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早上自习去干嘛了!”“早上吃的东西不非常干净,突然拉肚子,去了医院。”“谁能给你直接证明!”“高梓星啊,我们两个一同坏的肚子,一同去的医院。”代勒一点也不迟疑地被出卖了高梓星,那就被抓了不能够他自己一个人担着啊。“还说谎!整天的怎么就不能够把心思放到去学习“谁能给你证明!”。...

“昨天晚自习去干嘛了!”

“晚上吃的东西不干净,突然拉肚子,去了医院。”

“谁能给你证明!”

“高梓星啊,我们两个一起坏的肚子,一起去的医院。”代勒毫不犹豫地出卖了高梓星,既然被抓了不能他自己一个人担着啊。

“还撒谎!天天的怎么就不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一些?以你的聪明,你要是努力学习,你的成绩肯定更好看了,国内大学任你挑,前途一片光明,多好呀,就是不听劝!”

教师办公室内,高二一班班主任闫红义坐在椅子上,对着站在他对面松垮垮地穿着校服的代勒说到。

办公室在二楼的东侧,挨着几个文科班,门大开,经过的几个女生往里瞥了几眼。

代勒背对着门,但他干练高挑的体型早已深入这群花痴少女的心,还是被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代勒。”

“我看看。”

小道消息迅速传开,跟着也过来了几个女生,假装在办公室门口路过,实际走来走去的,只为了多看几眼二中的校草。

“我这是劳逸结合……”

“还劳逸结合!”闫红义今年四十岁了,典型的数学老师模样——秃了顶了。个子不算高,戴着一副银边眼镜,说话的时候掀开了桌子上的白瓷茶杯上面的盖子,一股热气突然升起,熏到了他的眼镜片上,白茫茫一片。

“对啊,我们学校不是倡导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嘛!你看我发扬的多好,哪样都不缺吧。”代勒痞气的笑了笑。他对面的窗户不知道被谁欠了个缝出来,一阵舒服的微风吹进来,将他额头前的头发向后捋了捋。

“谁说你不缺,你英语就很差,你要是把精力多放一点在英语上,你的进步空间还是很大的!”一直在一旁沉默的英语老师何秀环突然开口。

闫红义一直拿代勒没办法,逃课打架样样离不开他,但是成绩一直稳居年级第一,还拿过一次省联考的第三名,成绩没的说,别的说了也不听,没脸没皮的样子让老师们又爱又恨。

但是何秀环对他始终只恨不爱,因为他能在数学满分的情况下,英语拿了个88分,150分的卷子都没有及格。

拿省联考第三的那次,也是因为英语超常发挥考了有史以来最好成绩120分。

“就是,偏科太严重了!”闫红义像是突然找到了训斥他的口子似的,赶忙跟着附和到。

“代勒这是怎么惹老闫不高兴了。”教导主任魏东升刚到办公室门口,就听见代勒那他抑扬顿挫的胡搅蛮缠。

“魏主任。”办公室内除了闫红义和何秀环外,还有两个老师,见魏东升来了,纷纷打着招呼。

“魏主任好!我就是昨晚吃坏肚子,去了医院,所以没上晚自习。”代勒笑了笑,毫不避讳的坦言自己逃了课。

“你怎么不是坏肚子就是头疼感冒,你得注意身体啊,小小年纪的不能为了学习不要健康!”魏东升跟着说到。

“是的魏主任,我一定加强锻炼!”

“这样吧,回头把你爸妈叫来,我得跟他们谈谈,你成绩是好,但身体不行啊,天天的总生病,还怎么发展德智体美劳了?”

“……魏主任,这就不用了吧,我肚子已经没事了,而且我觉得我未来一段时间内身体可能都不会生病了。”

“未来一段时间是多久?”魏东升看着代勒,向办公室里走了几步,身后跟着一个穿着校服背着双肩包的女生。

“这个哪能预测啊……”代勒瞥了眼跟在魏东升身后的女生,清瘦白皙,又黑又直的长发规规矩矩的梳在了脑后,刘海底端向两侧弯曲,露出饱满圆润的额头,柳叶眉杏眼,微窄的双眼皮,高鼻梁薄鼻翼,嘴唇发粉,有些干。

“那就等你下次生病时候告诉我一声,我直接给你爸打电话。”魏东升站在高了他半头的代勒面前,表情严肃。他对于代勒和闫红义不同,他要成绩,而代勒有,其余的事情就都交给闫红义了。

“好咯,我一定努力不生病!”

一定努力生病了也不让你知道!

“一边写检讨去,三千字。”魏东升指了指闫红义后面的空桌子,对代勒说到。

“收到!”代勒拽了一把桌子前的椅子,在地面摩擦出一个声响,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

秋瑶一眼就认出了代勒,虽然是不同的高中,但上课的时间是一致的,邹明朗是晚自习时间装病出来陪她的。所以,代勒的坏肚子?去医院?都是不存在的。

但她没有拆穿,看着代勒坐在了椅子上,很自然地拽过了桌子上的本和笔,就像提前为他准备好的一样。他右手拿笔,手指利索的一转,笔听话的在他手上跳起了舞,几下之后将笔盖一头咬在了嘴里,手一拽,笔盖和笔成功分离了。

像是作家突然来了灵感般,奋笔疾书。

秋瑶竟然有点好奇,就逃了个晚自习,如何能写出三千字的检讨来?

这可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了,兴趣盎然地盯着代勒看。

他的校服拉锁只拉了一半,露出里面的带着抽象画图案的白色卫衣,和昨晚的那件不同,昨晚是一件纯白色的。

“这是我和你说的新来的转校生,资料给你,人也交给你了。”魏东升将手中的一沓文件放在了闫红义桌子上,又指了指身后的秋瑶,转身走了。

代勒听见魏东升的话,好奇的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秋瑶的目光。

“江城转学来的?成绩还是很好的,还半年就升高三了,这个时候怎么转学到这里呢?”闫红义翻了翻资料,之前魏东升只说会来个成绩很好的转校生,其他的没有说。

“因为户口在这边。”秋瑶赶忙收回目光,答着闫红义的话。

“哦……”闫红义看了眼文件上的籍贯,确实是北安。

“哎?去年十月一之后就没上学了?为什么?这样的话,算上寒假补课的时间,你耽误了半年的课呢。”闫红义抬头看着秋瑶。

“家里出了点事,之后就转学过来了。”秋瑶迎着闫红义的目光,没有要进一步解释的意思。

“从你以前的成绩来看,基础还是很好的,就是你现在落下快一本书的进度了,这可没办法停下来等你呀……”闫红义皱着眉头。

“我有自己复习,会努力追上。”

“嗯,那就好,你应该听说了,咱们一班是二中的重点班,当初考高中时候成绩排名前46的学生都在一班里了,学习氛围还是很好的,你只要肯学,咱班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会教你的。”闫红义是个很负责任的班主任,带了几届的重点班了,他推了推眼镜,对秋瑶说着。

“嗯。”秋瑶点头。

“呦,代勒怎么又来了?”语文老师李白进了办公室,见常客代勒坐在那里,开玩笑道。

“这不给他准备一个桌子嘛,他得用呀,哪能空着。”英语老师何秀环跟着打趣。

代勒抬头冲开玩笑的人笑了笑,成绩好的学生老师都喜欢,加上有副好相貌,老师们更爱不释手了,也就何秀环见缝插针的刺激他。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位同学,我好想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