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村并不算尤其大,因为地势的原因,也不算尤其较为集中,原主阿淓从很小的时候便会来这里玩,也算很陌生。因为迅速程云淓就挑选出了一间最合适的房子,把阿梁带了过去的。这是座落在整个村子三分之二地势的一间厢房,这个厢房跟村里所有的房子像,是半石头半夯这是坐落在整个村子三分之二地势的一间厢房,这个厢房跟村里所有的房子一样,是半石头半夯土造的,躲在院中正房的侧面,四周都是住家,是村里比较富裕的猎户家的一间。。...

大王村并不算特别大,因为地势的原因,也不算特别集中,原主阿淓从很小的时候就会来这里玩,也算是比较熟悉。所以很快程云淓就挑选了一间合适的房子,把阿梁带了过去。

这是坐落在整个村子三分之二地势的一间厢房,这个厢房跟村里所有的房子一样,是半石头半夯土造的,躲在院中正房的侧面,四周都是住家,是村里比较富裕的猎户家的一间。

小时候程云淓来大王村玩的时候,跟村里的孩子们躲猫猫,曾经躲在这里,好多人都找不到。所以,如果突厥人再来,想找到这里也是需要时间的。

程云淓带着阿梁过去的时候,厢房门上的锁果然还挂着,蒙在窗子上的粗麻布也完好。她拿出万用神器,电动电钻螺丝刀在古代这种锁头的锁眼里搞来搞去,搞了半天,啪嗒一声就给打开了。她本来还准备找个老虎钳子暴力钳断的,看来古时候这种锁还是不靠谱呀。

小厢房只有一间半,外间是烧炕的灶台,灶台上的放的是个大大的陶釜,让程云淓进来的时候看了好几眼。原身的记忆告诉她,这个年代铁器还很少,锅子都是烧的陶的,铁锅那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小厢房的里间也只有一张大炕,一面则是一个依墙而立的柜子,屋子比较小,但对于小朋友来说,够了。

“阿梁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程云淓把皓皓放下来,从空间小家里拿出一堆被子和皓皓的小床,铺好了让他先睡下,准备趁着还有亮光去柴房搬些劈柴进来,晚上不烧炕怕是过不去了。

“我去拿,我帮阿姐。”阿梁跳下炕说。

程云淓想着柴房就在厢房的斜后面,走走也不过几步路,就点点头,拿出购物小车让皓皓拉着,告诉他除了大劈柴,引火的干草和小劈柴也需要,这样才方便点火。

“放心吧,我知道!”阿梁其实很怕的,天好像越来越暗了,自己一个人去柴房会不会有什么跳出来?可是自己是小爷们,这些力气活平常在家也都是耶耶和阿翁做的呢!

阿梁戴上帽子围巾手套,拖着购物小车小跑着向着柴房跑过去,而程云淓赶紧点起蜡烛,拿出螺丝刀开始把窗子蒙上防寒层。这是从她空间小家的大玻璃窗子上扒拉下来自粘贴防寒泡泡塑料膜,准备用螺丝钉在窗框上。

还没等她拿起螺丝刀,只听门外传来阿梁一声惊叫:

“啊!”

程云淓拎起螺丝刀跳下炕就往外冲。

“阿姐!阿姐!快来!”阿梁受惊地狂叫!

“怎么了怎么了?”程云淓几步就冲向了厢房斜后的柴房,跟扭身跑出门的阿梁撞了个满怀。

“出什么事了?”她一把抓住阿梁,把他拉出柴房门。

“里面……里面有个……”

程云淓举起螺丝刀把阿梁护在身后。

“里面有个小孩。”阿梁说。

“什么?”程云淓愣了。

“里面有个小孩。”阿梁说,低了低身子在膝盖那里比了一下,“这么小。”

程云淓睁大了眼睛,全村都没人不知道多少天了,有个小孩?

“活……的吗?”她问。

“在动的。”阿梁脸色也发白,眼泪吓得在眼眶里乱转。

程云淓从羽绒服兜里拿出强光小手电筒,抬脚走进柴房,打开手电四下照着:“哪儿呢?”

阿梁躲在她身后,伸手指着干草堆里:“那里,那里。”

手电筒白色的强光直直地朝着干草堆照过去,果然看到乱糟糟的干草堆里有一小坨的脏脏的衣服埋在里面。

程云淓走近一点,那堆衣服动了动,仿佛是要把自己在干草堆里埋得更深。她蹲下来,一手扒开上面的干草,出现在眼里的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孩,大概也就两三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又脏又破都看不出颜色的薄袄子,把身体蜷得很小很小地趴在干草堆里,浑身发抖,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她像鸵鸟一样,紧紧闭着眼睛,双手捂着脸,仿佛这样看不到就没有伤害没有寒冷没有饥饿了一般。

程云淓的眼泪“唰”地就出来了。

她放下螺丝刀和手电筒,脱下羽绒服包住这个冰凉颤抖的小身体,尝试把她抱起来。

“来宝宝,是阿姐,让阿姐抱抱。”她说着,“乖宝宝,阿姐来了阿姐来了。不怕不怕,阿姐来接宝宝回家。”

小孩子使劲地往里缩着,被程云淓抱住了眼看逃不掉了,惊恐地尖叫起来,四肢乱踢乱打,拼命要挣脱。

程云淓牢牢地把小孩抱在怀里,一路往厢房走,一路嘴里柔声地抚慰着:“不怕不怕,是阿姐,阿姐来接你啦,阿娘让阿姐来接你啦。我们去房间吃饭饭,我们吃的饱饱的穿的暖暖的,我们不怕不怕……”

她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即使是个不知饿了多少天的小孩子,发起狂来也力道很大,甚至凑过来张口要咬她。程云淓赶紧让开脸,屏住呼吸一气跑进厢房,把小孩放在床上,拉过被子把她裹起来。

阿梁跟在后面,把厢房的门关上,惊恐地看着程云淓阿姐一把用力把小孩子按在被子里,一边温柔地拍着安抚着,可那个小孩子还是不停地尖叫,拼命挣扎想挣脱。

本来睡着了的皓皓被惊醒,也跟着大哭起来。

“不要哭啦!”阿梁捂着耳朵害怕地大声说,“不要哭啦!”

程云淓扭过头看着脸色发白的阿梁,知道本来就不稳定都他也被带入了一个惊恐的情绪中,可是她没有那么多手,安抚不了他,于是带着命令的口吻,坚定地对阿梁说:“弟弟!快去拿个饼干来给妹妹吃!”

小孩子扎着乱八七糟的小辫子,是个妹妹。

“快去!”程云淓命令着。

阿梁放下捂住耳朵的手,跑去扒拉双肩包,把包里的奥利奥拿出来一块,犹犹豫豫地走过来,把饼干伸到小女孩嘴边,轻声说:“妹妹,吃饼干。”

“妹妹,吃饼干。”

胆怯地说了两句之后,阿梁就镇定下来,怜悯而坚定地把饼干举到小女孩面前,学着程云淓哄自己和皓皓时候的声音,拉长声音哄着说:“可好吃了,香香的,甜甜的。”

“妹妹,来吃一口吧,好吃的饼干,特别好吃的饼干。”

阿梁耐心地掰开块饼干,露出里面的奶油块,诱惑着:“香香的呢,甜甜的呢。”

小女孩终于还是累了,长久得不到食物和照顾,力气和精力并不持久。香香的饼干就在眼前,她慢慢停下了挣扎,眼睛不由自主地紧紧盯住了食物。

程云淓一点一点放开她,让小女孩能从被子里伸出肮脏的小手,一把抓住饼干,塞进嘴里。

“慢慢吃,慢慢吃。”阿梁在旁边,学着程云淓的口吻哄着,又拿出来一块。

程云淓放开了小女孩,让阿梁爬上炕照顾她。拍了几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皓皓之后,她赶紧跑去柴房,捡回螺丝刀和手电筒,拎着购物小车连着装了五六车的劈材到厢房外间,赶紧关紧厢房门,牢牢闩上,又用电瓶车链条把门从里面锁锁好。

天已经全黑了,外面大雪如絮,寒风似刀,房间里也冷得不行不行的。在昏黄的烛光下,阿梁一只手紧紧捏着小女孩身后的被子,把她暖暖地围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只拿着饼干的手,另一只手拿了一个保温杯给小女孩喝水,小女孩呛到了,阿梁还给她拍拍。

程云淓有点小欣慰,原主记忆中这个村正家的胖孙子,在村子里可是个娇气又淘气的小霸王呢。

程云淓从空间小家里打了几桶水,倒进大陶锅里,盖上木头盖子,在灶膛里摆了一层小树枝,又摆了三个大圆木头,之后又放了两层小树枝,小树枝上压了两个中等的木头,再把几个固体酒精燃料丢进去,拿出打火机点着了引火的干草,伸进了炉膛。

没一会儿,温暖的小火苗在灰黑冰冷的炉膛里燃了起来,胆怯怯地,照亮了黑暗的小灶台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空间好生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