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吴崖瞟了眼“未明方形物”。刚果真是眼睛花了。这明明就是两块乏善可陈的小木板。师弟是怎么一路靠着两块板板飘浮回去的……但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可能会是自己悟性太低。自己的师弟,吴崖最是很清楚。战五渣。当年闹了点小矛盾,他就趁自己不在,领了条小船,偷偷的跑刚刚果然是眼花了。这分明是一块乏善可陈的小木板。。...

吴崖瞟了眼“不明方形物”。

刚刚果然是眼花了。这分明是一块乏善可陈的小木板。

师弟是怎么一路靠着一块板板漂浮回来的……

虽然怎么想都想不通。可能是自己悟性太低。

自己的师弟,吴崖最是清楚。战五渣。当初闹了点小矛盾,他就趁自己不在,领了条小船,偷偷跑出岛散心。

他也刚回楼不久,听说师弟去了东苍国,就派了人去迎。怕错过,每天从日出等到日又出,都没怎么阖眼。

如今师弟船也没了,金牌也没了,孤零零划着个木板。大概是遇到打劫的了。

好心疼。师弟连赊账都没学过……幸好他平安无事。其它都不重要了。

季璇眨巴着眼睛瞧着眼前这个英俊帅气的男子。

啊,真好看,比记忆里的画面还好看。他是她穿越以来,见过最好看的男人。还是师兄诶,美滋滋。

他伸出手,熟练地搂住她的小腰。

太过突然,季璇反应不及,吓了一个大跳。回过神,人已经被带到七楼了。都没好好体验到腾空飞跃的感觉。

人刚立定,他就撤了手。倒让她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少主~”罗勒亲昵地上前迎接。却见她两手空空,浑身上下没一点行李,心中只道不好。

他怀揣着一丢丢的希望,试探地问道,“银湖城的特产,水果味云片糕……买了吗?”

那好像是原主答应带给罗勒的东西。

季璇:“没有。”

“呵呵!”马佳佳轻蔑一笑,“有的人就知道吃吃吃。少主旅途辛苦应当好好休息才是。”

季璇刚有点小感动,她又道,“紫仓城的防水胭脂,少主您……买了吗?”

那好像是原主答应带给马佳佳的东西。

季璇:“没有。”

空气瞬间凝结。

两人头也不回地倚回美人靠,继续坐吃等死,孤芳自赏。

这该死的塑料仙士情!

季璇心里叹了口气。想到这几位是仙屿楼除去楼主爹咪和护法师父以外地位最高的金牌仙士,社会人属性发作,刷一下好感叭。

她和璇玑床心念沟通了一番,掏了掏储物抽屉,挑选合适的礼物。

“其实,我寻了其它礼物的。”

见二人身体微颤,四目冒光,她竟感觉有点怕怕。她手探入衣袖,从连通了灵器的储物抽屉里取出一包薯片,如同袖中取物。

她把薯片抛给罗勒,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零食……小吃这种东西,热量高的一定好吃。这叫薯片,你尝尝。”

罗勒心想着热量是什么,也没多计较,稳稳接住。

她又从抽屉里取出一枚水晶镶钻的天鹅发卡,递给马佳佳。“天鹅的造型是不是特别适合漂亮有气质的女孩子。佳佳你看看喜欢吗?”

彩虹屁谁不喜欢!马佳佳开心地接过发卡,夹住了飘扬的发丝。

吃货和美女应付完毕,练功狂会喜欢什么呢。

跑步机?

呵呵,储物抽屉里没放那种奇怪的玩意。就算放了也没电。总不能用宝贵的雷灵符充当电源。

况且她把握不住电压。

有啦!

她扯出一条全新的深色珊瑚绒毛巾,递给吴崖。

他“嗯”了一声,接过毛巾,露出一抹几不可见的微笑。

看来大家都挺满意。那就聊聊正事吧!

“少主,你金牌呢?”马佳佳最先开口,主动问了起来。

季璇耸了耸肩,无奈地摊手,“我回来的路上被不知道什么人暗算,坠了个马晕过去了,醒来就没见着金牌了。”

罗勒已经拆开薯片袋子吧唧吧唧吃了起来。真香!就关心一下少主吧。

他只瞟了一眼,就发现她健健康康,完全不像坠马的样子,“少主你遭了什么暗算,可是受了内伤?”然后拍了下腰带,“有药。”

季璇也很想知道原主是怎么做到毫发无损地坠马。如果说魂穿自带治愈特效,总觉得有点牵强。

马佳佳绕着季璇踱了圈步,从前到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狡黠一笑,“没有外伤。没有血腥味。没有……易容。倒是换了套衣服。料子不错。”

说罢还伸手捏了一把季璇的脸,确认一下自己的结论。

这女人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有易容!

季璇从记忆中读到,自然知道马佳佳是易容高手。她忍不住做贼心虚地想自己是不是被看穿了。

不可能!身体是原装的!

又或者她一早就知道季悬女扮男装,故意逗她!对对对这个可能性比较高。

那为什么还特意提了衣服,衣服有什么问题?从棺材里蹦出来就是穿的这套,仙气飘飘的还有点好看呢……

吴崖虽不露喜怒,眉宇间却隐隐有些担忧。

哪个不长眼的敢暗算我师弟!

明显信了。

师弟说什么信什么,鬼话都信!

他担忧的目光落在季璇身上,看得她有点发怵。

可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众人解释鸭!

如果坦白说自己不是原主,而是来自一个充满WIFI的快乐星球,被天雷一劈穿越了过来……会被当成神经病的吧!

真该撞破个脑门再回家。

“主人主人,咱们编个半真半假的故事不就行啦!”璇玑床机灵地提出建议,心道宝宝我真是主人的贴心小棉袄。

说得对啊。

季璇深吸一口气,现编的说辞一套一套。

“那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我出了银湖城,骑马到了近郊。突然有刺客出现,射杀了我的小白马。那是我从银湖城租来的,还没赔钱呢。你们记得帮我付个钱……”

吴崖点了点头。

她轻咳一声,继续吹牛逼,“本少主毕竟也是堂堂仙屿楼金牌仙士!一个翻身,就英姿飒爽地从马背跳了下来,一点都没事!

刺客见一击未能得手,仓皇逃跑,一定很失策吧哈哈哈哈哈哈。

失了白马,我只能再去租一匹。谁知走了没几步路,我就晕了,可能是跳马的刺激太大……醒来我牌牌就不见啦!钱袋子也没有啦!”身份证和钱包都丢了是不是很可怜,快!快同情我!

三人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奇怪,像看傻孩子一样。

罗勒:“少主,你跳了马没受伤?不是,你敢跳吗?”

马佳佳:“少主,你确定刺客大费周折就为了暗杀你租来的马?”

吴崖:“走几步路,晕倒了。需要锻炼。”结果只有吴崖挑着重点信了句鬼话吗!

“所以事情其实是,天太热,你晕倒在近郊,一觉醒来,已经被打劫完了,灰头土脸地跑回来了,是这样吧。”罗勒把剧情重组了一下。

“谁说不是呢。”马佳佳兴致缺缺地附和。又摸了摸头上的发卡,微笑道,“今天心情不错,就不编排你了哟。”

吴崖看着季璇,眼神非常复杂,但季璇可以清楚地读到爹咪般的心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屿楼的悬崖勒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