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院子里的桃花树遭受摧残,桃花被震落,掉在土壤上。雨始终到早晨才完全停止,空气里湿漉漉的。林笙歌的房子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中间有一条石板路,被雨水冲涮的很非常干净。路两边种了各种各样的草药,更有甚者有很多没没见过的草药,像种菜种花一样被雨一直到早上才停止,空气里湿漉漉的。。...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院子里的桃花树饱受摧残,桃花被打落,掉在土壤上。

雨一直到早上才停止,空气里湿漉漉的。

林笙歌的房子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中间有一条石板路,被雨水冲刷的很干净。

路两边种了各种各样的草药,甚至有很多没见过的草药,像种菜一样被种在院子里。

对面有三间屋子,是林笙歌休息的地方。

右边是一座茅草亭子,亭中架着两个炉子两口大锅。

大灰正趴在亭子中间,翻着肚子躺在地上睡觉,后腿偶尔蹬一蹬,像在梦中跟别的狼打架。

林笙歌坐在小凳子上,从身后抽出两根干柴放进火中。

看着不断燃烧的干柴,思绪渐渐飘远,师傅离开有一个月了,不知道这次去了哪里云游。

林笙歌是一个害怕孤独的人,自己一个人生活总归有些不习惯。

这次救回来的人总让她感觉很麻烦,可若让她眼睁睁看着人死掉,林笙歌也不忍心,只希望这件事早点结束。

“嗷—”

旁边的大灰叫了一声,林笙歌回神望去,大灰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林笙歌笑着摇了摇头。

真能睡啊,林笙歌心想。

起身掀开锅盖,热气上飘。

“好香啊。”

早饭做了青菜粥,从坛子里捞了腌白菜切碎。

林笙歌的厨艺是上辈子隔壁的老奶奶教的,她是个厉害的厨师。

以前总喜欢跟林笙歌讲如何做菜,林笙歌的记性很好,大多数做法都记下来了。

把饭装好准备拿进屋,想到刚才有点落荒而逃的场景,面对褚渊心里还有一丝紧张。

呼出一口气,林笙歌轻轻的推开门。

褚渊在床上盘腿而坐,应该是在疗伤。

“吃饭了。”

将东西放在桌上,林笙歌拉开凳子坐下。

褚渊闻声,睁开了双眼,眼底恢复了昨日的平静。

扶着床边起身,闻着味道,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

摸了摸肚子,确实有点饿了。

“这是何物?”

褚渊看着一碟小菜说。

“腌白菜,没吃过?”林笙歌拿起筷子,准备开吃。

“第一次见。”褚渊迟疑了一下。

“尝尝呗,很好吃的。”

没想到这个世界没有腌菜,林笙歌看着犹豫的褚渊笑着说。

褚渊看着对面笑得开心的姑娘,眼底的期待毫不遮掩。

迟疑了一瞬,把筷子伸向白菜碎。

“怎么样?”

褚渊看着她期待的目光。

“挺好的,就是有一点点咸。”褚渊磨蹭着来口。

“噗—”

林笙歌笑的眼睛眯起,嘴角的梨涡深深,褚渊看着她的笑,有些失神。

林笙歌控制一下扬起的嘴角,开口道。

“配粥喝的,不是单独吃的。”

褚渊愣了愣,意识到自己被小姑娘骗了。

按照林笙歌的描述,搭配着吃果然不错,一早上喝了三碗粥,有点不太好意思。

前两天的雨已经停止,太阳也出来了,院子里的桃花又开始争先开放。

歇了两天,林笙歌的骨头都有些硬了。

褚渊身上的伤经过这两天的治疗好了大半,偶尔会来院子里坐着,看着林笙歌逗着大灰。

最近和大灰的关系也进了一步。

看着不远处正在摸小狼崽的男人,林笙歌若有所思。

“褚渊。”

褚渊抬头,面露疑惑。

从一开始被叫名字的不适应,到现在听到名字下意识的抬头,褚渊已经很适应这样的相处模式了。

“之前的药快用完了,帮我重新配一些吧。”

放着这么一个劳动力,林笙歌并不想放过他。

“好。”

这两天已经习惯了林笙歌的使唤,通过相处褚渊能感觉到林笙歌很喜欢依赖别人。

有些小事虽然一个人也能做好,但是也会想要找其他人一起做。

这种小事放在以前,褚渊从来不做,府里有人伺候,这种事情轮不到他做。

在林笙歌的小院里感受到了自力更生。

面前的姑娘挽起身上宽大的衣裳,拎着小筐走进草药园,挖了好几种不同的药根放进去。

褚渊在林笙歌挽衣服的时候就下意识的转过头。

一瞬间还是看到了雪白的脚踝和手腕,舔了舔嘴唇,起身去拎水。

她好像总是忘记自己还在旁边,褚渊莫名有些懊恼。

听着背后的声音消失,褚渊转身走过去。

“给我吧。”

距离有点远,褚渊伸出手,将小筐递过去。

不想踩到草药,林笙歌本来想跨到另一边。

前两天下雨,地上还有点湿,脚下不小心踩滑了,身子向左边倒去,林笙歌下意识闭上眼。

“唔—”

耳边传来一声闷哼,跌进一个带着药味的怀抱里,腰被男人死死的扣住。

手指拂过对方的胸口,能感受到指腹下紧绷的肌肉。

林笙歌回神。

“没...没事吧”

想到耳边的闷哼,应该是扯到伤口了。

“我没事。”

褚渊冷静的开口,收起扣在腰间的手。

“小心一点。”

听见男人冷淡的声音,林笙歌的心口划过一丝失落,稍纵即逝。

抬头看去,面前的男人已经转身清洗草药了。

林笙歌抬脚走过去,没注意到男人转身后不自在地摸了摸胸口。

想到刚刚搂着的腰肢,褚渊觉得自己的心跳变快了。

有了褚渊的帮忙,草药很快清洗完成。

林笙歌示范了一下该如何处理,准备拿着工具将药材磨成粉。

“不用这么麻烦。”褚渊开口。

“嗯?”林笙歌有些不解。

说着,褚渊将药材放在掌心握紧,再张开时药材已经变成了粉末。

林笙歌看着有些愣神。

“你是怎么做到的?”眼前的姑娘瞪大了双眼,呆呆的看着他。

“这是内力,你之前处理黑衣人的时候没用内力吗?”

褚渊有些疑惑,当时看着她身法这么厉害,以为她应该知晓。

“我不会的,师傅只教了身法,平时上山的时候动作会快一点。”林笙歌摸了摸脸,有些失落。

“没事,我可以教你。”

闻言,林笙歌眼底的失落一扫而空,满是期待的盯着褚渊。

受眼前小姑娘的感染,褚渊的眼底也染上了笑意。

看着面前乖巧盯着他的小姑娘,有点想伸出手摸摸她的脑袋,最后还是作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战神王爷娇宠小医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