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渊醒了。听着耳边传‘哒哒哒’的声响,像是雨声。脸颊下的枕头有一股女儿家的桃花香。褚渊费劲的睁了睁眼,印入眼帘的是一个粉色的枕头,愣了一会,意识到自己正趴在床上。我还好好活着?他心说。“吱呀——”门被房门,体会到一股凉风,迅速又消失了看不见。费劲的听着耳边传‘哒哒哒’的声响,像是雨声。。...

褚渊醒了。

听着耳边传‘哒哒哒’的声响,像是雨声。

脸颊下的枕头有一股女儿家的桃花香。

褚渊费力的睁了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粉色的枕头,愣了一会,意识到自己正趴在床上。

我还活着?他心想。

“吱呀——”

门被推开,感受到一股凉风,很快又消失不见。

费力的把头转过去,看见一个怀里抱着药坛子,头上扎了两个辫子的姑娘,正把伞放在门边。

“醒了?你都睡了好久了,我还以为我的药出问题了呢。”

林笙歌笑着说道。

抬眼看着不远处的姑娘,她笑得眼睛眯起,嘴边露出了两个小梨涡,稚嫩的小脸煞是可爱。

动了动嘴,想说话却没能发出声音。

“你现在还虚弱着呢,先喝点水吧。”

伸手将褚渊扶起来,胳膊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被林笙歌按住了。

“别动!”

水杯递到嘴边,就着她的手喝完了一杯水。

林笙歌看着他喝水的样子,心想,这个人果然挺好看的。

褚渊喝完水,动了动嗓子。

“多谢姑娘。”

转身将杯子放下。

“是应该谢谢我,你都不知道我昨天为了救你,浪费了多少药材。”

林笙歌皱着小脸,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我...”

刚想说话,低头看见身上的衣服。

这不是他的里衣,想到刚醒来的时候闻到的桃花香,看起来不仅衣服被换了,还睡了人家的床。

耳朵有些发烫,他平日里武动还行,面对姑娘还真是有些束手无策。

“衣服...”褚渊犹豫着开口。

“我给你换的,你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这件衣服本来是给我师傅做的,刚好他不在就先给你穿了。”

林笙歌看着他的耳朵,笑着说道。

褚渊拽了拽被角,第一次遇见这样不加遮掩的姑娘,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想到堂堂战神王爷,也有被女子搞得手足无措的一天。

这真的比打仗难多了,褚渊心想。

抬眼像林笙歌望去。

“辱了姑娘清白,本..我会负责的。”

看着褚渊认真的模样,林笙歌没忍住抬了抬嘴角,小巧的梨涡浮现在嘴边。

“我才不要对你负责呢,等你伤好了,把诊金付了就行。”

褚渊听着这话愣了一下,没想到会被拒绝。

外祖父以前总说自己太过冷漠,要不是长得好看,压根没有姑娘会靠近他。

没想到第一次提出负责,居然被拒绝了。

被子下的手指不自觉的蜷曲起来。

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林笙歌的梨涡深了深。

“噗——算了,不逗你了。”

这还是林笙歌来到这个世界后,深入接触到除了师傅外的第一个男人,没忍住逗了逗他。

“你叫什么名字呀?昨天追你的是什么人?”

林笙歌转身坐在凳子上,准备研磨药粉。

想到昨天的事情,褚渊眼神一片寒冰。

昨日本来设计的是进攻宇国,没想到军营进了叛徒,将计就计支开了他身边的人。

心里大概有了想法,不出意外是朝廷中的左相一党,除了他们也没有人知道他身上中了毒。

在对方给他下了无枯草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么突然。

看来是踩到他们的小尾巴了,急于解决掉他。

为今之计只有等伤好了,再出去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喂,想什么呢?”

林笙歌伸手挥了挥。

褚渊回神,看着她淡淡的开口。

“褚渊。”

“昨日那群人应当是我家中的弟弟派来的,为了争夺家产想除掉我。”褚渊冷声道。

这姑娘看起来不像坏人,不想她接触到这些,便换了个说法。

想到左相拥护的三皇子,他这个皇弟还真是不想多看见他一天啊。

“家里人?”林笙歌磨了磨坛中的药渣。

这古代关系可真是复杂,林笙歌挠了挠头。

上辈子和奶奶相依为命,这辈子又和师傅相依为命,他们对自己都很好,没有经历过这些。

算了,不纠结了。

低头看了看磨得药材,

“我叫林笙歌,这里是我家,目前还算安全。”

岂止还算安全,这里在秦山脚下,距离边关大概十几公里,城里的居民因为战争大多数都搬走了。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就算找来了,院子外的毒也足以解决他们了。

“好了,该给你换药了。”

从身后的架子上拿出几瓶不一样的药粉分别加入药罐中,搅和均匀,找出包扎用的布条往床边走去。

看着逐渐靠近的林笙歌,褚渊的心里慌了一瞬。

“我自己来吧。”急忙说着。

林笙歌一脸不赞同。

“你的伤在背上,好几道剑伤呢,你觉得你现在能动弹?”

说着伸手准备去拉他的衣服。

“林..林姑娘。”

褚渊往后退了一点,不小心扯到了背后的伤口,疼的脸色发白,冷汗都流了下来。

“怕什么呀,昨天的衣服不也是我脱得。”

林笙歌捂着嘴偷笑。

褚渊身上的伤口太深,身体只能小幅度的动作,坐起身已经很费劲了。

只好妥协了转身,把背转向林笙歌。

伸手将衣裳解开。

林笙歌帮他把衣服拉下来,看着背上的伤,与昨天相比已经好多了。

昨天伤口都快能看见骨头了,又加上一路上不停逃跑,衣服已经和伤口粘连在一起,光清理伤口就花费了很久。

最后用师傅教的缝合术慢慢缝合,为了救他撒了将近一瓶的金疮药。

效果果然不错。

感受着身后人的动作,褚渊不自觉绷紧了背部,手心渗出了汗液,只希望上药可以快点结束。

第一次这样无力,太不适应了。

一边又在想,林笙歌真是大胆。

不知道是不是也这样看过其他男人,想到自己刚提出负责被拒绝,心里有一丝烦躁。

林笙歌重新清理了伤口,把新研磨好的药粉敷上去,帮褚渊拉上衣服。

昨天晚上天黑没注意看,他的身材还挺好,应当是常年练武的。

林笙歌晃了晃脑袋,脸色有点泛红,往后退了两步。

“好了,我出去给你弄点吃的。”

说完,匆匆的走了出去。

褚渊听着她慌乱的脚步,微微转头。

小姑娘两颊微红,拿起伞走了出去。

还以为她不会害羞呢,褚渊偷偷抬了抬嘴角。

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又把头转过去,把手抵在嘴边,掩饰的咳了两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战神王爷娇宠小医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