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武8年,山河没准,敌国来犯,民不聊生。现今圣上昏庸骄奢沉迷于女色,不搭理朝政,大权被左相大权,造成百姓穷困潦倒,一时之间怨声载道。边关战争四起,辰王严禁不披起铠甲,驻扎边关。——————秦山上,云雾全部覆盖毒虫坏绕万分凶险万分,是寻常百姓敢靠近了。山上荒草满地当今圣上昏庸无度沉迷女色,不理朝政,大权被左相把持,导致百姓潦倒,一时怨声载道。。...

天武6年,山河不定,敌国来犯,民不聊生。

当今圣上昏庸无度沉迷女色,不理朝政,大权被左相把持,导致百姓潦倒,一时怨声载道。

边关战争四起,辰王不得不披上铠甲,驻守边关。

——————

秦山上,云雾覆盖毒虫环绕万分凶险,寻常百姓不敢靠近。

山上荒草遍地,青绿的树木耸立。

不远处,一个身着浅黄色衣裙的小姑娘正坐在石头上休息,脚边还有一个小药筐。

“好久没来山上采药了,体力都跟不上了。”

林笙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手指伸进身侧的袋子里,一枚丹药出现在手中。

丹药带着清香,林笙歌把丹药塞进口中,入口即化,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

跟上辈子相比,这个身体健康了很多。

林笙歌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上辈子身体孱弱,常年呆在医院治病,没有撑过20岁。

一睁眼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变成了小婴儿。

至此已经16年了。

抬头看了下天空,太阳要落山了。

“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把草药放进小溪里清洗了一下,多余的部分用小刀割掉。

夏天的河水还算舒服,溪水很清澈,就是不知道源头在哪里。

林笙歌往水深的地方走了走,从包里掏出一包鱼饵撒到河边。

不一会有两条小鱼游过来,林笙歌眼疾手快地伸手一捞。

“抓到了!”

用胳膊抹了抹小脸上的水,眼睛笑得眯起来,在隔壁树上扯了几片大叶子把鱼包起来。

“真好,今晚有鱼汤喝了。”

把鱼放进筐里抬头往周边走去。

边走边喊道。

“大灰!大灰!”

等了一会,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草丛里冒了出来。

“嗷!”

林笙歌加快了步伐。

大灰是前段时间救下的小狼崽,秦山周围有瘴气围绕,基本上看不见动物出没。

遇见大灰的时候它已经中了瘴气奄奄一息了,后来被林笙歌救了回来。

抱起小狼崽撸了两把毛,用下巴蹭了蹭。

“我们该回家了。”

“嗷!”

快走山脚下,大灰的耳朵竖了起来。

“嗷呜。”

低低的叫了一声。

林笙歌放慢了步子,一只手悄悄的探进了身侧的布包。

隐约有刀剑碰撞的声音传来,林笙歌朝大树后躲了躲。

不远处,一群黑衣人正追杀一名男子,男子长得十分俊美,林笙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他身手利落潇洒,右手握着长剑不断抵御着进攻,脸色苍白增加了几分脆弱感。

仔细一看,后背的衣服正滴着血,黑衣人不断逼近。

林笙歌见状正准备悄悄溜走,右腿刚伸出去,怀里的大灰突然叫了一声。

“嗷!”林笙歌赶忙伸出手捂住它的嘴。

“完了完了。”

林笙歌转身一边跑一遍念叨着。

远处有两个黑衣人提着剑朝她追了过去。

黑衣人不断逼近,林笙歌手指捏住了小包里的药粉,朝近处的黑衣人挥了挥袖子。

黑衣人突然顿住,瞪大双眼,手里的剑掉落,倒在了地上。

另一个黑衣人眯起了双眼。

“你是什么人?”

这个女人有问题。

林笙歌没有说话,右脚伸出快速的往他身前走了几步,身法诡异,背对着的黑衣人和前一个一样,倒在了地上。

远处的头目看见这幅景象。

“把那个女的也一并解决。”

林笙歌从包里掏出了银针,严肃得本着小脸。

“今天真的不是个出门的好日子。”

两指捏着银针,身法快速的朝战斗圈走去。

林笙歌收了手,四周全是被毒晕的黑衣人,刚才被围攻的黑衣男子撑着剑蜷腿坐在地上,盯着这个出手帮忙的姑娘。

小姑娘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裙子身形纤细,怀中抱着一只小狼崽,一张小脸稚嫩无比。

圆圆的眼睛瞪着好像正在生气,眼下有一颗小痔,眼皮低垂的时候显得特别无辜。

“多谢。”褚渊说道。

到底是帮了自己。

林笙歌耳朵麻了一下,抬眼望去,男子脸色苍白面冠如玉,握剑的手指修长,面容冰冷,坐在那也依旧抵挡不住上位者的气势。

林笙歌顿了一下。

“你...长得真好看。”

一不小心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林笙歌有些不太好意思。。

褚渊愣一愣,没想到会得到这种回答。

以往最讨厌别人夸他好看,可能是现在比较虚弱,他心里并不觉得生气。

右手抚了抚胸口,握剑的手颤抖,好像要撑不住了。

林笙歌往前走了几步。

“你没事吧。”她小声的问道。

“咳咳,无事,你赶紧离开吧。”

身体控制不住地往后仰了仰。

林笙歌嘴唇动了两下,没有说话。

想到刚才打架,男子在她身后帮她挡了一阵子,叹了口气放弃了纠结。

“唉,算了,可能今天不该出门的。”

说着从小包里掏出两瓶药,准备递给他。

褚渊半清醒的看着她的动作,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后倒去。

突然有一只胳膊扶住了他,嘴里被塞进了一粒丹药,带着一丝清香,丹药顺着喉咙咽下去,竟然觉得身体轻松了不少。

意识迷离。

林笙歌的小脸皱了起来,一副肉疼的样子,小声的念叨着。

“等你好了,可一定要给我诊金啊。”抬头望了望天。

“起风了,今晚应该会下雨。”

这个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如果丢下他不管,肯定活不过今晚的。

林笙歌心里纠结了一下,看了看男子苍白的脸。

算了,谁让他长得还不错呢。

伸手推了推男子的肩膀。

“喂,你还醒着吗”褚渊虚弱的抬了抬眼,又闭上。

林笙歌拽着褚渊的胳膊,把他架在自己的肩膀上。

“你好重啊。”

一边拖着男子往前走,一边说着。

“等你好了,我一定会问你要诊金的。”

褚渊靠在她身上,第一次和姑娘靠这么近,鼻尖还不时的传来药香和女子身上的桃花香,耳尖微微泛红。

一路上念叨着,一定要给诊金。

褚渊迷迷糊糊的听着,最后失去了意识。

好在距离家里不是很远。

走到山下,林笙歌环视了周围,确定没有人之后,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香囊挂在身上。

给褚渊也挂了一个,这周围有她放的毒,普通人进来之后会迷失方向。

穿过小路,可以看到一座小院子坐落在林中,院中种了一棵桃树,树上结满了桃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战神王爷娇宠小医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