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季璇的脸被击中的门已发出“砰”的一声响。啊,疼……季璇捂着都快变型的脸,脸边还很应情地冒出痛疼的红色灵气泡泡。什么鬼,我也没脑补一扇门出啊!一只脚跨出了大门。另一只也跨出了大门。月白色色的长袍之上,被门档住了视线的她,看不清来者是何方圣洁。“啊,疼……。...

被季璇的脸击中的门发出“砰”的一声响。

啊,疼……

季璇捂住快要变形的脸,脸边还很应景地冒出疼痛的红色灵气泡泡。什么鬼,我没有脑补一扇门出来啊!

一只脚迈出了大门。

另一只也迈出了大门。

月白色的长袍之上,被门挡住了视线的她,看不清来者是何方神圣。

“这是何地?”清而不冷的男声喃喃自语,完全没发现门背后砸到了一个人。

丢!我还想问你哪位呢!

“你谁啊!”她不满地扶着门站起来,一手还捂着自己刚被砸出灵气泡泡的脸,极为不爽地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诶,有人?”男人有些意外,顺着声音朝季璇看去。

眼前的姑娘身材娇小,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她灵动的眼眸蕴含着怒气,脸上还冒着红红的气泡。小嘴也气鼓鼓的。

应该就是在生气。

她穿着一身华丽的粉色绣花百褶长裙,瞧着真是个粉嫩嫩,水灵灵的姑娘。

男人在自己的冥想空间里修炼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道门。打开后,就出现了这样一位姑娘。他若有所思,“莫非是思春了……不,本尊不喜欢娇小平坦的类型。”

他以为这姑娘是他脑洞大开的产物!

季璇一脸懵逼地看着面前的男子自言自语,又自说自话地下着莫名其妙的结论。

感觉有被冒犯到。

“喂,你有礼貌吗?不经允许跑进人家冥想空间里,用门板撞人脸,还在那唧唧歪歪!”还当着人家面说不喜欢……那啥!

低头看了一眼,这衣服是裹得有点显小。啊呸,重点不是这个!

季璇气得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方的脸。

脸……这男人的脸有点好看啊!

黑发披散如墨染,目光如秋水横波。高挺的鼻梁下……偏生了一张胡说八道的嘴!

再看此人身材挺拔,虽说着没礼貌的话,骨子里却透着温文儒雅的气质。

他的肩头站着一只五色羽毛的小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男人愣了愣,似是有些疑惑。“姑娘的冥想空间?”那这姑娘应该不是本尊冥想出来的了。

“没错!我的!”气鼓鼓的小脸相当理直气壮。

“你看!你看!”季璇指着凉亭,台阶,一整个花园,御宅屋。“全都是我一点一点建(脑补)出来的!建了好多年了!”

男人顺着季璇所指望去,“确实……有些奇妙。不似本尊的风格。”

我的空间为什么要像你的风格……季璇腹诽,狠狠拉开那扇罪恶的门。

“从哪来回哪去,带上你的门麻溜地滚蛋!”说罢,便伸手去拽那男人,想把他塞进门。谁料他只轻描淡写一个转身,就避开了她的魔爪。

五色鸟立在男人肩膀上岿然不动,向季璇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然后干脆开口挑衅道,“就凭你的脏手也配碰我的主上!”

这……这哪来的扁毛畜生!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季璇觉得好气,心想这一人一鸟跑我地盘来撒野。我不要面子的吗?

对,应该教训教训他们。主场怕什么!

她心念一转,凉亭的藤蔓突然获得了生命一般,猛地朝男人袭击过去。

“姑娘,你有点凶。”男人平静地评价。他依旧是几个轻描淡写的动作,就滑溜地避开了一院子错综复杂似织成天罗地网的花蔓。

“不过,挑战本尊,有点胆量。”男人微微一笑。那笑容似有魔力一般,看得季璇……更加生气了。

她开始狠狠地冥想(脑补),忘了自己现在只是个lv0的废废,幸好精神力还保持着魂穿前的状态。

一番连续的造作,二人从凉亭闹到庭院。她不断攻击,他不断闪避,他甚至都没有出过手。她却逐渐透支,脑袋都有点晕沉沉的了。

“姑娘你后继乏力啊。”男子又一次客观地评价道。

“太虚啦!太虚啦!”五色鸟事不嫌大地添油加醋。

“你才虚!”

对方的嘲讽给季璇套上了鸡血buff,得先想办法困住这滑溜的中二“本尊”。她凝聚精神,脑海中飞快地想象结实的材质……结果只想起了临穿前收进某宝购物车里的筷子架。

这就有点尴尬,我这咸鱼的脑袋就没装些什么生活气息外的东西吗。

也罢!

她心念闪过,关上了那扇门,既然来了你就别想跑了!

“哇,姑娘好大的气势!”男人仿佛在季璇身后看到了熊熊烈火。

季璇憋了半天,对着空气羞耻地喊道,“304!不锈钢!大!钢!笼!”

庭院四周突然冒出不锈钢材质的杆杆,一条一条结成栅栏状,最后在庭院顶部密密麻麻地纠结在一起。

“关起来了吧!”她松了口气,哈哈哈哈我真是个天才。

等等,我干嘛要把人关起来。

一定是他太贱了,混淆了我的逻辑。

“姑娘,你为何把自己与本尊关在笼子里?”难道是看本尊秀色可餐?瑟瑟发抖。

“哦,可能是因为看你们不爽,想给你们点color see see。”

男人思忖着,什么叫卡勒西西,是姑娘家的方言吗。

季璇透支精神力,累得有点站不住,她强装没事人地问道,“老实交代,你们怎么进的我空间!”

“有疑问,好好说,怎的动手动脚呢。”男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在庭院里找了一张石凳,优雅地坐下。

砰!在季璇的心念下,石凳瞬间消失,男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倒也不恼,顺了顺衣袍上不存在的褶子,席地而坐。“姑娘有些调皮。今日本尊正在冥想空间里修炼,突然看到一扇门。本尊问问你,若是姑娘的空间里凭空冒出一扇门来,姑娘会怎么做。”

“打开看看啊。”季璇不假思索地回答。

“本尊便是比姑娘先发现了门,出于好奇,打开看了看。”男人答得理直气壮,季璇竟无言以对。

这么说,门的另一边,是连接了这个人的冥想空间吗?

她好好奇啊!突然就打起来十二万分的精神。现代修真的人少,还从没遇到过空间相连的情况。自己也从未见过别人的空间长什么样子。这里……

这里不是武侠世界吗!哪来的修士啊!难道自己的精神可以突破次元的吗!

“你可不止是打开看了看!你还撞了本姑娘的脸,嘲讽了本姑娘的……身材,带着那只扁毛……那只鸟在本姑娘的庭院里耀武扬威,影响本姑娘修炼,还把庭院弄得乱七八糟!”

男人若有所思,“姑娘所言倒也有些道理。”

但庭院不是你自己弄乱的吗?

“既然你也认可,那么,是不是该补偿我呀?”她的嘴角挂着一抹坏笑,男人心道,这姑娘,明显是想算计人啊。

“姑娘想要如何补偿?”

“邀请我,去你的空间里坐坐!”

五色鸟正欲说些什么,男人挥挥手,示意它把嘴闭上,以免小姑娘再次炸毛。

他也不矫情,大大方方地走到凉亭中央,打开了那扇门。“姑娘,请随我来吧。”

居然就这么答应了!季璇乐呵呵地随男人进了他的空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刚刚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庭院,已经恢复如初。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屿楼的悬崖勒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