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哇--”像是有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从浓烈迷惘的黑色沉幕隐约传来,放佛极远,又放佛就在耳边。程云淓的眼皮颤抖着,难以睁开眼睛,困意和倦意像一座苍茫连绵的大山,死死地压得在她头上,弥漫住她的全身,按到她争扎的意识,一点儿一点儿按回在地平线上“哇啊--哇--”。...

“哇--”

“哇哇--”

好像有婴儿撕心裂肺的嚎哭声从浓重迷茫的黑色沉幕隐约传来,仿佛极远,又仿佛就在耳边。程云淓的眼皮颤动着,无法睁开,困意和倦意像一座苍茫连绵的大山,死死地压在她头上,笼罩住她的全身,按住她挣扎的意识,一点一点按回在地平线上,浑身上下连手指尖的力气都没有。

“哇啊--哇--”

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却如同清晨的光芒一般,撕裂了暗夜的厚重阴云,刺出一道光,一直刺到程云淓的面前,她奋力一挣,睁开了眼。

“咦?这是谁?”

很显然,自己正采取一个俯卧的姿势,趴在一个襁褓之上,襁褓里一张哭的鼻涕眼泪横飞的小脸儿,眼睛紧紧地闭着,没牙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正发出嘶哑又凄惨的哭嚎声。

程云淓忽然从内心深处泛出一种极度的悲伤、极度恐惧的情绪,而右边耳后脖颈又传来锥心的疼痛,让她还来不及伸手擦一擦小娃娃的小脸,就痛的心脏都被攥了一把似的,“哎哟”一声,整个人瑟缩起来,浑身颤抖,死死屏住呼吸,等待着这要仿佛要压垮自己的疼痛减轻。

恍惚中,一个念头在程云淓的脑海中闪过:“怎么,我没死吗?”

这么疼,一定是没死的。

可是,怎么会没死呢?不是地震了吗?

程云淓恍恍惚惚地回想起自己醒来前最后一点记忆,应该是躺在自己家沙发上睡午觉,等着晚上去火车站接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和两个小侄儿来魔都过年,睡梦中感到了可怕的震动,听到隔壁邻居恐怖的尖叫声:“地震啦!地震啦!”

她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纳闷地想着:“魔都怎么会地震呢?”就只见天花板整个地塌了下来,天地间顿时一片黑暗……

“我没死!”

“太好了!”

“可这是哪儿?”

“这小娃娃又是谁?”

几个念头不停地在脑海里闪烁,像电影的闪回镜头一般,咔咔咔地随着疼痛一起汹涌地拍打着程云淓恍惚的意识,把她拍打得一时清晰一时迷朦。一会儿仿佛自己站在家里客厅的沙发前,惊讶地看着阳台落地窗外混沌迷茫、被苍茫的大雾裹住的外部世界,一会儿又听到小娃娃的哭声在耳边扯响,内心深处被苦涩的悲伤淹没,眼泪噼里啪啦往下落,一会儿又仿佛自己站在卫生间镜子前,惊恐地发现镜子里是一张陌生而稚嫩的小孩儿的脸,一会儿又仿佛有马蹄声脚步声急匆匆从头顶上呼啸而过……

这阵疼痛来的突然,去的却极慢,几乎让程云淓又晕死过去。

终于,程云淓能够呼吸了,她把屏住的那口气缓缓呼出去,歪着头在肩膀的衣服上擦了擦满头满脸的汗。她觉得身体被什么沉重而冰冷的东西压着,一边用力挣扎,一边赶紧低下头,想看看身下还在哭的小娃娃又没有被压坏。

还好还好,小娃娃的襁褓正在自己身体和旁边裸露而肮脏的土壁夹角中,并没有被压到。那小娃娃得不到回应和抚慰,被自己的眼泪鼻涕呛住了,猛烈地咳嗽起来,小小的舌头伸着,脸上冻的青紫一片。

程云淓的内心深处又涌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怜爱,仿佛这小娃娃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一般,忍不住用手肘撑起身子,勉强用胳膊把小娃娃圈起来,爱怜地拍了拍:“哦哦哦,宝宝不哭哦……”

哇!这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程云淓猛地想起刚才仿佛在自己家卫生间的大镜子里看到过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满身是血,头发蓬乱,惊讶地在镜子里瞪着她!

不!

镜子里瞪着自己的,就是自己呀!

这么想着,一个恍惚,程云淓又一闪眼正看到了镜子前的小女孩。

“哇靠!”

她忍不住叫了起来!

“闹鬼呀!”

这声音……这是自己的声音?这软软细细又童稚的,竟然是自己的声音?

她冲着镜子抬抬手,镜子里的脏乱差小女孩也抬抬手,她转个身,镜子里的脏乱差小丫头也转个身,她凑到镜子前瞪着小女孩,指着她的鼻子,然后两个人一个声音一起说:“穿越了?”她冲小女孩疑惑地挑挑眉毛,小女孩也同样疑惑地挑挑眉毛,再肯定地说:“穿越了!”

哦?

这么神奇吗?

居然这样就穿越了吗?

果然奇妙地会地震的魔都才会发生的魔幻事情啊!

她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又是震撼又是惊讶,又是不知所措。再瞥一眼镜子,忍不住有些嫌弃地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实在是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破衣服,蓬头散发,满身的血,好脏,好丑。

程云淓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即便心中的震撼还没有消除,却也踮起脚打开卫生间的灯,拉下挂钩上的洗脸毛巾,又打开水龙头,热水器在隔壁厨房呜呜地响起来,把毛巾在热起来的水里打湿,赶紧洗了把脸。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这么一想,一个闪眼,程云淓发现自己又扑倒在尘土飞杨的土坑里,抱着那个仿佛都哭得奄奄一息的小娃娃,然后,手上拿着一条滴着热水的洗脸毛巾……

苍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程云淓觉得自己有点呆滞,思维有点转不过来,这变动一波接一波的袭来,饶是她活了28年,一时间也实在承受不住。

“好,让我飞快地捋一捋……”她想。

然而未必有时间给她捋,手里的毛巾迅速地失去了温度,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才发现浑身冰冷彻骨,而更让她冰冷彻骨的是,她抱起小娃娃抬眼一看,四周居然,都是死人!

都是!

死人!

哇!!!!

这辈子都没见过死人的程云淓吓得呆住了!

妈哟我的小心脏可真是承受不住了啊!

她马上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可能的死人坑的坑壁边,坑并不太深也并不算大,有堆里大概20多具血肉模糊面容可怕的尸体,男女老少都有,她回过头去看那压在身上冰冷僵硬的东西,又从内心深处无可抑制地涌起了巨大的恐惧和悲痛,眼泪顿时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

“阿娘……耶耶……”

程云淓泪眼朦胧地伸出手去抚摸了身边那两张冰冷的脸,她知道,这是这具身体原主的情绪慢慢地恢复,同时原主的记忆,也随着泪水一起涌了过来。

很显然,他们遭到了匪徒残忍地屠村。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程云淓又摸了摸刚才剧烈疼痛的后脖颈,那里仿佛有一条伤疤,一直到颈动脉之下。而原主阿娘的伤是从后穿胸,也就是说,一把长刀穿透了耶耶阿娘,又刺伤了原主,原主其实立刻也跟着耶娘一起走了,所以自己才能魂穿而来。

“可是,怎么又有那个房间呢?”程云淓挣扎着靠着土坑半坐起来,努力不去看除了原主耶娘外别的死人,一边抱着弟弟拍着哄着,一边看着手里的洗脸毛巾,“我能回去我的家吗?”她想。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站到了自己家的客厅里。

咣当!

程云淓听到自己的小心脏又重重地跳了一下!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啊啊啊,太刺激了!”

程云淓顾不上别的,嘴里一边喊着,一边冲向了卧室!

是的,她明白了,目前的情况必然是这样的!她又不傻,她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孩!

上天垂怜给她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还给了她这个她一点一点自己攒起来的空间小家,可见她一定是做了什么好事给自己又争取到了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程云淓冲进卧室,打开大衣柜的柜门拉出自己的羽绒服,对,羽绒服!现在外面是冬天,冷死了,必须要保暖!套上羽绒服之后她又冲向另一个卧室,那是给哥哥嫂子和八个月的小侄儿准备的卧室,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程云淓精心挑选囤下的,有宝宝的衣服,有奶粉,有尿不湿,有奶瓶。她手忙脚乱地撕开奶粉的包装,对着说明书倒了奶粉进奶瓶,又冲到客厅的大米自动热水器,用55度水,冲好了奶粉,一手摇着,一手把宝宝的衣服尿不湿奶粉湿纸巾统统塞进自己的双肩包里,又去拿了桌上包装都没有拆的奶油面包和矿泉水,也塞进双肩包里。

原主阿淓小姑娘,不要担心不要怕,安心跟你耶娘去吧,我不会让自己白白重活一次的!

她突然站住,用力地攥紧拳头挥了一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空间好生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