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我在古代有辆车

下一步去哪儿,程云淓了有了一个打算。他们这个小村是大晋国西北边陲的一个小村,叫三家村。离小村离有一个还算繁华热闹的小镇,双石镇,是这附近地区的集市所在地。他们村被血腥屠杀怕是因为突厥人想抢走小镇而顺便给灭的。而从他们村往东南方向看过去的,远远超过地他们这个小村是大晋国西北边陲的一个小村,叫三家村。离小村不远有一个还算繁华的小镇,双石镇,是这附近地区的集市所在地。他们村被屠杀怕就是因为突厥人想抢夺小镇而顺带给灭的。而从他们村往东南方向看过去,远远地能看到有一座伏龙山,隶属焉支山的一个分支。原主的姑姑就嫁到了伏龙山下大王村的一个猎户家。程云淓今天早上想起来,姑父和姑姑那个小村的猎户因为总要进山打猎,所以每家都在山里有个木屋。姑姑和原主的父亲关系很好,从原主三四岁起,每年夏秋时节,耶耶和阿娘就会带着阿淓和姑姑姑父一家一起进山打猎、采山货之类的。。...

下一步去哪儿,程云淓已经有了一个打算。

他们这个小村是大晋国西北边陲的一个小村,叫三家村。离小村不远有一个还算繁华的小镇,双石镇,是这附近地区的集市所在地。他们村被屠杀怕就是因为突厥人想抢夺小镇而顺带给灭的。而从他们村往东南方向看过去,远远地能看到有一座伏龙山,隶属焉支山的一个分支。原主的姑姑就嫁到了伏龙山下大王村的一个猎户家。程云淓今天早上想起来,姑父和姑姑那个小村的猎户因为总要进山打猎,所以每家都在山里有个木屋。姑姑和原主的父亲关系很好,从原主三四岁起,每年夏秋时节,耶耶和阿娘就会带着阿淓和姑姑姑父一家一起进山打猎、采山货之类的。

去姑姑家怎么走程云淓知道,从姑姑家到山里的小屋怎么走,程云淓大概齐也记得。大王村在伏龙山脚下,也还算隐秘,也许突厥人没有打到那里,如果大王村也沦陷了,那就躲到山里去找小木屋,也许猎户们也都携家带口进山躲避了呢。

阿梁跟着程云淓出了门,外面的风呜呜地吹过来,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看着门前停着的一个奇怪的带轮子的长条板凳一样的东西,又像是一个好大的摇摇木马,讷讷地抬头询问地看了一眼程云淓。

“这是小车车,”程云淓笑起来,“阿姐刚刚在那边找到的。”她胡乱地指了一个方向。

“小车车?”阿梁不明白。

程云淓走过去,拍拍后座,拉着阿梁坐上去,嘴里笑着唱着:“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

阿梁继续迷茫地看着她。

是的,小车车,一辆无比可爱、无比牛气的,电瓶车。

这辆电瓶车是程云淓在现代社会的交通工具,因为买的房子离市区比较远,每天都得骑着电瓶车上下班,不是送外卖的,胜似送快递的。

本来每天下班之后小车车都会停在楼下小区专用的电瓶车充电桩充电的,但为了迎接有轻微洁癖的母上大人的到来,程云淓把小车车弄进来家,准备好好擦擦洗洗,弄干净点再放到楼下,没想到发生了地震,更没想到的是,居然空间小家里的小电瓶车能够在这个古代,推出来逃命用。

虽然程云淓知道在古代不能拿出现代的东西来以免太扎眼,但现在,命都要没了,还管得了那么多?她和两个弟弟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现代的衣物,连扎发髻的头绳都是橡皮筋,比簪子发带好用多了。

程云淓拿出她的帆布瑜伽带,套在电瓶车后座上打了个结,当作安全带把阿梁绑好了,又拿出头盔给他戴上,没有少儿的电瓶车头盔,只能把昂宝的轮滑旧头盔拿出来了,戴在毛茸茸的厚厚毛线帽子外面,又保暖又安全,还有护肘和护膝,也都给阿梁戴戴好。她看了一眼远处已经升到半空的黑烟和火光,赶紧也戴上头盔放下眼罩,上车拧一圈钥匙。

“抱紧阿姐!”她说,“出发!”

阿梁的小短手使劲攥住了程云淓特意系在羽绒服外腰上的皮带,电瓶车“嗞~”地一声,发动了,把那毫无生气的死亡之村抛在了身后。

从小军屯到大王村的路途按现代的算法不算太远,每次去大王村,耶娘带她一起坐牛车要做将近三个时辰,程云淓估摸了一下速度,就算那慢悠悠的牛车每小时速度为五公里,也就是不到三十公里的距离,以电瓶车的速度,最多也就是两个多小时。虽然没有GPS导航,但伏龙山的方向肉眼可见,即便望山跑死马的,但原主阿淓小娘子其实也能记得路,并不算复杂。

只是,大白天在路上跑,最怕遇上流民、强盗和突厥人,所以程云淓非常小心,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每骑到一个路况不明的地方,都会停下来先观察一阵,如果有动静,直接收了电瓶车,带着两个弟弟躲进草丛或者小树林。即使没有干草从,程云淓也在空间小家里收了好多的干草破席子枯树的枝丫,往路边一堆,钻进去就是一个掩体。

他们一路上遇到过逃难的人,只是不多,因为估计方圆几十公里都被突厥人屠遍了。有乌鸦飞舞的地方,程云淓就远远绕开,还给村里哭得凄惨的女人孩子扔过一塑料袋奶油面包和好多饼干。

有一次看到有成年人在前面匆匆地走,阿梁还挺高兴,但程云淓知道,乱世中最可怕的就是人,教育着阿梁要提防。没多久,果然从旁边树林中冲出来拿着锄头的人要来抢他们的东西,程云淓一个加速,几个拐弯,总算多年魔都街头跟外卖小哥赛车穿梭的技术没有白练,在一片惊呼中绝尘跑掉了。

阿梁吓得紧紧抱住程云淓的腰,把脸埋在羽绒服里不敢看。

还有一次,他们差点被一队押着绑了双手一路用皮鞭抽着的大晋俘虏的突厥人遭遇上,足足在路边的干草从里躲了一个多小时,冻得浑身发抖,皓皓在怀里憋不住哭了两声,吓得程云淓赶紧把奶瓶拿出来塞到他嘴里。

吃得多拉的也多,程云淓感觉皓皓的尿布都要渗出来了,臭臭肯定也拉过了,小东西在怀里一个劲儿地瞎踢腾,嘴里嗯嗯嗯不停控诉,可这么冷的天,也没地方给他换。

要是能把弟弟带进空间就好了,她叹气,要是能把楼下停着的SUV开到这个世界就更好了!

那车是放年假前她找公司借了过年的,就停在楼下车位上。刚考了驾照没多久还买不起车,确切地说是买不起魔都的车牌。可是这个空间小家虽然水电煤气都齐全,窗子和门却都打不开,无法坐电梯下到楼下的停车位上,阳台和窗子外被浓雾包裹着,昏昏沉沉的,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程云淓不免又迷信地双手合十:“空间大神啊,请不要怪我太贪心,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一定不多想了!”

得乖点不是吗?万一空间大神觉得你贪心不足蛇吞象,一生气,把空间收回了,或者每天半夜不给物资刷新了,该怎么办?

人要知足惜福啊!

程云淓抱着皓皓哆哆嗦嗦地想。

就这么走走躲躲,不到三十公里的路,总算是在下午时分,两、三点的样子,程云淓安全地开到了记忆中的大王村。

这个时候天上已经开始下雪籽了,程云淓曾侥幸地以为到晚上才会下雪,但看样子下午大雪就会飘下来,这让她有点眉头紧皱,觉得进山似乎不大可能了。

她找个机会避开阿梁把电瓶车收进空间,带着两个弟弟绕到村边的小树林里,藏在枯树从观察了半天。大王村就在山脚下,带着半个村依山而建,通向外界的山路只有一条,很不显眼。村里几乎都是猎户,靠山吃山,人虽不多,倒是十里八乡比农户军户都有钱,所以他们的房子都是石头和原木造成的,比普通的夯土夯土房要更大更结实。

这样的地方,突厥人会屠村吗?

程云淓蹲在草丛里,拿了一个昂宝的儿童望远镜,左看右看,半天了,没有炊烟,倒是有狗叫也有鸡鸣。乌鸦也有,没有聚群。前村后村的路上,也没有行人的走动。

等到阿梁开始打喷嚏了,程云淓收起望远镜,决定进村看看。

她拉着阿梁的手,遮遮掩掩躲躲闪闪地进了村,发现村头的泥土路上冻住了好多马蹄印,心里一凉,看样子突厥人连这么隐蔽的一个小山村子也没放过。她又把电动螺丝刀当手枪拿在身边壮胆,让阿梁拉着自己的腰带跟在身后。

可是进村了发现,村里好像没有人,有几条瘦得骨头都突出的狗子跑出来,站得远远的望着他们,发现不是主人,也不肯走。几家院门也被踢破了,他们不敢进去,怕看到尸体。程云淓依照原主的记忆一路走到姑姑家小院,小院的门也敞开着,三间石头房的门被踢开了,歪倒在一边。

她壮着胆子先进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屋子里被翻的一片狼藉,地上全是破碎的瓦片和家具,却空无一人,尸体也没有。她把赶紧把阿梁拉进来,抱上炕坐着。

太冷了!

才不过下午三四点的样子,天已经快黑了,大片的雪花像破碎的棉絮一般扑打下来,地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程云淓的进山计划很明显失败了。

程云淓没有力气把姑姑家破碎的房门修复起来,只能从空间小家里先拿出被子把阿梁和皓皓盖好,让阿梁举着小被子遮风,手忙脚乱地给皓皓换了尿布,又冲了奶粉,把奶嘴塞进皓皓嘴里,才赶紧做了热腾腾的姜茶和饺子拿出来,和阿梁两个人围着被子抱着热水袋,好好地吃了一顿午饭。

她本来想就住在姑姑家,但看这个样子是没办法住了。村里空无一人,她非常希望大王村的人是抢在严冬和突厥人来之前,收拾东西躲进了山,而不是也被屠了村。

程云淓和阿梁没有休息多久,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找到一间理想的房子安定下来,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即便是有热水袋和暖宝宝,这西北的寒冬也不会容下任何幸存者的存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空间好生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