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镇上,傅钦找了个地方把装米的口袋再打开,就坐了下去。但是才六点多钟,但镇上了是人挤人了,昨天是逢集日,家里面要卖东西的,买东西的都早的到了镇上,要不然来晚了了,离得远的就走了,会错过了很多东西。因为傅钦这边男的俊女的美,除了摄影师跟随,因为虽然才七点多钟,但镇上已经是人挤人了,今天是赶集日,家里面要卖东西的,买东西的都早早的到了镇上,不然来迟了,离得远的就走了,会错过很多东西。。...

到了镇上,傅钦找了个地方把装米的口袋打开,就坐了下来。

虽然才七点多钟,但镇上已经是人挤人了,今天是赶集日,家里面要卖东西的,买东西的都早早的到了镇上,不然来迟了,离得远的就走了,会错过很多东西。

因为傅钦这边男的俊女的美,还有摄影师跟着,所以无论男女老少都想来凑个热闹,顺便问问是不是拍电视的,在哪个频道播呀怎么的。

农村对于上电视的人总是充满好奇心的。

没一会儿,傅钦带的一百多斤米就卖光了。

“钦钦,咱们去逛逛吧。”余儿是真没机会逛这样的小集市,还是挺新奇的。

“行,我把担子放到陈大伯那里,然后陪你去逛。”

傅钦将装米的袋子叠好,和余儿走了一段放到了认识的陈大伯家,说过会儿回去的时候再来取,就带着余儿逛集市去了。

集市很小,小镇的中学上来一点有条分叉口,赶集卖东西的基本都在左边那条街,右边那条街有个卫生院,上去是菜市场,超市什么的,还有卖衣服的,特别热闹,就是有点脏,而且食物和各种东西交叉在一起有股难闻的味道。

余儿和傅钦先逛了右边的菜市场,再沿着左边那条街一直往上逛。

卖什么的都有,家具用品,小吃,水果……

“余儿,吃雪糕不?”傅钦注意到余儿盯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吃雪糕已经很久了。

“可以吗?”余儿知道傅钦家里不好,今天卖的钱可能是傅钦家里这一年最大的收入,是接下来和妹妹一年的生活费。

可是她太想吃了,好久没吃过雪糕的味道了,而且柳余儿怎么这么笨,来录节目的时候一点钱都没带。

“一支雪糕我还是能请得起的。”傅钦调侃着。宛如天神般的脸更加生动,高挺的鼻子,薄唇漾着另人目眩的笑,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

两人刚买完雪糕付了钱,就听到旁边有人在喊傅钦的名字。

“嘿,真是小傅啊。”

三个看起来像是不良少年的男生朝着两人走过来。

里面染着黄头发的男生打量了一下余儿:“你女朋友?”

“没事儿我就先走了。”傅钦连脸都懒得抬,拉着余儿就想走。

“呵,真不知道王苒苒怎么瞎了眼看上你,跟着我不好吗?你这是劈了王苒苒找上新的了?”三个男生围住两人不让走,黄头发的男生依旧不依不饶。

“之前在学校不是挺拽的吗?仗着一张脸和年纪第一,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最后还不是辍学了,要不,你求求我,我还可以给你找份工作干干,哈哈!”

“不过其他的工作他可能干不来,这张脸当牛郎还是可以的。”另外两个跟来的男生也嬉笑道。

“笑够了吗?”余儿伸手抬了抬自己的遮阳帽,“我说,你们,是不是神经病啊?”

“你踏马再说一句!”虽然被眼前女生的容貌晃了一下,但听到女孩的话,黄毛炸了。

“不是神经病在这儿自言自语些什么?白日意淫很好么?要意淫旁边儿去,别挡道!”好歹原主也是不良少女,天天喝酒混吧的,比这些小混混气势足多了。

就当三个不良少年要动手的时候,摄影师及时出来了,刚才因为想拍全景所以站的比较远。

“诶,干嘛,要动手吗?刚刚的经过我都录下来了,动手咱们就去警察局说事儿。”摄影师说到。

“傅钦,”黄毛对傅钦抬了抬下巴,恶狠狠的说,“你给我等着。”

“还有你。”黄毛盯着余儿。

余儿无辜的耸耸肩,装的是一脸纯良。

“我雪糕都要化了。”余儿拉了拉傅钦的手,撒娇的说。

“那就再买一个。”傅钦宠溺的将余儿抬高的遮阳帽戴好。

“哼,不要。”她才不是乱花钱的女孩子。

摄影师在旁边吃了一嘴狗粮,话说柳余儿不是来改过自新的吗?怎么来公费谈恋爱来了?!

不过柳余儿已经满18了,他们签的协议里面也没说不让柳余儿谈恋爱。

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逛完集市,傅钦买了点东西再找陈大伯拿了担子就和余儿一起回去了。

买的东西包括一些肉啊什么的,还称了两斤葡萄,这是余儿爱吃的。

反正等节目结束了,傅钦就能拿到节目组给的五万块钱,而且等她回去了,父母还会给她500万,现在用了就用了吧,她会补偿傅钦的。

想到葡萄,余儿吞了吞口水。

看着余儿渴望的眼神,傅钦心中暗笑。

“想吃?”

“嗯。”余儿瘪瘪嘴巴,小鹿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傅钦,跟只小猫儿似的,那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本来就是买给你的,吃吧。”傅钦把担子里的葡萄拿出来递给余儿,“算是谢谢你这几天的帮忙咯。”

“啊?我这么多天的劳动才值这两斤葡萄吗?!”余儿不忿。

“那不然呢?”傅钦轻笑。

“起码,”余儿掰出三根手指头,“三斤才行。”

“行,那还欠你一斤。”

“嘿嘿。”余儿露出一脸得逞后的笑。

还真是可爱,傅钦想,可爱的他想抱在怀里狠狠的揉她的脑袋。

刚刚她怼那三个的时候也是,跟个炸毛的猫儿一样,想抱在怀里亲亲,把身上的毛都抚平。

他的毒真是越中越深了。

一种名为余儿的毒,且没有解药。

【好感度+5,目前好感度80】

【余儿,好感度又升啦】419兴奋的尖叫。

【嗯~】余儿也心情颇为美妙。

回去比下来更难走,因为下山是下坡,回去要爬很多道山,到后面余儿葡萄也不吃了,就跟个没有思想的僵尸似的,只知道赶路。

“要不要我背你?”傅钦看着垂头丧气的余儿,说到。

余儿扫了眼傅钦,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她不想错过,可是傅钦自己走了这么就肯定也很累了。

“行了,上来吧,”傅钦把担子递给余儿,“你把担子拿好,我背着你。”

“嗯,那你要是累的话就把我放下来哦。”月儿小心翼翼的爬上傅钦的肩膀。

这是第一次傅钦主动要背她呢,高兴。

傅钦背了余儿一段就放下来了,两个人一起往回走,到家已经正午了。

傅钦简单煮了个稀饭,配着冷菜将就吃了点,两人四点多就起床了,太累了,吃完饭碗都没洗就各自休息去了,跟拍的摄影师也回去休息了。

直到下午,院子里有人脆生生的在喊“钦哥哥”,才把两人喊醒了。

余儿知道,这就是女主了,前几天女主跟着家里也忙着割谷子,所以一直没有时间来找傅钦,今天女主家谷子也割完了,就来了。

余儿起来收拾好自己的穿着,也准备出门看看女主,主要是他才不会让傅钦再单独和女主在一起呢,哼。

余儿出门看到女主的时候女主正和傅钦聊的正欢。

“这就是从城里来拍节目的柳余儿吗?”王苒苒看到余儿的样貌,心里充满了危机感,所以也没和余儿搭话,直接问了旁边的傅钦。

“嗯。”傅钦点头,转头对向余儿:“你醒了?不再睡会儿?”

“睡久了会变傻的。”余儿白了傅钦一眼。

看着傅钦和柳余儿的互动,王苒苒彻底慌了,她从小就喜欢傅钦,傅钦也知道她的心意,但他一直对她说,他只把她当朋友看待。

他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看似亲密无间,其实王苒苒知道,他对她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他对面前这个柳余儿是不同的,她能感觉得出来。

柳余儿一出来,他的眼里便再没有其他人了。

王苒苒暗暗捏紧了拳头,她不会让人抢走傅钦的,谁都不行。

“钦哥哥,你下午准备干嘛呀?”王苒苒突然出声打断了傅钦和余儿之间的谈话。

“把院子里的谷粒收起来吧,好像明天要下雨了。”傅钦回答道。

“嗯,那我下午留下来帮你。”王苒苒对着傅钦说。

“没事儿,你家里面也还没打完吧,你回去帮你家里弄吧,我这只有这一点了,余儿帮我够了。”傅钦拒绝到。

“钦哥哥!”王苒苒委屈的咬着嘴唇。

他明明知道自己心意的!

而且柳余儿迟早会回城里去的,他们俩才是一个世界的人!

“回去吧。”傅钦看着王苒苒说到。

王苒苒没有说出口的话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知道是一回事儿,能不能控制住又是一回事儿。

第二天果然下起了雨。

因为下雨,连着好几天王苒苒都没有再过来找傅钦。

傅钦和余儿也没有出门,只是坐在一起唠唠嗑,余儿和傅钦聊了很多她以前做的蠢事,比如泡吧的时候被搭讪,她嫌对方太丑,坑了他几杯酒以后加了微信就再也没回过了。

又比如以前爸爸妈妈总是不在家,小的时候过年都是和朋友在酒吧度过的。

傅钦听着余儿讲述她的以前,感觉面前的人变得越来越鲜活。

她的过去他来不及参与,希望她的未来他能奉陪到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爸爸我错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