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君侯

无边的冰雪从山崖落下来,遮挡住整个苍茫夜空,无天无日,无爱,无憎。她轻轻笑着,打坐长啸而望,任凭雪衣飞扬的,鲜血流满。“原来是,西北的天空,却有这么多星星……”低低的呢喃,却遮住雪崩万钧之势,生死一刹,在她眼里,却抵但是银河霄汉中一点儿明光。轰的一声巨响她微微笑着,静坐仰天而望,任由雪衣飞扬,鲜血横流。。...

帝台娇

推荐指数:10分

《帝台娇》在线阅读

无边的冰雪从山崖落下,遮住整个苍茫夜空,无天无日,无爱,无憎。

她微微笑着,静坐仰天而望,任由雪衣飞扬,鲜血横流。

“原来,西北的天空,却有这么多星星……”

低低的呢喃,却盖住雪崩万钧之势,生死一瞬,在她眼里,却抵不过银河霄汉中一点明光。

轰然巨响之后,大地白茫茫一片,了无痕迹。

****

冷风飒飒,卷得冰原之上百草枯折,疾雪渐渐从天而降,晶莹剔透,却大如鸽卵,砸得人皮肉生疼。

西北苦寒,长夜过半,正是百里鬼哭,不见人影之时,雪原之上,却有一队人影策马控弦,正朝着东面而去。

甲胄的寒光在冰雪辉映下越见冷冽,精铁弓弯处被磨得光滑,行进之间默然无声,却自有一种压抑肃杀。

“君侯,前方便是居延边驿了……”

侍从的声音从皮制护面下发出,带着些沉闷凝重。朱闻从马上望向半山腰的风雪,不着一语,只是慢条斯理的***着右手腕处。

那是一整块赤红玉髓雕成的护腕,光芒流转间潋滟眩目,瞧着仿佛是一碰便碎的玩意,然而偶然与护肘撞击时,那清脆铮然之声,却在在显示它的坚刚不凡。

他眯起眼,比黑夜更深邃的眼滑过本队人马高掣的旗帜,那鲜红如血的斗大“燮”字正狷狂自在地飘扬,其下龙虎盘踞相纽,显得霸意怒张。

见他目光所及,侍从有些不安地上前问道:“君侯,是否要收起旗号?”

朱闻嘴角微勾,露出一个极为轻松不羁的微笑,清淡嗓音,却生声把侍从吓出一身冷汗——

“男儿大丈夫当世,就是行恶也不须偷偷摸摸,更何况……”

他的声音越发带笑,那份笑意映入众人眼中,却是比修罗鬼刹更具惊摄——

“本侯执燮国之旗,正是要在朝廷跟前替父王张威哪……”

他的笑声,使得声音拖长,在“父王‘这两字上,带出近乎刻意的讥嘲,在风雪中显得越发犀利。

风雪卷过他冷冷嘲讽的薄唇,白皙的面庞上五官清秀,与西北燮地的粗犷迥然不同,若是肯好好装扮,定不输于江南任何一位翩翩佳公子,只是这好相貌的主人仿佛不以为意,也不用簪,只是如普通军士一般,将长发随意束在一边。

雪片沾染上长发,映得那发色如同幽蓝的浓黑,随风飘扬之下,几乎与天穹漾为一体。

众近军望着自家君侯,却是谁也不敢搭茬——君侯与燮王之间,虽是父子,关系却是生硬诡谲,君侯屡次进犯朝廷属地,却统统打了燮王的旗帜,论起居心,实在是不可言说。

卫羽干咳一声,抖落身前积雪,笑道:“这毕竟是去掠劫朝廷的粮草,是否太张扬了些……”

朱闻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道:“要说张扬,你一夜包下璇玑阁众红牌,那才叫一个惊世骇俗哪……”

周围闷笑声四起,有胆大的凑前道:“军师你真是大手笔,什么时候分我们几个……”

卫羽深忿,正要反唇相讥,却听朱闻低喝道:“噤声……情况好似不对!”

众人闻言,凝神朝着前方望去,只见山的那端,居延边驿所在之处的上空,竟有一丝一丝的雪雾翻涌,风雪交加之下,若是不仔细看,根本不见端倪。

难道是伏兵?!

众人皆是一惊——正逢乱世方平,朝廷正在休养生息,一时也顾不上西北这边,居延又只是小驿,守军素来不多,但此行若是打草惊蛇,直捣玉门掠劫粮草的打算,可是要彻底落空了。

那雪雾忒是奇特,团团缕缕,却是弥漫深广,四周寂静无声,仿佛鬼蜮一般。

朱闻的目光冷然,笑容却越发加深,“是人是鬼,去看个清楚就是。”

他催马上前,很快,便朝着山那端而去,身后近卫急急跟随,一阵人马呼啸,却是将这份死寂打破殆尽。

****

翻过山峦,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不可置信的一幕!

“这、这是居延……?!”

卫羽近乎呆滞地呢喃道。

快马过山峰,未到山底便停住,居延本是前哨,沿谷地散开军帐,百余军人,加上十数女奴苦役,也颇有些阵势,如今,却被冰雪厚厚覆盖,一切帐篷屋舍都了无痕迹。

空芒大地上,只余雪花徐徐飘过,耳边风声静静,所有人的心中皆是寒意。

“是……是雪崩!”

有当地军士,颤抖着声音道。

传说,当雪峰塌落,掩埋一切,那便是山神发怒,要将一切人畜毁灭,众人虽然不信这无稽之谈,亲眼见这浩大惨烈之象,也都心中大颤。

此时众人耳边忽然传来微弱的声响,抬眼看去,却是处于东北处的一角,几顶破烂帐篷露出个顶尖,其中尤有人声竭力敲挖。

众军士不需多说,便上前挖开,那一角大概是处于略高处,雪不过半尺,略微一扒,就见一个个或是褴褛,或是花花绿绿的身影出现,顿时“军爷”,“万福”之声大作。还有人跪下叩首。

那是服侍守军的苦奴和营妓吧……他们还真是幸运,捡了一条命。

朱闻不感兴趣地瞥了一眼,却随即,瞳孔缩为一点——

那雪压下的痕迹!

他快步上前,俯身细看雪崩周地,越看,目光越是冷峻。

“怎么了?”

卫羽上前问道。

朱闻好看的眉头近乎蹙成利刃,他薄唇深抿,淡淡吐出两个字:“高手!”

“真是高手!”

他又重复道,迎着卫羽愕然的目光,朱闻动容叹道:“这雪崩落地痕迹实在巧妙,巧到恰恰避过了奴役的营帐——这是绝顶高手以真气击出,气流震荡,这才引起的雪崩!”

绝顶……高手?!

卫羽只觉得牙关发酸,简直宛如在听神魔传奇,他苦笑道:“这高手比起君侯您来,又是如何?”

朱闻扫了他一眼,并不回答,只是默然凝视着雪地,陷入了沉思。

居延……只是个前哨军驿,守军也只有百余,即使是要入侵,杀了他们,也还有后方五十里一停的驻军,更别说玉门、昆仑等的大关隘。是什么样的高手,怀着什么样的目的,在这个无足轻重的小地方引起了这样一场大劫?!

他垂目,眼中光芒流转,却忽然,仿佛在脚下雪地里发现了什么。

他蹲下,仔细凝视,指尖触摸到的,竟是一角衣料。

雪一般皎洁,触手却是薄软,薄的几乎可以撕破——在这样的寒苦之地,是谁犯了疯癫,敢穿这样的衣裳?!

朱闻稍稍用力,却几乎要将衣料扯破,那重量,让他感觉到底下还有人!

他干脆接过卫士手中的长刀,以刀背深掘,一刻之后,衣料的主人终于出现在他眼前。

雪片轻轻飘过,宛如佳人的红酥手,拂过朱闻的剑眉……出现在他眼前的女子,正侧躺在冰雪之中,身上星星点点,都是血沫。

朱闻的回夜宫中,有来自各地的缤纷佳丽,可说五色眩迷,可他却从未见过这样的肌肤——

宛如玉色入骨,晶莹剔透,玉颈朝上,因为失血而苍白近乎透明。

朱闻将她轻轻扶起,只见乌发蜿蜒垂下,仿佛吸入月光一般的光芒。

仿佛受了蛊惑,他伸出手,将那发丝绾起,下一刻,出现在他面前的,竟是——

被刻了青墨黥纹的雪白脸庞!

仿佛是无暇的雪上溅了墨汁,又仿佛是明月当中突起阴霾,那黥纹繁密连贯,在雪白肌肤上显得狰狞可怖。

卫羽在一旁看得真切,有些惋惜道:“这是犯了大逆罪才施加的黥刑。”

朱闻失神片刻,随即一探女子的气息,只觉气若游丝,只悬一命,脉络之中,更有一道阴寒——大概是身子娇贵,受了边疆的风雪,寒气已经积蓄其中了。

大概没救了……

心中这么想,却鬼使神差的,将她抱起交予侍从,随后,他看向其他地方的挖掘。

不久,便有结果报了上来——

“除了这些人,守军们全数毙命……”

沉吟着这个耐人寻味的结果,朱闻看着这满地狼藉,知道不宜久留,于是命令道:“出此变故,全军回转吧!”

他扫了一眼那些颤颤巍巍的奴隶和女人,想了一下,终究道:“将他们也一并带回。“

仿佛怕旁人误认自己仁慈,他又加了一句,“宫中正好缺人手,他们就是此行的战利品。”

队伍开拔,却是比来时多了些许,风雪漫卷,很快便将这一地喧嚣淹没。

*****

一个月后

几道身影飞驰而来,来到这片雪之废墟前。

“燮国那些蛮子真是粗鲁,杀百余个人,居然也会弄得雪崩!”

黑衣人的头领不屑道,却是根据在场情景,自行推测而出。

“怎么没把他们也压在里面算数!”

冷笑的诅咒声后,他们便四散分开,重新开始挖掘雪地。

比起先前,他们可算是肆无忌惮,随意将人的躯体挖出挖断,一阵乱刨后,终于有人如获至宝,惊呼道:“在这里了!”

挖出的女尸面带黥纹,已然被砸下的岩石和雪水弄得浮肿,再看不出模样,那人细细查看,终于在脚上发现一双玉纹丝履。

他瞪视着鞋尖上那一双明珠,只见它们在雪光映射下,宛如旭日月华一般。

“就是她了!”

他冷声哼笑道,“这般大人物又如何,还不是死得如此卑微屈辱!”

随即,他剥下鞋子,一声呼哨下,众人回转。

风声飒飒,宛如往日,所有的秘密,都掩埋在雪中,再也不露痕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帝台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