

虹菱又惊又喜,眼中流下不敢置信的泪水,深深抱紧了朝思暮想的胞姐,“姐姐,真的是你!”

她已然激动得语无伦次,“那年北狄人打进来,又逢上八府之乱……舅妈她们说把姐姐你卖给了京城的官人,没想到你我还会再见面!”

疏真将她揽在怀里,温柔抚着她的头发,眼中带着深邃难懂的悲喜之意——

“是啊,十年了……”

她叹息着,双眼望向无边无尽的苍茫天宇——

已经十年了……

可霓,十年前你来到我的身边,一直服侍我,陪伴我,不离不弃,直到我穷途末路的最后……如今,难道真是你在冥冥之中有灵,让我遇到了你的亲生妹妹?!

北风呜咽,雪屑纷飞,天光淡走之下,淡淡余辉照在紧紧相拥的“两姐妹”身上,仿佛是幽冥中,那飒爽英魂的欣慰轻笑。

可霓啊……你还是不愿我萌发死志,所以才将妹妹送至我身边,让我好好活下去么……

疏真的眼中闪过难解的悲怆怅然,静静含着笑,轻抚着虹菱的头,“虹儿,姐姐现在改名了,叫疏真……你可记住了。”

虹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可是姐姐还是姐姐,不是吗……”

“你说的对……”

疏真的声音温软轻柔,随着两人的脚步,逐渐消失在风中。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帝台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