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5章 一家两个残疾

孙小琴脸上笑开了花,一人几块把盘里剩的几块全给孩子们分了。“这是饼干,跟点心差不多,是个零嘴。冷饮是加了冰块,热天喝着又太热了又有味道的甜水。我们家在喇叭街租了个铺子,过几天开业,卖的是零嘴和冷饮,以后大家多加赏脸啊,我给大家优惠。“这就是饼干,跟点心差不多,就是个零嘴。冷饮就是加了冰块,热天喝着又凉快又有味道的甜水。我们家在喇叭街租了个铺子,过段时间开张,卖的就是零嘴和冷饮,以后大家多多赏光啊,我给大家优惠。”。...

妙龄大学士

推荐指数:10分

《妙龄大学士》在线阅读

孙小娟脸上笑开了花,一人几块把盘里剩的几块全给孩子们分了。

“这就是饼干,跟点心差不多,就是个零嘴。冷饮就是加了冰块,热天喝着又凉快又有味道的甜水。我们家在喇叭街租了个铺子,过段时间开张,卖的就是零嘴和冷饮,以后大家多多赏光啊,我给大家优惠。”

“哎哟,又是新院子又是新铺子,你们家老有钱了吧,以前干什么的呀?”

“我刚才瞧着你们家牛车居然是四个轮子的,我从来没见过四个轮子的车,你们是京城来的吧?”

看孙小娟穿的粗布衣服和大咧咧的言谈举止就知道是个农妇,大家有意与新邻居打好关系才说些好听的恭维话,孙小娟心里很是熨帖,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细缝。

孙小娟红光满面地笑道,“我们就是南山村的,闺女想出了饼干的生意这才搬到了县城里来。那四轮车也是我儿子做的,他跟着我爹学了几年木工,自个捣鼓出来的。”

孙小娟语气谦虚,眼角眉梢却都透露着满满的骄傲。

大家闻言,七嘴八舌的发出了艳羡声,有这么能干聪明的儿女,真是好福气。

孙小娟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一个嘴角长了个大痦子的大娘突然八卦地问道,“我刚才瞧见牛车里抱了个姑娘出来,那是你女儿?”

当时大门没关,巷子里的不少人都瞧见了,全都一脸好奇地看着孙小娟。

孙小娟哪儿听不出她们在好奇什么,笑容沉了沉,“我大女儿身体不好,走不了路。”

像是找到了有趣的新奇事,周围一下子议论开了。

“原来是瘫子。不过还好脑子聪明,能给家里想赚钱的生意,不然就要养个一辈子白吃饭的。”那长了痦子的大娘是个口无遮拦的,孙小娟本就是个爆炸性子,何况说的是她心肝上的大女儿,当即就要炸毛啐回去,井和突然喊着‘娘亲’,蹦蹦跳跳地从巷口跑回来。

井和看见孙小娟,立马挣脱开井文松的手跑上前,一把挽住孙小娟的胳膊,撒娇地念叨着,“娘亲,娘亲,小和好累啊,肚子都咕咕叫了,你听。”

他边说边挺了挺自己的肚子,让孙小娟听他肚子的叫声。

“小和想吃烤鸡腿,上次甘甘妹妹做的烤鸡腿好香好香,甘甘妹妹说以后还烤给我吃。”

那些嘀嘀咕咕的大娘大姐们听井和说话这样,哪儿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说话的语气,分明是个脑子有问题的傻子。

孙小娟瞧着大家看热闹的表情,心中顿时火冒三丈,却隐忍着没在儿子面前爆发,吩咐二儿子井文松,“把你大哥带屋里去。”

井和还想着烤鸡腿,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撒娇,“娘亲,小和要吃烤鸡腿,烤鸡腿……”

孙小娟摸摸他的脸安抚他,“妹妹屋里有栀子花,去屋里找妹妹,晚上给你吃烤鸡腿。”

“我也要花花,我去找妹妹要。”

井和一下子转阴为喜,发出欢快的咯咯笑声,小跑进家里去了,井文松也跟着进了院子。

孙小娟瞧眼那些看笑话的邻居,再没了之前的热情,将盘子里的碎屑倒掉,拍了拍空荡荡的盘子,哼了一声,转身也进了家门,将门砸地砰一声巨响。

人走了,大娘大姐们也彻底肆无忌惮,不再压制嗓音。

“女儿是瘫子儿子是傻子,还真是可怜。”

“一个家里就有两个残疾,啧啧啧……”

“别可怜人家了,人家有院子有铺子,家底厚着呢,指不定我们泉水巷十几户人家都没人家有钱。”

“我之前遇到了刘举人,这院子是租出去的,又不是他们买的。”

“租得怎么了,租金一年少说也得十来两,你们谁家拿得出来。”

奶孩子的女人这话一说出来,大家都无话可说。

十两银子对普通人家可不是个小数目,都够他们吃一年得了。

“又是瘫子又是傻子,要拿不出银子,以后可不好说亲。”

长了痦子的大娘小声嘀咕着,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些什么,她要能把这两人亲事说成,谢媒钱肯定少不了。

再抬头看井家大门时已经镀上了一层金,嘴角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用了午食井和便把自己做木工的工具铺展开,把一大堆木头搬到院子里,敲敲打打地忙碌起来。

从井甘那拿的栀子花就放在身边,不时要看上一眼才能安心。

他自幼跟着外祖学木工,木工手艺非常出色,即便意外变傻,依然对木工保持极大的热情,甚至更加专注、较真起来,技艺比以前还有了更大的进步。

孙小娟偶尔自我安慰,便说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井文松和井长青则被拘在书房里写字,井娇娇也乖乖地坐在一张小桌上看书。

姐姐让她学书上的字,她的注意力却全在那些五彩斑斓的图画上,用姐姐做的彩笔在纸上照着描画。

井家多双生,这是遗传。

井甘的父亲和小叔是双生子,井甘与大哥井和也是龙凤胎,连二弟井文松三弟井长青也是一对双生子。

不过井文松与井长青性格却是天差地别,井文松稳重认真,每天的课业都能按时超量的完成,还经常从井甘那拿些课外书看。

井长青却像猴子一样坐不住,一个没看住就跑不见人影,和井文松一同开始读书,却连千字文都还没读完。

孙小娟为了谨防他溜出去玩,运用头悬梁的典故,把他头发牢牢拴在房梁上,想跑只能忍痛断发,自此他才老实下来。

“姐说今天你要不把千字文背完,正确地默下来,以后就再也别想出门了,免得出去丢人。不逼一逼你,薄薄的一本书你这辈子都背不下来。我们入学已经比别人晚了三年,你要再不努力,将来真的就要做个目不识丁的文盲了。”

“文盲?这是啥新鲜词。姐是要憋死我。”

把他关在家里比打他一顿还要狠,非得把他憋疯不可。

井长青丧气地耷拉下肩膀,头发立马被扯得生疼,连忙挺直了腰背,不敢松懈分毫。

娘这办法是真狠啊,不仅跑不掉,还得时刻保持端坐的姿势,腰都要酸死了。

“你还是赶紧默书吧,姐可是说话算话的人,不会留情的。”

井长青哀怨地撒泼叫唤,突然西边房间传来井甘的声音,“长青又偷懒了?”

井长青当即身体一怔,闭上嘴,低头默起书来。

井文松轻笑,果然还是姐更管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妙龄大学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