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晋平一想起他曾愚不可及眼瞎,所以这个装模作样的女人让萝萝受了那么多受了委屈,钟晋平胸口非常强烈的暴戾之意差点儿以及控制都忍要突然爆发。纤细的手指用力抠在桌面上,手背青筋暴起,骨节发白。一想起曾做的那些蠢事,他就忍都忍想戳瞎自己的眼睛,钟晋平深吸口气,直接把修长的手指用力抠在桌面上,手背青筋暴起,骨节发白。。...

钟晋平一想到他曾经愚蠢眼瞎,因为这个装模作样的女人让萝萝受了那么多委屈,钟晋平胸口强烈的暴虐之意差点控制不住要爆发。

修长的手指用力抠在桌面上,手背青筋暴起,骨节发白。

一想到曾经做的那些蠢事,他就忍不住想戳瞎自己的眼睛,钟晋平深吸一口气,直接按下桌上的通讯器,冷漠的吩咐道:“把这个女人扔出去。”

门外的警卫赶进来时,原柔柔才反应过来。

最初的恐惧过去,原柔柔曾经被他偏爱的有恃无恐的本能又回来了,尤其是接到命令的警卫们一脸为难的在旁边,没有第一时间冲上来抓走原柔柔。

原柔柔的勇气又回来了,抬起下巴,一脸愤怒的指着钟晋平破口大骂:“我告诉你,你威胁我也没有用,我是绝对不会爱上你这冷血无情的男人!哪怕你再卑鄙无耻逼我爸爸把我嫁给你,我也不会屈服!像你这种人,就算死也不会有人爱上你的……”

最后一句话让钟晋平勃然大怒,结实坚硬的桌面,硬生生被抠出了指印。他猛然起身,因为动作过大身后的椅子砰一声往后倒下。

钟晋平表情阴沉,大步走到原柔柔面前。

以为他是过来安抚自己,原柔柔有些得意地翘了翘嘴唇,下一秒,“啪”的一声,一巴掌掀到她脸上,清脆嘹亮的巴掌打破了她的幻想。

“啊!”

原柔柔嘴角的得意还没来得及收敛,整个人就被掀得摔倒在地,那张娇艳如玫瑰花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钟晋平虽然出生贵族,但是不在乎贵族讲究的那一套绅士风度不打女人。

惹了他,不管你是男女老少高低贵贱,照样收拾。

何况,原柔柔的话,直接戳中了他的死穴。

钟晋平指尖颤抖,眼里一抹狰狞血红的怒火翻滚。

原柔柔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捂着红肿的脸瞪着宛如小鹿般的眼睛,带着的深深的震惊不可置信和恐惧,脑袋似乎停止思考,不受控制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一地。

以往对钟晋平百试百灵的秘密武器,只是也失去了效果。

钟晋平脸色阴深,杀意腾腾的看向一脸惊愕的警卫:“以后不要让这个女人出现在我面前!”

训练有素的警卫们终于意识到了钟晋平对原柔柔的态度变了,二话不说立即扣住她的手腕和肩膀,把不知道吓傻还是打傻了的原柔柔强行带了出去。

书房的门紧紧闭上。

钟晋平脸色阴沉的厉害,眉头紧皱,抬手捂住了心口,心脏仿佛被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的挖着,剜心噬骨,疼得厉害。

他微微低着头,前世的一幕幕从脑海里飞快闪过。

他用了数十年的时间,费了巨大的代价才换来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这一辈子,萝萝一定会爱上他,也必须爱上他。

“萝萝,我的萝萝……”钟晋平呢喃出声,重复着融入他骨血的名字,声音是温柔的让人头皮发麻的缠绵缱绻。

似乎唯有念着这个名字,那剜心噬骨深入灵魂和骨髓的痛苦,才能稍稍缓解。

她是他的毒药,也是他的解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