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徐府。徐夜见无人守门,便见状扣响大门,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人再打开门,探也才四处张望。“徐来财?”徐夜道。“少,少爷?!”徐来财急忙再打开大门,兴奋得眼泪哗哗,道,“少爷,您可算回去了!老爷子……老爷子他不在!”徐夜笑着拍了拍徐来财的肩膀,地说:“徐夜见无人守门,便上前叩响大门,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人开门,探出头张望。。...

回到徐府。

徐夜见无人守门,便上前叩响大门,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人开门,探出头张望。

“徐来财?”徐夜道。

“少,少爷?!”徐来财连忙打开大门,激动得眼泪哗哗,道,“少爷,您可算回来了!老爷子……老爷子他不在!”

徐夜笑着拍了拍徐来财的肩膀,说道:“铺子的事,我知道了。老爷子什么时候回来?”

徐来财道:“老爷说,得谈好合作才能回来。”

“铺子是我徐家的根,这种合作没必要谈。”徐夜叹息道。

“可是家里实在没钱用度了,老爷子也没办法。”徐来财解释道。

徐夜这才注意到,徐府非常冷清,以前好歹有不少的家丁仆人,回来这会儿功夫就只看到徐来财一人。

本就落魄的徐家,又雪上加霜。

徐来财又道:“不过老爷子来信说,这两天安阳胡氏会派人来核验我们的商铺。”

“核验商铺?”徐夜微微皱眉。

莫不是又签了什么不平等条约。

“如果胡氏的人来了,告诉我一声。”徐夜说道。

“好的少爷。”徐来财忙擦干眼泪,乐呵道,“我给您收拾房间去。”

徐来财很快就帮徐夜收拾好了房间。

徐夜打算在家里多待几日,顺带看看老爷子。

只是没想到……

半年时间,徐家遇到了这么多困难。

晚上。

徐夜唤出古图。

古图如同透明的电子平板界面一样,迅速出现在眼前。

几乎和他的意念想法同步。

徐夜看着古图不禁感叹:“物我合一,我心神明。”

古图覆盖的范围,便是他真理所在,地图的中心点依然是玄妙观,没有移动。

他看向右下角,暗道了一声:“果然。”

【本次使用结束,画面冻结,冷却时间72小时。】

下方多了几行提示:

【本次产生击杀,获得100神力值。】

【重要提示:破坏与创适当平衡】

【谨慎使用以免产生副作用。】

“不平衡会怎么样?副作用?”

徐夜摸了摸四肢,五官,一切正常,不过有了提示就不能大意。

验证古图的功能之后,徐夜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对着图中央轰一拳,会不会砸死自己?

他摇了下头,不会有这么低级的BUG吧。

“创造?”

徐夜轻声自语。

伸出手再次尝试触摸古图,还是老样子,冻结期间,直接穿过去了。

还要冷却两天半。

解决旱灾的事,只能再等一等了。

“等一等也好,以后还是少用点。”

万一真有副作用,一命呜呼就惨了。

初次斩杀魃王,对古图的使用只能说初步了解,其他的也需要一步步掌握。

“神力值的用处。”

【扩充覆盖范围至方圆一百里。】

“扩充。”

话音一落,古图泛起强盛的光华,唰——古图向四周延伸,然后又整体收缩成原来状态。

“……”

这意味着覆盖范围变大了三倍多,等于是比例尺变小了。

本来就看不清楚,这岂不是更模糊?

连个放大镜都没有。

不过很快,徐夜的担心就被打消了,他可以通过拖动,放大局部地图,清晰度和之前一样。

“升级”后的古图,看起来更加宏大。

元清山往南的官道,清河郡往北的城镇,村落,皆一览无余。再往北则是数座山峰。

徐夜暗自点头。

“就算画面冻结,也等于一个超大监视器。”

徐夜忽然很享受这种俯视山川大地的感觉。

接下来的两天,徐夜都窝在家中,除了打坐修行以外,就是研究古图。

第三天早上。

徐来财敲门道:“少爷!”

“什么事?”徐夜道。

“玄妙观来信了。”徐来财说道。

徐夜跳下床,走了出来,看到徐来财捧着月华剑和一封信,说道:“月华剑?”

他将月华剑收好,打开信封,上面写着:

“徒儿,不能随便乱丢东西。”

“……”

徐夜怔了怔。

原来月华剑并不是被古图吞了,而是落在了玄妙观。

府外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吵闹声。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徐夜问道。

徐来财叹息道:“还不是那些魃妖……魃王一死,魃妖就乱了,赵大人正在召集全城的修士,抗击魃妖。”

“安阳的支援还没到?”

三天时间了,隔壁寡妇的娃娃都打酱油了。

“少爷,这上面的事,小的哪里知道哦。”徐来财尴尬地道。

徐夜点了下头,拍了拍徐来财的肩膀,说道:“这段时间辛苦了,你先下去吧。”

徐来财大为感动,连连点头笑着道:“不辛苦不辛苦。”

回到房间中。

徐夜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随手一挥,古图如玉,横向铺陈开来。

冷却已经结束。

“使用时间只有5分钟……”

或许跟修为有关。

修行十二境,自己只有腾云,也就是第五境,要想跨入第六境封侯,还需要努力。

为了节省时间。

徐夜没有立刻启用神力,而是看向元清山一带。

也就是魃王身死的地方。

他将地图放大……

“嗯?”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元清山的南边,黑压压的一片,像是蚂蚁巢穴似的。

黑点顺着一条细线,朝着清河郡的方向迈进。

“这细线……”徐夜掏出月华剑,往地图上比对了下,刚好吻合。

徐夜顺着元清山脉,由南向北,一路观察。

这时,他看到了北方出现了两个细微的光点。

“放大。”

局部地图变大了一些。

那两个光点,清晰了不少,但还是看不清楚,像是针扎的小点似的。

徐夜俯下身子。

也不知为何,徐夜的精神世界,再次与古图产生了某种联结。

一股清凉的感觉冲入脑海。

紧接着五感六识像是被打开了似的,那片被放大的地图内的风吹草动,皆传入耳中。

“嗯?”

清晰的声音让徐夜暗暗惊讶。

徐夜保持精神集中,那两个光点的模样出现了。

一男,一女。

男的儒衫长袍,手持羽扇。

女的腰间挂着佩刀,干净清秀。

“宁姑娘,前面八十里地左右,便是清河郡了。”男子说道。

那姓宁的姑娘,停了下来,悬空而立,抬头看了看天空,说道:“清河郡的旱灾比想象中要严重。”

男子叹息道:“的确很严重,宁姑娘去清河郡是为了杀妖?”

“看情况再定。”

宁姑娘摇摇头,说道,“我这次来清河郡,除了想要拜会斩杀魃王的前辈,就是要调查灾情。”

男子笑道:“此等世外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宁姑娘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

“胡清,你去清河郡,就只是为了徐家那几间铺子?”宁姑娘说道。

男子正是来自安阳胡氏的胡清。

胡清摇动羽扇,风轻云淡地道:“我们胡家就是个生意人。”

……

听到这里,徐夜微微皱眉。

还真是冤家路窄。

不过这也不算巧合,只能说古图的能力过于逆天,百里范围,皆逃不过他的法眼。

徐夜回过头看了看元清山一带,那群“蚂蚁”已经越过山脉,来到了平原之上……

他只看了一眼,便又看向胡清所在的位置。

当即轻轻拂袖。

与此同时,清河郡以北的天空,一阵狂风呼啸而过。

胡清和姓宁的姑娘当即看向天空,面色凝重。

空中一道闪电划开天幕,轰隆一声,震得二人一惊。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位神明从不现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