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云淓拿了一个破了一个小角的陶盘子放到炕桌上,把从空间小家里翻出的几段蜡烛直接点燃了立在上面,冰凉的破旧的小屋立马亮了出来,让她会觉得心情好了一些。非常感谢自己前生是个爱屯东西的购物狂,在在现代社会不太可能会送电的情况下还囤了一包蜡烛被她翻了出,咋就感谢自己前世是个爱屯东西的购物狂,在现代社会不太可能停电的情况下还囤了一包蜡烛被她翻了出来,咋就这么有远见呢?。...

程云淓拿了一个破了一个小角的陶盘子放在炕桌上,把从空间小家里翻出来的几段蜡烛点燃了立在上面,冰凉的简陋的小屋立刻亮了起来,让她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感谢自己前世是个爱屯东西的购物狂,在现代社会不太可能停电的情况下还囤了一包蜡烛被她翻了出来,咋就这么有远见呢?

她从怀里掏出个灌好了的热水袋,塞到阿梁的怀里让他抱着,看着昔日的村正家的傻孩子哭得稀里哗啦的,本来就小的小眼睛几乎红肿成了一条缝,忍不住怜惜地摸了摸他的脑袋,拿出纸巾给他擦鼻子眼泪。接着又搬出了一张便携的乳胶婴儿床中床,当然是为她小侄儿准备的,还是新的连标签都没拆。

她把小床摆到了炕上,铺好了小被子小睡袋,把皓皓放了进去。

皓皓哭了这么久,已经累的睡着了,吵了他的瞌睡也只是不满而委屈地撇了嘴又要哭,在阿姐的抚慰下又睡了过去。程云淓用小毯子小被子给他裹成了一个球,又拿出一个某宝直播间里抢到的安慰玩具放在他旁边。小宝宝才六个月,还什么都不懂,小脑袋靠在柔软的小水獭旁边,小嘴巴一动一动的,在柔和的哄睡音乐里,窝在暖和的小床上睡得很香。

“饿不饿呀阿梁?”程云淓问,“等阿姐把房间收拾一下,咱们吃点东西哈。”

阿梁胡乱地用纸巾擦着鼻子和脸,怯怯地点了点头。

怎么有这么白这么软的纸呢?耶耶和阿娘在镇上贵人府里做事情,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也都没给自己带回过这么好的纸,还香香的呢!阿梁忍不住又狠狠醒了一下鼻涕。

程云淓从空间小家里拿了很多的东西出来,吃的用的穿的,用几个大的收纳箱装得满满当当的。她不知道这个空间会存在多久,万一明天就不见了呢?那他们三个吃什么用什么穿什么?她不敢冒险,先拿出来再说。

她就着蜡烛光打量了一下这个即使在一个八岁小孩的目光里也很矮小简陋的家,一进门就是一个泥地的正屋,左手边是烧炕炉灶,也兼做厨房。正主耶娘的房间也在左手边,一家四口都睡在这张土炕上,炕头的窗子不大,蒙着的粗麻布已经破碎了,在冬日寒风下呜呜地响,吹得房间里也冷的不行。

虽然肯定不会在这里呆多久,但今晚住下的话,得先把这扇破窗子解决掉,不然三个小朋友都会生病,缺医少药的,一不小心就不可逆了。

程云淓稍微比划了一下那扇窗子的尺码,从收纳箱里扒拉出一床为小侄儿准备的四方小被子,挺厚的,一面是又厚又软的法兰绒,一定很挡风。然后又拿出了她的“神器”,充电小型电动电钻螺丝刀!

在现代设计生活久了,没电没水没空调真是没法过呀!程云淓感慨着,脱鞋站到炕上,拿了一把钉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小被子牢牢地钉在了窗棂上。

“完美!”

她顾不上被电钻螺丝刀的噪音吵醒了闭眼大哭的皓皓,自我欣赏了一下,鼓励地给自己点了个赞!

螺丝刀被她珍惜地放在了炕头小柜子上,这玩意不但能干活,还能当伤人利器,至少这声音就能把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古人吓一跳吧!程云淓乐观地想。

寒风被挡住了,屋里的光线也被挡住了,即便是突厥人再跑回来,应该也看不到房间里有人。

阿梁放下捂着耳朵的手,呆呆地看着阿淓阿姐笑眯眯地摸了摸自己的头,转身推门出去,不大功夫又推门进来,手里端了一盆还冒着热气的热水。

“阿姐?”阿梁看着这盆热水,嘴里嗫嚅着,因为太过超越自己的认知,不知从何问起,有点呆呆的。

程云淓试了试水温,打湿了洗脸毛巾,让阿梁低下头迅速给他洗了个脸,使劲擦了脖子。他们三个在死人堆里也不知躺了多久,身上脏的不行,衣服上都是血和泥巴,要赶紧洗干净消消毒才行!

这么想着,程云淓又换了一盆干净热水,拿了一块舒肤佳,把阿梁的脸脖子手又狠狠地洗了一遍。

她一共换了五盆水,才把自己和睡得哭都懒得哭的皓皓也擦洗干净了,又给皓皓换了尿不湿,擦了红屁屁霜,再拿出宝宝面霜给自己和两个弟弟也都擦好了,深深地闻了一下空气中漂浮的椰子奶香,才算基本满意。

她刚才在空间小家里找了好多衣服出来,都是前世的时候为了迎接家人来魔都过年准备的,双十一双十二都被她充分利用了,这下花呗不用还了……吧(不是)?

大侄儿昂宝已经八岁了,是个傲娇的二年级小少年。为了迎接大少爷过来欢度寒假,程云淓买了好多漂亮衣服鞋子玩具讨好他,所以从里到外都有那么一两套,鞋子裤子自己穿着稍微长一点大一点,倒是都蛮合适,只是阿梁才五岁,这个时代小朋友的成长速度跟现代的孩子们没得比,所以大侄儿的衣服鞋子对于阿梁来说,都嫌大了。但也没办法,只能将就了。

程云淓让阿梁坐在被子里,抱着热水袋,她把他沾了好多黑色血渍和污泥的衣服脱下来,换上贴身护着肚肚的小背心,保暖内衣和两件高领的小毛衣。大侄儿前两年寒假来魔都玩时落下的轻羽绒服也给他套在了外面,这个大小倒是还可以。等出门的时候,再外穿一件大羽绒服,帽子围巾手套也都有准备。裤子也有厚的加绒保暖秋裤和很酷炫的羽绒长裤。给大侄儿新买的小靴子阿梁穿着大了好多,就算自己这个身体八岁了,穿大侄儿的小雪地靴也觉得大。只能垫了厚鞋垫,再多穿几双袜子吧。

全穿起来之后,这么一看阿梁,除了脑袋上的小包包发髻之外,还真是一个炫酷时髦的小胖友呢!

“好看好看!”程云淓开心地捏了把阿梁的脸蛋,让他脱了羽绒裤和大羽绒外套,赶紧又躲进新拿出的厚被子里抱着热水袋保暖。

得亏家里人多,又是冬天,空间小家里的厚被子准备得很充分,程云淓连被套都来不及换上,就拿出来垫到炕上当褥子,又给两个弟弟包的严严实实的。

没有太多时间做饭做菜,程云淓转身推门出去,又进了空间小家,做了一大汤碗所有中国人都会做的:微波炉方便面!

三份方便面用开水烫了,加了不辣的红烧牛肉调料,微波炉里转一转,再加一把洗好的鸡毛菜,掰了两根火腿肠,又打了两个鸡蛋下去,继续转了两个高火两分钟,乘着热端了出来。

在天寒地冻的杀人之夜,这温暖的食物香气飘在寒冷的屋子里,被昏暗的烛光照得雾气蒙蒙,直打着人的眼。

阿梁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面,又白又软,还都是小圈圈,里面大块大块的肉肉吸饱了汤汁,又香又好吃,鸡蛋白白的,蛋黄嫩嫩的,一口咬下去都要烫了舌头,阿奶都没做过这么好吃的面面。

程云淓停下筷子,把阿梁抱在怀里,细心地用纸巾给他擦眼泪鼻涕,慢慢地拍着他的背,让这可怜的五岁的孩子趴在自己肩头呜咽不停,心中酸涩,不仅仅是原主的情绪在里面,自己的情绪也被勾起来了。

就这么离开爸爸妈妈哥哥嫂子两个可爱的小侄儿,离开现代社会,被这么丢在死人堆里醒来,都来不及适应来不及惊讶,马上就要面对战乱和生存危机。如果穿越到一个成人身上还好,偏偏这个小身体只有八岁。

前途茫茫,危机四伏。

而前世的亲人们还好吗?地震的时候他们应该还没来得及上火车,应该不会有事。爸爸妈妈们若是知道自己已经……该有多伤心……

可是,不能哭啊,不能沉浸在这种情绪里啊!

万里长征一步都还没有走呢!

甚至说,万里长征往哪里走,还都是个未知数呢!

程云淓狠狠擦了把眼睛,摸摸阿梁的头,把已经有点冷的面碗挪到跟前来,对阿梁说:“快吃吧,多吃点身体好,快快长大,学文化学本事,做个有用的人。为阿翁阿奶,为全村的老百姓报仇。”

阿梁低着头,眼泪噼里啪啦地落到炕桌和面碗里,过了一会儿,慢慢地拿起筷子,把面条一点一点地扒拉进嘴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空间好生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