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在现代位面】此时林灵的状况非常好,因痛疼难忍,附身的时候她不小心附身到宿体旁边的一棵树上。的话而已是这样也幸好,问题是这棵树能承受不了林灵的能量,咔嚓一下断折了。的话而已是这样也幸好,但悲剧的是,林灵跟随那切断枝从树上分离后了出。一想起自如果仅仅是这样也还好,问题是这棵树承受不了林灵的能量,咔嚓一下折断了。。...

【某现代位面】

此时林灵的状况相当不好,因疼痛难忍,附身的时候她不小心附身到宿体旁边的一棵树上。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还好,问题是这棵树承受不了林灵的能量,咔嚓一下折断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还好,但悲剧的是,林灵跟着那截断枝从树上分离了出来。

一想到自己将会任人践踏,断枝灵便忍不住抖起了身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可能是因为这声音太过美妙,惹得旁边一小男孩来来回回踩了好几遍。

终于,小男孩停了下来,但断枝灵还没来得及舔眼泪,就听见小男孩大喊:“快来快来,这里有根树枝超好玩,怎么踩都不会断!”

回想起自己在上个位面干的那档子事,真的是天道轮回饶过谁!

就在林灵生无可恋之时,一位少年从熊孩子们的魔爪之下救出了断枝灵。

林灵想向这位将自己于水生火热之中解救出来的可爱少年表示感谢,但奈何她没学过树语,于是,她只能努力摇摆着自己的驱干,企图用肢体语言让他明白。

而这一波扭动,险些要了林灵的老命,原本她就因为滴血的事疼痛不已,再加上这么一折腾,不抗痛的她立刻昏迷了过去。

新奇地将林灵来回翻看了几遍,少年勾起嘴角道:“果然是挺有意思的。”

这之后,少年便带着林灵凭空消失了。

而就在少年离开之后,一个黑影出现在林灵附身的那棵树旁,搜索了一会,便消失了。

只有隐约从风中传来的“89756会员疑似灭亡”表明着那个黑影曾经存在过。

【某小黑屋中】

待林灵再次清醒过来之时,发现自己被数道光线绑住,动弹不得,最可怕的是,这些光线似乎还进入了自己的灵魂内。

小黑屋play吗?

一位白发少年出现在林灵面前,说道:“你醒了。”

“你是谁?”

林灵虽然提了问,但她的注意力却集中于少年那头漂亮的白发,她有些可惜,为什么少年的眼睛不是红色的呢?

“这么快就把你的救命恩人给忘了?”

少年语气平淡而懒散。

林灵不禁思索起来,要论救命恩人的话,大概就只有那位眼睛挺大的少年了。

“你带假发了?我记得你之前是黑发蓝眸的。”

大概因为知道了对方救了自己,林灵的话也多了起来。

“根据你刚才的说法,你应该是通过发色和瞳色来辨别一个人的,但是这很不科学。

先不说假发美瞳这些伪装品,最主要的是,你原本的位面应该有不少黑发黑瞳,那请问你平时又是怎么进行区分的?”

少年显然不太认同林灵这种辨别人的方法,一下说了一通。

“…”

林灵无语,记不住一个只看过一两眼的人的长相不是很正常吗?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偏题,少年又说道:“言归正传,说正事,我正在解剖你。”

说这话的时候,少年语气依旧平平。

听少年这么一说,林灵顿时满脑子的分尸马赛克图。

“打麻醉!全身!计量往死里加!!”

林灵带着哭腔喊道,她真的不想再受疼了。

“你别说话了,听我说。”

少年发现林灵一直在带偏话题,出声制止道。

林灵一听,立刻闭上嘴,睁大双眼瞧着对方,现在还不能激怒对方,也不能放弃希望,万一分.尸狂魔自己说着说着就冷静了呢?

“虽然只是初步解剖,但你这个情况真的是相当有意思。你体内明明有如此大量的时空之核,却没有引导者,你能说一下你绑定引导者时的过程吗?”

少年越说越激动,双眼更是紧紧盯着林灵,不想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林灵一听,便觉得自己似乎想歪了,少年口中的解剖大概只是玩笑之词。

而且正好林灵也巴不得能有专业人士来帮她分析一下情况,于是林灵便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绑定团哥的经过依依道来。

而对面的少年显然是个专业的,每当林灵讲不清楚的时候,少年总能给与关键提示,以至于哪怕林灵自己都云里雾里,却还是磕磕碰碰地将经过全部说下来。

少年听完林灵的说辞,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留了句:“稍等片刻。”便消失了。

少年离开后,林灵环顾着这个空间,看不真切,但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个可能和之前的空白空白有异曲同工之处。

反正暂时没其它事,林灵打算进入思考模式,想从与少年的对话中提取重要信息。

但让林灵郁闷不已的是,她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得到多少有用情报,反倒被对方套走了不少信息。

✘此章节修改于2020.10.20 22:53 本章重点:结识第一个伙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罗曼理论帝之歪着上巅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