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身体仅有八岁,程云淓自己当然是一个有很多生活和社会经验的成年人。她迅速就摸很清楚如何出入空间的方法,只要你较为集中精神心里想进空间小家就能进来,心里想出就能出,出的时候手里身上有什么都可以带出。而已,她又试了几次,除了自己,弟弟是带不进空间的只是,她又试了几次,除了自己,弟弟是带不进空间的。。...

虽然身体只有八岁,程云淓自己毕竟是一个有很多生活和社会经验的成年人。她很快就摸清楚如何进出空间的方法,只要集中精神想着进空间小家就能进去,想着出来就能出来,出来的时候手里身上有什么都能带出来。

只是,她又试了几次,除了自己,弟弟是带不进空间的。

别的还没时间研究,程云淓带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双肩包出了空间小家,赶紧抱起弟弟,把奶瓶的奶嘴塞进小宝宝的嘴里。又饿又冷又累的皓皓哭得嗓子都哑了,闭着眼睛非常可怜地无力哼哼着,猛然间嘴里被塞入了温暖的奶嘴,马上含住了,用力地吸了起来。看着他冻的青紫的小脸,程云淓想到还没见过面的八个月的小侄儿,心里一酸,柔软一片。

今年过年本来爸爸妈妈和哥哥嫂子会带着两个侄儿到魔都程云淓新买的小房子里热热闹闹地过一个年,也是程云淓魔漂以来家人过来过的第一个新年,没想到……

不想了不想了!

现在也没时间想!

程云淓还是半坐在死人坑里,用身体和双肩包挡住寒风,解开已经被血水弄脏弄湿的襁褓,皓皓早就把裹在里面的尿布尿湿了,小屁股冻的冰冰凉凉,小腿踢打着,又细又瘦,跟现代社会里同月龄的孩子真是没得比。

程云淓本来就是个爱孩子的好姑姑,手里这个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小东西更是换起她无限的柔情。她手脚麻利地用婴儿湿巾给皓皓擦了小屁屁,迅速换上本来给小侄儿准备的尿不湿,又迅速换上连体内衣和小毛衣小毛裤,赶紧把连体棉衣给皓皓穿上,又裹上小被子。自己则系上婴儿背带,把皓皓放在身前,系紧了,外面再穿上自己的一件中长羽绒服。这羽绒服穿在八岁的程云淓身上,跟道袍似的,都要垂到脚面了,正好连皓皓一起裹进去。

她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好,戴好帽子围巾手套,背好双肩包,又回身眷恋地摸了摸原主耶娘的脸,把娘睁开的眼睛合上,慢慢地从死尸堆里站了起来。

这真是一个想想都觉得恐怖的场景!

程云淓拼命忍住不去看脚下的死人,咬着嘴唇压住自己空空如也的胃里的翻腾,只抬头打量四周的情况。她知道在原主死亡不久,这伙匪徒,不,现在她知道了,是侵略到大晋国西北边境内的突厥人,已经离去了,目前应该还算安全,而且既然已经屠过村了,估计一时半会这帮残忍的侵略者也不会再回来。

“这究竟是什么朝代啊居然还有突厥人?”程云淓悻悻然地暗自腹诽。

现在大约是下午四点钟左右,天微微发暗,狂风呼呼地挂着,也不知晚上是不是会下雪,不远处的枯树伸展着枝桠,被寒风吹的相互乱撞,到处是一片苍茫凄惨的冬季景象。

程云淓半站起身来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人的痕迹,直起身准备翻上齐胸的坑沿,突然脑后一阵凉风,寒毛“嗖”地一下全竖了起来!

“阿姐!呜呜呜!阿淓阿姐!”

一个声音呜呜哭着在身后喊她!

程云淓吓得腿一软,从坑沿边掉了下来,脑后凉风嗖嗖,浑身僵硬,跟以前看恐怖片之后走在空旷黑暗的走廊一样,根本不敢回头看!

这时候,怀里的皓皓喝好了奶,嗝了一声,吐出一口带着奶香的嗝儿。吃饱穿暖又换了干净尿不湿的皓皓大概觉得在阿姐的怀里很舒服,哼哼唧唧地把小脸蛋软软地贴在了程云淓冰凉的心口上,暖了她一下,让她的心跳嘭嘭嘭嘭又能正常了。

程云淓一手护住皓皓,一手摸着坑沿,踩着脚下的尸体,僵硬地转过身。

“谁?是谁?”她颤抖地喊着,以为用力发出吼声能为自己壮胆,但其实声音细小的像蚊子哼。

“呜呜呜,阿淓阿姐救救我……阿奶阿奶,呜呜呜……”

程云淓顺着声音探头一看,在坑的另一边坑壁下,压着一个小男孩,那男孩苍白着一张脸,抱着身边人的头摇晃着,伸出小手向程云淓求助,“阿翁阿翁你醒醒,呜呜呜……”

原主的记忆告诉程云淓,这小男孩是村里村正的孙子阿梁,是个刚过五岁,还不到六岁的小胖娃。程云淓看了看他被压住的位置,估计也是翁翁奶奶舍身用身体护住了他才没有被杀死。

“阿梁不哭哦,阿姐马上过来救你!”程云淓脱口而出。

程云淓估算了一下距离,实在没胆子踩着尸体过去,就转身奋力爬出了坑,跑到另一边阿梁所处位置的头顶上。她穿着大羽绒服,抱着皓皓不是很方便行动,就解开羽绒服,把皓皓放下来,用羽绒服包好了放在一边,趴下身子,伸出手去。

“阿梁,来,拉住阿姐的手,阿姐拉你出来!”

阿梁从死人的缝隙中探出半个身子,一边哭着,一边努力地够着程云淓的手。

死人坑挖得匆忙,其实并不算深。两只小手拉住了,却没有足够的力气把阿梁扒拉出来。

程云淓想了想,把双肩包丢给阿梁,让他两只手都拉住双肩包的包带。

“拉住了哦,用脚蹬,用了蹬!好!再用力!”

终于,从死人堆里拔萝卜一般,把阿梁给拔了出来。

阿梁浑身冰冷,被程云淓抱在怀里,放声大哭。

“阿翁……阿奶……”

程云淓心酸到不行,无论是原主的情绪还是她自己的情绪,都被巨大的悲痛笼罩了。

但不行,不能就这样坐在死人堆边哭,尤其是天越来越暗,会被冻死的!而且这一坑的惨死的冤魂不散,万一诈个尸呢?会不会变丧尸啊?

“俺滴神呀!”

程云淓一哆嗦,赶紧把皓皓又用背带系在胸前,穿上羽绒服,拉起阿梁:“离开这儿!咱们先回村子里去。”

村子就在不远的地方,很小很破,总共也不过二十几户人家。就这么又破又小的村子,也不知能有多少财富值得被突厥人被洗劫一空。

顺着原主的记忆,程云淓抱着皓皓,拉着阿梁一路小跑跑回了自己的家。

原主家是村里一个三间的夯土小院,院门和房门早就被踢碎了,房间里本来就不值钱的东西被砸的一片狼籍,箱子里的衣服、被子被拉出来,撕成碎片扔在院中。

程云淓带着两个小的一路跑进夯土小院,进了左边耶娘的房间,把已经破碎的门用力关上。

天迅速黑了,西北风呼呼地刮着,房间里又冷又黑,几乎啥也看不见。

程云淓稍微整理了一下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房间,忍住原主悲伤的心情,让阿梁坐到炕上,用旁边的破被子把他裹住,又把皓皓也放下来,用羽绒服裹了,放在炕上。

“我出去找点吃的。”程云淓对阿梁说,“看着弟弟别让他掉下去。”

皓皓一放在床上就哇哇地大哭起来,程云淓安抚地拍了拍他,却被阿梁一把拉住。

“阿淓阿姐你去哪儿?我要跟你一起去!”阿梁带着哭腔说,“我怕!”

“阿姐马上回来,一分钟!”程云淓说着,摸摸他的头。她得去空间小家里拿御寒的和食物,不好让阿梁看着她凭空消失又凭空带着东西跑出来。

黑暗中阿梁懵懂的眼睛带着泪水看着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嗫嚅地问:“什么……一分……钟?”

程云淓摸摸他的头:“阿姐马上回来,就在院子里,不走远。”她拉着阿梁冰冷的小手,把他抱上炕,用被子包住,“害怕就蒙住头,阿姐保证,一息息就回。”

阿梁无声地抽噎着,用脏脏的手擦着眼泪,看着程云淓推门出去。四周一片黑暗,除了皓皓的哭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阿翁……阿奶……”阿梁小声地哭喊着,用被子蒙住了头,怕的浑身发抖,只能紧紧地,更紧地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仿佛过了好久,又仿佛只有一会儿,阿梁在被子里听着自己的呼吸,听着门轻轻响了一声,吓得一阵颤抖,牙齿格格乱响。

“是阿姐哦,不怕哦!阿姐马上回来!”程云淓软声说。

阿梁蒙着被子答应了一声,稍稍放了点心。身边的皓皓哭累了,哼哼唧唧不停,他想去看他,又不敢,忍不住又呜呜地呜咽起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门又被推开了。

“阿姐回来啦!”程云淓欢快地说着,弯下腰,一件一件东西往里搬,然后关上正房的门,又跑进来关上卧房的门。

“阿淓阿姐?”阿梁试探地喊。

“哎!”程云淓回应他,“是我!”

阿梁定了心,慢慢把被子从头上拿了下来,却发现眼前亮了一下,阿淓阿姐手里捏了一个什么东西,轻轻“啪”地一声,亮起一圈黄色的火光,那光芒很微小,照着阿淓阿姐的眼睛,亮晶晶地朝着自己微笑。接着阿姐又用那火光点燃了一根不知从哪里找到的蜡烛,放在小炕桌上,那昏黄的小烛光慢慢扩大,驱散了寒冷和恐惧,忽然就觉得不那么怕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空间好生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