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过枝头,早上的微风给人带给一丝清凉舒爽,让炎炎夏日里使得缓减。不知不觉,了在林笙歌家里呆了两天。褚渊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衣诀飞舞,褚渊支撑住抽回刚挥出的拳头,内力也完全恢复了大半,望着眼前的院子,思绪就飘远。了两天了,他的人不应该找将近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在林笙歌家里呆了三天。。...

清风拂过枝头,早晨的微风给人带来一丝清凉,让炎炎夏日得以缓解。

不知不觉,已经在林笙歌家里呆了三天。

褚渊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衣诀翻飞,褚渊站稳收回刚挥出的拳头,内力也恢复了大半,看着眼前的院子,思绪开始飘远。

已经三天了,他的人不该找不到自己。

可是这三天院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所院子应该有问题。

抬脚向门口走去,伸手准备触碰木门,在半路被一直纤细的小手握住了手腕,褚渊下意识反击,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疼!”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褚渊连忙松手,没控制住力气,面前的小姑娘瞪着一双带着水雾的眼睛望着他。

要哭不哭的样子让褚渊的心揪了一下。

没来得及细想,小姑娘哼了一声,气鼓鼓的转身离去。

见状,褚渊连忙追去。

拦在小姑娘的面前,解释道。

“刚刚是下意识的反应,没发现是你。”

褚渊有些懊恼,看着生气的小姑娘,第一次手足无措。

面前的小姑娘还在生气,不想听他解释,转身进屋。

褚渊连忙跟去。

林笙歌坐在凳子上,想到刚才男人的动作,心里还是莫名其妙的生气,不想理他。

褚渊看着她,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罐子,这几天跟着林笙歌,他已经知道伤药的摆放位置了。

把罐子递给小姑娘,林笙歌抬眼看着他。

看着男人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的火去了大半,伸出胳膊,把袖口向上拽了拽。

“你帮我上药。”小姑娘脆生生的说。

褚渊迟疑了一瞬,拉过旁边的凳子,坐在对面。

打开罐子,若有若无的清香环绕。

伸手拉过小姑娘的手腕,褚渊的手指带着一层薄茧,跟小姑娘细腻的皮肤不一样。

摩擦的时候有点痒,林笙歌下意识想缩回去,还是忍了。

握着的手腕很细,小姑娘好像平时不太吃饭,有点太瘦了。

褚渊想着。

刚刚的力气有点大,手腕已经有些红肿,皱了皱眉。

用手指取了药膏涂抹上去,冰冰凉凉的,刚才的不适感立刻缓解了。

林笙歌已经不生气了,盯着正在专注帮她上药的男人,开口道。

“我刚刚拦着你,是因为院子外面有很多毒,贸然出去会有危险的。”

听着她的解释,褚渊抬起头。

“我只是有些奇怪,附近都是树,怎么会没有鸟叫声,原来是这样,难怪。”

褚渊皱眉,难怪他的人没有联系,看来是中招了。

看着他皱眉的模样,想到面前这个人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离开。

林笙歌有些失落,只是自己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萍水相逢,伤好了离开也是难免的。

“你想出去?”林笙歌问道。

“家里人估计正在找我,收不到消息难免会担心,我只是有些放心不下。”

“那待会,我带你出去看看吧。”

小姑娘正睁着大眼睛盯着他,眼底都是自己的倒影,褚渊想张口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到边关的情况,现在还不能带着小姑娘,会有危险的。

“好。”褚渊答应了。

涂好了药,褚渊松开握着的手腕,手指不自在地摩擦了两下。

林笙歌从柜子里找出很久没背的小药包。

分别装了几瓶毒药和解药以防万一,目前还不能确定之前的黑衣人是否已经离开。

出门之前,从包里掏出一个小香囊,是上一次带褚渊进来时,帮他挂在身上的东西。

褚渊接过,是上次昏迷发生的事情,没有记忆。

“防毒的,带上吧。”林笙歌轻声道。

褚渊听闻,老老实实的挂在腰间。

走出院子,附近虽然看不见危险,都是普通的树木和草丛。

但是褚渊还是下意识绷紧身体,这里很危险,褚渊下意识握紧手中的佩剑。

反观林笙歌,小姑娘穿着淡黄的衣裙,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的纱衣,悠哉悠哉的走着,好似根本察觉不到身边的气息。

“放松点,没事的。”

林笙歌看着身边紧绷的男人,抬了抬嘴角,她本身就是医毒双修。

周围是师傅临走时怕她有危险布置的小东西,只要有她在就不会有事。

走了一会儿,眼前豁然开朗,已经没有好大的树木环绕,可以看到一条大路,看起来这才是寻常百姓平时走的大道。

回过头望去,身后的小路被灌木遮挡,不仔细观察根本找寻不到痕迹。

“从这里一直往下走,会看到一个小镇。不过这几年因为打仗,很多人都搬走了,没有以前热闹了。”

林笙歌有些不开心,她也很久没有下山了,师傅每年最多放她下山三次,好像怕她跑丢了一样。

“如果我的人找过来,应该会住在镇上。”褚渊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

以前的将军带病打仗,没士兵的时候就会从小镇上抓些年轻的壮丁去充数。

后来那个将军被人杀害,朝廷调来了新的将军,这种事情才结束。

小镇经过前几年的祸害,还没彻底缓过来。

不过也比之前好多了,好多摊贩都出来了。

褚渊留神着四周,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林笙歌看着眼前的街道,有些开心,好久没有下山了,新出了好多好吃的。

“好香啊。”

小手摸了摸肚子,从包里掏出铜钱买了份糖炒栗子。

褚渊有些无奈,面前的小姑娘年纪还很小,看起来很久没出门了,对身边的一切都很新奇。

逛了一圈,没有发现手下的人,看来不在这里。

这里百姓很多,不能发出信号联络,看来得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跟林笙歌说了一声。

“我知道有个地方,跟我来。”

这里是林笙歌以前来的地方,周围没什么人。

附近有一条小溪,是从山上流下来的,看样子和之前抓鱼的小溪是同一条。

周围没有危险,从包里掏出信号弹发出,这是褚渊专用的信号,一般人分辨不出。

找了个地方躲起来,等着人到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战神王爷娇宠小医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