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城的初冬美的不象话,火红的枫叶静静地的上悬挂在枝头和叶佳萌刚到的时候没什么变化,整座枫城像被按了时光静止键像。江宇白直到叶妈妈出门时后便回到了叶佳萌家门前。“叮叮叮叮”“姐,晨光哥来的这么早吗?我去打开门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晨光哥,superis江宇白等到叶妈妈出门之后便来到了叶佳萌家门前。。...

枫城的深秋美的不像话,火红的枫叶静静的悬挂在枝头和叶佳萌刚来的时候没什么变化,整座枫城像被按了时光静止键一样。

江宇白等到叶妈妈出门之后便来到了叶佳萌家门前。

“叮叮叮”

“姐,晨光哥来的这么早吗?我去开门给他一个惊喜。”

“晨光哥,superise。额你是谁啊?来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谁啊”

叶佳萌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牛奶出来了。

“江宇白,你怎么来了。”

“我……我……,我忘记带英语讲义了来和你借一下。”

“稍等”

叶佳萌立刻去卧室把讲义取出来递给了江宇白。

“姐,赶紧去写作业了,写完我们去找晨光哥玩。”

叶凡推着叶佳萌往卧室走去,江宇白东看看西看看没有要走的意向。

“你现在高几了?”

江宇白突然对着叶凡问到。

“我和我姐一样呀,只不过我的是艺术学校,我是玩音乐的,以后等我发达了来听我的演唱会。”

叶凡乐呵呵的笑着说。

“好,一定。”

江宇白捏着英语讲义,抬头看了一下盯着自己看的叶凡露出来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姐,电话,是晨光哥。”

“你接一下”

“喂,猜猜我是谁”

“……”

“在呢,等会”

“姐,晨光哥说什么时候出发。”

“你告诉他马上。”

“好的,待会见。”

叶凡挂了电话之后突然看到了正襟危坐的江宇白,那坐姿看着让叶凡忍俊不禁。

“对了,江宇白,我们等会要出去,你把讲义先拿着,回学校给我就可以了。”

叶佳萌已经在镜子面前收拾穿衣服了,没注意到江宇白那张便秘的脸。

“这里,我不是太懂要不你给我讲一下吧。”

江宇白拿着讲义说道。

“回学校再给你讲吧,我要出门了。”

“就一点点小问题你就讲一下呗。”

叶佳萌看了一眼问题,觉得江宇白在搞事情。凭他的知识怎么可能不会。

“我要出门了,去学校给你讲,叶凡走了。”

叶凡立马从自己卧室冲出来,一脸期待的挽起叶佳萌的胳膊往出去走。

之后闷闷不乐的江宇白也跟着他们出去了,上楼到达家之后目送着叶佳萌和叶凡走出小区。

“想玩什么叶凡,今天我请客。”

何晨光拿着泡泡机一脸宠溺的说道。

“那我可就不客气啦,晨光哥。”

叶佳萌和何晨光一直聊着这几年的变化,叶凡蹦跶的根本停不下来。走到哪了都想逛一下,突然就释放了天性。

江宇白在自家客厅不停的转来转去,还时不时往外看去,又好像低头思索着什么。

“你别晃了,我头都晕了”

江爸爸实在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大中午的跟个苍蝇一样,回你房间去。

“哎,听江宇白说你这周有排练啊!不去了吗?”

何晨光拿出手机准备付游船的钱时,突然问到。

“你别听,他瞎说,不去训练,我们买票去江上欣赏一下这个枫城的美景。”

“好,只要你有时间我们就买票。”

说曹操,曹操就到。

“喂,江宇白怎么了?”

“什么不是不练吗?”

“……”

“好的吧”

“啊啊啊,怎么又要排练了,江宇白说我必须马上去学校去排练。”

叶佳萌垂头丧气的说,叶凡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叶佳萌。

“耶,那我就好好和晨光哥去玩了。”

叶凡爬在何晨光的肩膀上吐吐舌头骄傲的说道。

“哼,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你还是乖乖回家复习去吧。”

“对,叶凡你去好好复习,我和你姐回学校去了。”

叶凡不情不愿的回家去了,叶佳萌则和何晨光一起去了学校。

“我们要排练他来干嘛呀?”

江宇白一脸不悦的说,而司洋则是眼睛直接黏在了何晨光的身上,一脸痴相。

“对啊,你来干嘛!”

突然杨拾风也附和到,同时扯着司洋来看要跳的舞蹈。

“我们跳什么舞蹈啊,民族舞还是现代舞……”

曾喻盯着江宇白声音轻轻的问到。

叶佳萌心里直接无语了,舞蹈要跳什么都没有选好就把自己火急火燎的叫回来排练。

叶佳萌看着曾喻一脸殷勤的看着江宇白心里有点不悦,想回去等到选好了再来。

可是江宇白却说跳舞是大家的事情,要大家一起选择才有用。叶佳萌想如果此刻面前有豆腐自己一定会去撞一下。

毕竟豆腐有脑他们没有啊,一个个没脑子的聚在一起就是浪费时间。

最后曾喻说要不就街舞吧,江宇白高兴了想着叶佳萌不会跳自己还可以教一下。

叶佳萌根本没注意选择的是什么舞蹈,站在那里就很窝火,当曾喻说街舞怎么样的时候,叶佳萌想也没想就说太难了。

结果他们居然一致通过说就街舞了,说什么高中最后一次跳舞了,名称什么的都不重要,关键是大家要玩的开心。

叶佳萌只想说你们开心就好,拍案决定舞蹈类型的是曾喻和江宇白,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和司洋还有其他几个人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难道就是为了烘托氛围,这样他们选择舞蹈的时候快一点。叶佳萌实在搞不懂,选完之后便拉着司洋回教室了。

“等等我,我们一起回嘛!”

江宇白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笑嘻嘻的对着叶佳萌说。

“我回去有事,你们慢慢来,何晨光回教室了。”

叶佳萌的一句话把低头看蚂蚁搬家的何晨光叫回了神。他没想到排练如此之快,什么都没干,只是在哪里选择舞种,大中午的就把所有人都叫回了学校。

何晨光有一瞬间觉得是自己多想了,但是再看看江宇白的举动,何晨光觉得可能是自己单纯了。

回到教室之后,叶佳萌生着闷气一句话也没有和江宇白说,江宇白自知今天小心眼了,一直战战兢兢,都不敢转过去和司洋开玩笑了。

“老江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像霜打的茄子,蔫不拉几的。”

杨拾风知道原因但是故意装不知道在哪里膈应江宇白。

“我觉得英语这道题很难,要不你给我讲一下吧。”

“我,你可拉倒吧,你不会的我怎么会。”

江宇白想引起叶佳萌的注意可是貌似没有成功。

或许年少的喜欢

有时是事与愿违的方法

和毫无由头的蛮干。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谁的青春不曾飞扬跋扈”,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