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班的学生除了班主任闫红义以外,最怕这个大嗓门了。李晖低下头看了看书学习,上次的特别注意力在代勒和美女的对话上,更本不明白罗杭读到了哪里。这时后桌董然悄悄地在指了指课本,给了李晖提醒,李晖这才张口说了几句垮了吧唧的,不连贯流畅的英文。终于等到挨到了下课,秋瑶还李晖低头看了看书,刚才的注意力在代勒和美女的对话上,根本不知道罗杭读到了哪里。。...

一班的学生除了班主任闫红义以外,最怕这个大嗓门了。

李晖低头看了看书,刚才的注意力在代勒和美女的对话上,根本不知道罗杭读到了哪里。

这时同桌董然悄悄在指了指课本,给了李晖提示,李晖这才开口说了几句垮了吧唧的,不连贯的英文。

终于挨到了下课,秋瑶还在记着笔记,代勒起身出了教室。

“厉害呀!”李晖瞥见代勒离开,这才回头冲秋瑶竖起了大拇指。

“什么?”秋瑶抬眼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我们代大神就这么被你撅了!”

“……”秋瑶不太明白李晖说什么,低头看书没再理他。

“你是哪学校转来的?”李晖没有注意到秋瑶的冷漠,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对着秋瑶,有些肉嘟嘟的脸颊上露出了两个酒窝。

“……江城。”

“江城?我靠,江城上学怎么还转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来上学?”

“……因为闲着无聊。”秋瑶并不想理他。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很无聊!”李晖的同桌,也就是秋瑶的前桌董然侧过头来对李晖说到。

“嘿,就是闲着无聊才聊天嘛!”

之后代勒回来了,李晖便乖乖地转了回去。

“你以前是实验小学二班的吗?”董然则没有在意代勒,转而和秋瑶聊上了。

从秋瑶进教室开始她就觉得眼熟,加上刚才秋瑶说是从江城转学来了,所以让她想起了小学时候突然转学走的那个女生,当时有传言就是她去了江城,只是名字好像有些不对。

“嗯。”秋瑶抬眼看了看董然,鼻腔中轻轻发出一声的同时,心底慌了下。

秋瑶当初跟着秋曼离开北安时只有八岁,但她却非常坚定的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可命运使然,当她知道自己要回北安时,也从未想过去见依然生活在这里的那群人。

回来之前她曾对着镜子仔细看过自己,八年多的时间让她成长为一个标致的少女,和当初那个充满无助感的小孩有着天壤之别。

换了样貌换了名字,才让她有勇气大大方方的对秋曼说:“就回北安待一年半,高考完了就走。”

她知道若有其他办法,秋曼一定不会选择让她回北安。

她想每天学校和家两点一线,她不去别的地方,不和别人打交道,谁还能认出八年前的她啊。

只是她没想到邹明朗能一眼认出来。

若只是邹明朗认出她来了还好,现在竟然连小学时交流不多的同学都认出了她,让她不免感叹。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些什么,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应该都无所谓了吗?

更何况,只是小学同学而已,又怎么会知道当初她经历的那些事呢?

“那我们是同学,我叫董然,我就觉得你眼熟嘛!”董然见秋瑶神情有些不对,笑了笑说到。

眼熟?

一旁刚刚掏出手机准备打游戏的代勒抬眼看了眼秋瑶,他小学是北辰小学的,和实验小学一个南一个北,完全不搭边,不应该是那个时候的记忆呀。

“董然?”秋瑶重复了一遍董然的名字,记忆模模糊糊的,“我那时候和邹明朗一个班。”

对于董然的名字和相貌她印象模糊,但她和邹明朗是邻居,自小一起长大,当然记得他。

“那就对了!邹明朗现在在实验呢。”

“昨天我碰见了他。”

清脆的上课铃响起,董然转过身去准备上课。

语文老师李白走了进来,他身材高瘦,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未系领带。

秋瑶摊开语文书,找到了李白讲的那篇文言文,认真记着笔记。

“嗡嗡”声响起,秋瑶小心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查看,是她江城的朋友许言,赶忙点开了聊天对话框。

秋瑶的朋友很少,许言是最要好的那个了。

许言:“还适应吗?”

秋瑶抬头看了眼李白,确认不会被发现之后,将手机放在腿上,开始打字。

秋瑶:“这是我老家啊,当然适应了。”

许言:“适应就好,本来清明三天假期想去找你的,但老班安排我去参加一个什么数学竞赛的集训,真是服了!”

许言:“图片.jpg”紧接着发了一张照片,是往年的竞赛题。

许言:“题倒是好题,等放学了我邮一套给你。”

秋瑶打开图片放大了扫一眼,竞赛题很烧脑,但是也很有意思。

秋瑶:“好。”

秋瑶收起手机,拿起笔继续记着笔记,余光扫过她同桌,见代勒的桌面摊着语文课本,课本下面是一张数学卷子。

此时他用演算纸算着题,但语文课本上李白讲的重点,他也都记在了书上。

挨到下课,秋瑶起身出去,与兴致冲冲跑过来的高梓星擦肩而过,他拎着一小提可乐习惯性的放在了秋瑶的桌子上。

原本那个位置空着的,代勒桌子上东西多,乱糟糟的他也不收拾,每次他带了东西都会放在那里,但今天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哎?你是有同桌了吗?”

“嗯,有了。”

“老闫决定对你实施仁政了?给你配同桌了?是谁啊?”高梓星大摇大摆的坐在了秋瑶的位置上,桌面上摊开的语文笔记字迹娟秀,“还是个女的?”

“对,就是新来的那个。”

“woc……老闫这是又不担心你早恋了吗?还给你配了个美女同桌。”高梓星眼睛在教室里扫了一圈,没发现新面孔,“她人呢?”

“刚出去了。”

“你怎么了这是?兴致不高呀。”

“可乐我收下了,没事你就滚回你五班去!”代勒当然兴致不高,偷拍被发现,询问变搭讪,他二中校草的脸往哪儿放?

“嘿!这谁惹着你了。可乐是林菲菲让我带给你的,那我走了。”

“可乐和你一起滚,赶紧滚!”代勒摆摆手,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想起好像哪里不对,踹了踹李晖的椅子。

“下节什么课?”

“反正课表是体育课,但老闫早上说这节课他上。”

还没高三呢,体育课就要给我们停掉?那是不行的,至少得去争取一下,于是闫红义站在讲台上,讲台下唉声一片,毫无兴致。

“一个个跟霜打的茄子似的,你们可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祖国的未来!”

闫红义嚷了一通,下面的也没人敢再说话,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这样,不就是体育课让我上了嘛!那是因为体育老师有事跟我换了课,下午的数学课上体育。”

“老闫你太好了!”

“啊啊啊。”

“老闫真帅!”

“行了行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停你们的体育课的。”闫红义看着这群朝气蓬勃又单纯的孩子,总是不能真的生起气来。

“那我们清明的假期呢?”国家规定三天假期,若严格执行,后天就要开始放假了,去年时候他们高一就是正常放的,但高他们一届的就只放了一天。

“放放。”闫红义摆摆手。

“几天?”

“就后天放一天,你们都高二了,一天天的净想着玩,等你们高考完了有的是时间玩。赶紧收收心,拿出前几天的月考卷子,这节课接着讲卷子!”

闫红义说着,摊开了手中的卷子,放在讲台上,抬头看了眼新来的秋瑶,对代勒说到:“代勒,你把你卷子给秋瑶看看。”

随后纸张抽动的声音响起,哗啦啦的落在了秋瑶的桌子上。

“谢谢。”秋瑶道谢,然后将试卷推回去一点,放在了两人中间。

“我不需要。”代勒说着,从一沓凌乱的卷子中找出了昨天发的化学卷子,下堂是化学课了,卷子他还没有做。

“上节课讲到最后一道选择题了吧。”闫红义说。

秋瑶闻声将卷子翻了个,卷子顶端显眼的红色数字写着“150”,我靠,满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位同学,我好想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