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日丽,碧空如洗。早晨的阳光下,嵊庭海面波光粼粼。一艘小船在湖面上,晃悠悠,晃悠悠地向西前进。这是船吗?它四四方方,也没船头,也看不出船尾。这明明就是一张大床!季璇正懒洋洋地躺在璇玑床上。她望着晴空朗日,可以享受着煦暖又不炙人的阳光。“水光潋滟清晨的阳光下,嵊庭海面波光粼粼。一艘小船在湖面上,晃悠悠,晃悠悠地向西前行。。...

风和日丽,碧空如洗。

清晨的阳光下,嵊庭海面波光粼粼。一艘小船在湖面上,晃悠悠,晃悠悠地向西前行。

这是船吗?

它四四方方,没有船头,也看不出船尾。

这分明是一张大床!

季璇正懒洋洋地躺在璇玑床上。她望着晴空朗日,享受着和煦又不灼人的阳光。

“水光潋滟晴方好啊!”她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来,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一台手机,对着前方小岛,拍了一张高清照。

然后又躺平,欣赏起照片里的小岛来。

按住屏幕,放大,再放大。岛上有一栋明显的高楼,那一定是仙屿楼了。

她心念传声,给她的小伙伴打气:“小破床,加把劲,很快就到啦!”

读过原主的记忆,可把季璇高兴坏了。

这世界叫灵武之屿,由四个大国组成。分别是位于东方的东苍国,南方的南茂国,西方的西泉国,以及不知所在却又人人皆知的神秘国家玄灵国。

北边是极北冰雪之地,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也不适合人类居住。

三国的中央,是一片浩瀚的大海。

海中央有一神秘的岛屿,唤仙屿岛。

而原主,就是这岛上的少主,是仙屿岛未来的继承人。

拥有一整座岛,那必须是土豪啊!

仙屿岛上有一楼,唤仙屿楼。是这片大陆上的神秘组织。

楼高十层,聚各国奇人异士,分金银铜三等级。

世人皆唤楼中人为仙士。只有仙士,方能踏足仙屿岛。

至于世界背景。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个世界上有武功,有内力,却没有修士。

季璇美滋滋地想着蕴灵空间每月生成的一张灵符,觉得自己完全就是拿了重生龙傲天的剧本。

她分分钟就脑补完了躺平的未来。

先回岛坐吃等死,吩咐小弟们查查案子给原主报个仇什么的。

如果凶手很难搞,就丢几张灵符干掉它!顺便涨涨威望。

然后心安理得地占了原主的身体和身份,过上安逸的生活。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璇玑床四条小短腿吭哧吭哧用力划水,心里的小人替自己抹了把并不存在的汗,疲惫地对季璇说,“主人,您是不是该修炼一下呀,库存的‘补灵符’不多啦……”

被天雷劈回lv0的废柴季璇目前提供不了灵力,璇玑床全靠着蕴灵空间里的存货补给自己的体力。

“库存不够啊……”她若有所思,“那以后考虑添两个床头柜,也好多存一点。”

璇玑床如果能化形,此刻一定是满脸黑线。

但是主人的实力不够,她除了变大缩小,进出识海,就只能维持着一张床的模样。

“重点不是这个吧,主人,是修炼,是可持续输出啊!”

嵊庭海,仙屿楼。

三名年轻人正在七楼,日常晨起上楼吹吹海风。

他们腰上都挂着一块玉牌,纯白的玉石为底,镶了一圈金边,正中是一个金色的“仙”字。

一名男子,懒懒地倚在美人靠上,他手上端着个盘子,大口吃着盘里的五仁糕,嘴边吃得是一圈小碎屑,稀稀落落地往下掉。

并排倚着的女子正对着镜子孤芳自赏,一阵微风吹过,五仁糕的碎屑落到了女子胳膊上。

“罗勒,你吃东西滚远点。嫌弃!”

男子歉意地笑道,“嘿嘿,我错了。”便端着盘子往边上挪了挪。

女子轻轻抖落胳膊上的碎屑,倒也不再多言。继续对着镜子,摆出各种姿态。

二人身边,站着一名身形挺拔表情严肃的黑衣男子。他什么都没做,只是一瞬不瞬地望着远方,跟块望弟石一样。

“又在等少主了啊。”五仁糕男子陈述道。

“谁说不是呢。”大概是司空见惯,女子便顺着搭了个话。

美人靠上的男子,名叫罗勒,仙屿楼金牌仙士,年龄……是小哥哥的岁数。

他身着一身青绿色长袍,腰间系着蓝色锦带,锦带上缀了密密麻麻的小颗宝石。

他的腰间挂着一块闪亮的金色“仙”字玉牌。

头发用发带随意束着,看似放荡不羁不拘小节。若不是褐色的双眸写满了吃货的快乐,粗一看倒是风度翩翩。

边上的女子,叫马佳佳,仙屿楼金牌仙士。

年龄……是小姐姐的岁数。

她面容姣好,五官精巧细致。

身着一袭大红色锦缎长裙,衬得肤色更加雪白。

海风吹过,撩起她乌黑亮丽的秀发。几缕发丝随风拂面。

她伸手捋开凌乱的发丝,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似水流动的碧水流云镯。

她的腰间同样挂着金色的“仙”字令牌。眉目含笑,倾国倾城。

“有不明……方形物?正在接近。那是师弟吗?”

黑衣男子发现了璇玑床。他眯了眯眼,再仔细看了看,有点怀疑自己眼瞎。

罗勒转过身,远眺了一眼嵊庭海面,看到一具平躺的身体,“好像是诶。”

马佳佳侧了侧身,依旧倚着美人靠,微微扭头瞟了一眼。“谁说不是呢。”又回过头,收起铜镜,开始把玩手上的玉镯。

季璇划着……不,她没有划。璇玑床自己吱呀着四腿,用力朝仙屿楼爬去。

明明都快到了,可就在靠近岸边的时候,璇玑床开始打转,怎么都近不了岸。

她表示自己真的没有偷懒。季璇起身一看,有灵气!仙屿岛竟完完全全被结界隔断了。

不是武侠世界吗?哪来的结界啊!

楼上三人看着季璇原地打转,就跟那些妄想登岛的外来人一样,大约猜到这位关系户金牌少主,是把金牌给弄丢了。

罗勒别过了头,马佳佳翻了个白眼,个个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剩下那个道,“我去接他回来。”

语气虽然平淡,眼中却掩不住笑意。

话毕,那黑衣男子足下轻点,便越过美人靠,直接从七楼一跃而下。

璇玑床远远就看到了高空坠物,吓了一跳!却见那物体慢慢变得跟个人似的,他步履轻盈,如踏叶一般,朝二人飞来。

“主人快看!那是轻功吗?”璇玑床新奇极了。

季璇抬头望去,就见一道黑色的身影踏着虚空而来。

他来了他来了,没有祥云,哈哈哈哈。她脑里飘过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梗。对比了一下记忆,这人应该是原主季悬的师兄,吴崖了吧。

记忆里分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季璇却找不到二人太多的回忆。

只记得他武功了得,待原主也极好。但到底有多好,却毫无印象。也许是坠马的时候摔到脑袋了。

小机灵鬼璇玑床赶紧从储物空间里,找出一块替身小木板,丢在季璇脚下,自己回到了季璇的识海之中。

来者在岸边停下了。他取下腰间的金牌,丢给季璇,“接住。”

本来投得极稳,季璇单手一捞,划了个弧度,帅啊!

“叭!”没接住,金牌掉到了板板上……

有点小尴尬。季璇讪笑着捡起金牌,很顺利地靠了岸。

难怪除了仙士谁都上不来岛。她感觉到金牌里有灵力的波动,可惜如今lv0,探不出内部的信息。

估计就是门禁卡一类的东西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屿楼的悬崖勒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