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章 谁是小偷?

初秋。艳阳兜头,蝉鸣阵阵。车轮辘辘压过土路上的小石子,振起尘土,一直到进了县城才终于等到更平顺出来,更十分丰富热闹的场面的声音耳中耳朵。井长青屁股像是长了疮一样坐忍不住,不停地扭着身体四处看,手上一片接一片往嘴里送饼干。果真但是咸味的非常好吃。不一会,远远超过瞅见被人群艳阳当头,蝉鸣阵阵。。...

妙龄大学士

推荐指数:10分

《妙龄大学士》在线阅读

初夏。

艳阳当头,蝉鸣阵阵。

车轮辘辘压过土路上的小石子,振起尘土,直到进了县城才终于平顺起来,更丰富热闹的声音传进耳朵。

井长青屁股像是长了疮一样坐不住,不停扭着身体到处看,手上一片接一片往嘴里送饼干。

果然还是咸味的好吃。

不一会,远远瞧见被人群包围了的戏园子,迫不及待朝前面赶牛的牛大喊,“我要去听戏,牛大叔快停快停。”

嘴里的饼干屑喷地满天飞。

他转头朝身旁躺着的女孩说了一声,“姐,我去听戏去了,你先回吧,我等会儿自己回去。”

不等女孩答应,人已经跳下车,跑去了对面的戏台。

今儿县城里唯一的戏园子开张五周年庆贺,加之又是老板的寿辰,老板心情大好在外面搭了个戏台子免费唱一天戏,全县城的人都可以去听。

这事早十多天便宣扬开了,大家就等着今儿大饱耳福,连县城周边的村子也全得到了消息,都赶着今天进城听戏。

听戏可是奢侈享受,没点家底平日谁敢进戏园子,难得有不花钱的自然都不愿意错过。

井长青向来是哪儿有热闹哪儿就有他,一早就心痒痒盼着,这会步子比兔子还灵活,仗着个头小,三拱两拱就挤到了最里边。

挤到里面才发现露天的戏台上这会没唱戏,却是在吵架,戏园子李老板和一个青衣打扮的戏子脸红脖子粗地你推我搡,口吐恶词,眼看就要打起来。

旁边好几个穿着戏服的人劝着,但都不敢太靠前,一个个尴尬地站在戏台上不知如何是好。

本来是来听戏的人们瞧这情形,看得更尽兴了,纷纷掏出荷包里的葵瓜子嗑了起来。

井长青双眼闪闪发亮,今儿这热闹可比听戏有趣多了。

没一会,人群里不知谁喊了一句,“女煞星来了——”

然后层层包围的人群自动空出一条路来,目光凶狠的女捕快带着几名差役气势汹汹地走来,穿着统一的衙门捕快服饰,腰间都别着刀。

这女捕快可是留仙县三大奇景之一,强悍无比,人人见了退避三舍。

女捕快在戏台子边站住脚,微仰头望着台上还在纠扯的两人,目光一凝,冷声呵斥,“还不住手,想进牢房是不是!”

她手始终握着刀柄,说这话时五指旋转着将刀柄握得更紧,众人看她这动作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唯有台上两人还沉浸在愤怒中未曾察觉。

两人从开始的推搡已经变成了缠打,拳头飞过来飞过去,滚成了一团,脸上都挂了彩,谁也没讨到好。

青衣戏子全身上下被李老板搜了个干净,整个人狼狈不堪。

青衣戏子看着高,人却羸弱,李老板瞧着又老又矮,力量却不差,两人倒是不相上下。

女捕快见自己的话不起作用,威严受到挑衅,突然一个大步跳上台,一手一个直接将两人抓起来,分开,然后两下踢腿,直接将两人一左一右踹得飞远,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人群里发出倒吸气声,又是被女捕快惊吓的一天,瞧着都替那两人觉得疼。

井长青激动得差点拍手叫好,凶悍之名果然不假,这身手真是牛!

他要有这身手村霸的名头早就是他得了。

姐姐之前还说要给他找个师父学习武艺,那他以后岂不是也能这么厉害,想想就满心憧憬。

井长青幻想着自己成为武林高手,那边牛车里的井甘让牛大将车停到路边上,将车窗边的布帘掀开了一角。

她微微侧了侧身,视线透过掀起的一角正好面向路对面的戏台子。

牛大也伸头往戏台子上望着,只是隔得太远啥也听不见,看井甘认真的样,倒像知道发生什么事一般。

事件中心的李老板和青衣戏子已经爬了起来,两人都有擦伤,一个捂着胸一个扶着腰,看来被女捕快伤得不轻。

他们打架都没伤那么重。

“怎么回事好好说,谁再敢动手,别怪我不客气。”

女捕快这回的话威吓力十足,李老板和青衣戏子都不敢再动一下,只能用眼神表达情绪。

李老板恶狠狠地等着青衣戏子道,“捕快大人,您可要给我做主啊,他偷了我的金叶子还不承认,那可是先先皇赏给我祖父的,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啊。”

李老板的祖父曾在先先皇身边当过差,这事他没少炫耀过,整个县城不少人都知道。

李老板说着说着就哭起来,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指着青衣戏子不停骂。

青衣戏子胸膛剧烈起伏着,愤愤地道,“你少血口喷人,谁偷你金叶子,我都不知道你有那东西。”

“你还敢抵赖,老夏头亲眼看见的。”

女捕快看着那个被点名叫出来,微缩着肩膀的老夏头,问道,“你看见了?”

老夏头看都不敢看女捕快的脸,垂着头点了点头,声音低低地回答,“是。”

“呸!”

青衣戏子一口浓痰啐在地上,那粗放的动作和那温柔女子的装扮大相径庭。

他指着两人骂,“谁不知道老夏头就是你一条狗,你让往东他不敢往西,我看分明是你们狼狈为奸,贼喊捉贼,故意栽赃陷害我,就是想坏我名声,把我赶走。”

女捕快视线转向李老板,始终一副公事公办的冷淡模样,“是他说得这样吗?”

李老板眼睛快眨了两下,委屈地道,“捕快大人,我敢指天发誓,我绝对没有贼喊捉贼,我的金叶子真被偷了,若撒谎天打五雷轰。”

他竖起手指指天为誓,看着十分真诚。

青衣戏子不甘示弱,也跟着指天发誓,“我要偷了金叶子,让我不得好死。”

两人看着都不像说谎,都很真诚,金叶子到底被谁偷了,戏台下看热闹的人们边嗑瓜子边猜测连连。

“他们一个发誓没偷,一个发誓金叶子被偷了,而你亲眼看见金叶子被偷……”

女捕快嗓音冷冽地盯着老夏头,压迫的视线看得他身体打摆子,后背直冒冷汗。

女捕快突然拔高声音怒斥,“说,金叶子是不是你偷得?”

老夏头一下子扬起脸,脸色一片苍白,连连摆头,“没有没有,我没偷。”

“那你真看见他偷金叶子了?”

这个问题老夏头迟钝了一息,专注地看着女捕快,点了下头。

牛车里井甘刚放下布帘,捧起了放在一边的酸梅沙冰,车门正好从外面拉开,井长青跳上车,拿起对面小方几上的竹筒就往嘴里灌。

冰镇酸梅汤很是解渴,咬碎两个冰块,身体一下就清爽了。

“走吧。”

井甘朝马车外的牛大说了一声,牛大刚要甩鞭,井长青喊道,“等一下,我就来喝口水,小偷还没找到呢,我还要去看。”

“有什么好看的,摆明了的事。”

“这么远你都听得到?”

井长青一脸惊奇,眼睛发亮地一屁股坐到井甘身边,“姐,你知道小偷是谁?”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妙龄大学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