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坐冥想空间(玉衡)刚踹跨过大门,季璇就觉得到一股强悍的灵压,压得人基本上喘不过劲来。只想跪倒唱饶命!若这空间规则和自己的璇玑像,那这里的灵压是这男人所能能承受的最低灵压。男人回过头仔细一看,很歉意,赶快施了个护体魔法结界套在季璇的身上。她才觉得好多了只想跪下唱饶命!。...

冥想空间(玉衡)

刚一脚越过大门,季璇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压,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只想跪下唱饶命!

若这空间规则和自己的璇玑一样,那这里的灵压就是这男人所能承受的最高灵压。

男人回头一看,很歉意,赶紧施了个护体结界套在季璇的身上。她才感觉好多了。

“抱歉姑娘,是我的疏忽。”他诚恳地道歉。“敢问姑娘,现在是何修为。”

他本以为拥有冥想空间,又能随意操控里面的物件,还凭空折腾出大范围笼子攻击的姑娘,至少也得是星士之境。

之前看她修为极低,也许是故意隐藏。

却忽略了她空间里灵压极低的事实。或者说,对于他来讲,有点低和极低,都是差不多的感觉。

季璇突然就怂了啊!

这邻居的冥想空间,灵力强度明显高出自己不止一两个层次。她清晰认识到,即使是上辈子筑基后期的修为,恐怕也只能勉强喘口气。

不,她摇了摇头,勉强不了,会死。

刚刚在璇玑空间里,自己是不是作了个大死……真想回退到几分钟前,捂住自己胡说八道的嘴,不要讲什么邀请这样的鬼话。

这种地方也是我配来的?!

幸好邻居给自己套个罩子,不然她已经被压成浓缩灵力泡泡了吧。

看来这个邻居对自己没有恶意。

我要从心做人!

从心!!!

季璇顺了口气,恭恭敬敬回答男人的问题,“你……您应该看得出我的修为吧,lv0,废废一个。大人您这空间的灵压也太高啦。我确认一下啊,方才本姑娘……不,方才小的那般无礼,大人您应该没想一巴掌拍死我吧!”

段位差面前,我只想苟到最后!

男人被她这反差给逗乐了,“姑娘这是害怕了?”

季璇道,“来者是客,就算您那么想过,也别那么干啊!影响多不好!”

“嗯,影响是不好。”男人深表赞同。他回过头,背对她的脸上满是愉悦,“随本尊来,勿要离得太远。”

季璇听话地紧紧跟在男人身后。

就像游戏里探索地图的迷雾,她只能看到脚下的鹅卵石道路。

前方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男人抬起手臂,轻轻一拨,迷雾瞬间散去,空间豁然开朗。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江南风的秀丽园林。

“哇!这也太美了吧!”季璇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空间园林既有江南园林的瑰丽,又有山水景观的大气。

五色鸟丢了个“没见识”的眼神,便欢快地飞入园林深处,停在高处的八角亭上。

远远看不清牌匾,只隐隐看着像“星辰”二字。男人直言道,那是星辰亭。

他引季璇到一处小榭,待她坐下,他方才相对而坐。

心念流转,桌上就出现了茶水和茶点。

季璇心想脑补出来的东西能吃吗……呿,吃就对了!

无人斟茶,茶壶却自动飘浮空中,似有人操控一般,壶嘴微倾,一抹清茶便准确地落入杯中,一滴未洒。

男人很自然地示意她“请用”,落落大方。季璇也不疑有他。

对方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压根没理由用吃的算计自己。

轻呡一口,嘴中尽是茶香。又拿起茶点咬了一下,入口即化,酥酥美美,季璇的小心脏都要跟着化了。

“太好吃啦!还有吗?”脱口而出,然后她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

“姑娘不担心本尊下毒?”男人只是随意问问。

“您那么厉害,取我小命哪用得着下毒。”季璇语气非常笃定,心里却慌得一笔。

男人看着她后脑勺冒出了紧张的灵气泡泡,心里好笑,这姑娘还真好猜。

他突然就起了玩心,“谁说下毒就一定是取人性命,也许是让你生不如死,也许是让你失了心智,也许是……情毒什么的?”

“你你你你你……”一听到情毒二字,季璇还真觉得体内突然如同火烧。“你有毛病吗?!跟我双修是你吃亏好吗!”

说完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完了,对着大佬说他有毛病。小命没了。

“原来姑娘是想和本尊双修啊……”男人的关注点有点奇怪。

季璇真想撕了自己的嘴。但是身体虽然发热,却没有奇奇怪怪的欲望。只觉得小腹处有一股热流,不断涌入身体,顺着灵脉运转了起来。

这是……精纯的灵力!

大佬对不起是我格局太小了。

她当即入定,开始消化这股力量。

她曾经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对于练气期和筑基期的修炼算是熟门熟路。很快,她就把灵力引导到灵脉各处,一下子就从lv0提升到lv5。

这是遇到土豪赏汤喝了啊。

炼化完毕,季璇睁开双眼,目光清澈,炯炯有神。那男人竟还坐在她对面,全程观看她打坐。

“果然是一点灵力都没有。”他颇有兴致地看着她。

敢情这人是怀疑自己撒谎呢。

不过,怎么说这次也是占了邻居的便宜。季璇站起身,行了个礼,诚心道谢。

“姑娘可否为本尊解惑?为何毫无灵力之人,不但拥有灵器,还能开辟冥想空间。操作也还算熟练吧,本尊很是好奇。”

“这……”

季璇并不想对初次见面的人全盘托出,但也不敢隐瞒,毕竟这种给块小饼干就让人涨五级的神壕,真想知道什么,自然有的是办法。

当面问询,只是给你面子。给脸,还是得要脸。

“我本是筑基后期修为,就要结丹了啊,雷劫时出了点意外,修为尽失。精神力尚在。”

“筑基后期,雷劫啊……”好像和灵武之屿的修真体系不太一样。

男人观察着她的表情,不像说谎。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笑得季璇有点紧张。

半晌,突然蹦出一句,“冥想空间相连,若不是你我有缘,便是你我的灵器有缘。”

自己和大佬有缘?不可能吧,我们可是隔了次元壁的灵魂好吗!

灵器?小破床?小破床和大佬的灵器有缘?哈哈哈哈开啥玩笑呢。

一定是一个偶发bug,以后不可能重现了!

“本尊还不知姑娘姓名,请问姑娘该如何称呼?”

“季璇。季节的季,璇玑的璇。”季璇回道,“这位……仙尊又该如何称呼。”

自称本尊本尊的,又是个修士,喊仙尊应该不会有错。

“仙尊啊……”男人觉得挺新鲜的,“就这么称呼吧。”

“今日便招待到此,你该回去了。”他只是坐着看着她,季璇便感觉头晕晕的,眼前一黑,睡了过去。

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原主的房间,躺在了璇玑床上。

冥想空间,星辰亭中,男人悠然抚琴。修长白皙的手指演奏着古朴悠扬的旋律。

他看上去心情极好。五色鸟叽叽喳喳啁啾了几声,落在男人的肩上。

“主上,是她吗?”五色鸟问道。

“玉衡,你觉得呢。”男人反问,依旧没有停下拨弦的手。

“这小家伙修为也太弱了叭,玉衡瞧不上!”五色鸟傲娇地说。

男人哈哈一笑,顺了顺玉衡头顶的鸟毛。“我们说了不算。一切且看天命的安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屿楼的悬崖勒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