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温夏就回了卧室掏出九键的手机,一条信息跳了出,陌生的号码。她嘴角往前扬,按了确认键,再打开了信息。老婆,吃了饭吗?她按了键盘几下,吃了。迅速那边拨了个电话回来,接通电话后响了少年有些变声的嘶哑,“老婆,吃饱饭了吗?”“吃饱饭了,你呢。”温夏她唇角往后扬,按了确定键,打开了信息。。...

吃过饭,温夏就回了卧室拿出九键的手机,一条信息跳了出来,熟悉的号码。

她唇角往后扬,按了确定键,打开了信息。

老婆,吃了饭吗?

她按了键盘几下,吃了。

很快那边拨了个电话过来,接通后响起少年有些变声的沙哑,“老婆,吃饱了吗?”

“吃饱了,你呢。”温夏怕温德听见,走过去将门关上,并且反锁了。

“吃饱了,老婆回家吃葡萄。”

温夏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扣着手里键盘,小声道:“老公,你是不是想我了?”

“嗯。”

“老公,明天吧,今天太晚了。”

温夏刚说完话,门外就传来敲门声,以及温德的声音,“夏夏,开门。”

咋一听见,温夏吓了一跳,连忙回了一声,“爸,来了。”

随后对着电话讲,“不说了,爸来了。”

“嗯,代我替岳父问好。”

“……”

她要是敢说,温德怕是要揍她一顿。

温夏挂了电话,拿出一本作业放在桌上,随后才去开了门,温德的手里端着一杯牛奶。

“爸。”

“把牛奶喝了睡。”

温德将牛奶递给她,又道:“你妈给你打电话了?”

“没有,是安安找我有事。”温夏接过牛奶,有些心虚不敢看他的眼睛。

温德也没再问,唇动了动,想说声对不起,但没有说,“我回房了,你睡觉把窗户关好。”

“好。”

温夏端着温热的牛奶回了卧室,也没给秦墨回电话,拿出作业开始做。

既然重新来了一次,她要好好努力,这次不要有遗憾了。

另一边的秦墨在看书了,十年前的知识他也差不多忘了。

……

第二天

温夏吃了早饭,洗了碗从厨房出来,看了一眼沙发上看电视的温德。

“爸,我等会要去安安家写作业。”

“嗯,中午早点回来。”温德点了点头。

温夏背着书包出了家,往着秦墨家去,快要到时,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开门。

秦墨家的小洋房很大,有两楼,还有一个泳池。

今天秦墨穿了一件宽松的黑色卫衣,没有帽子,裤子是浅灰色,配上他蓬松的碎发,整个人显得慵懒帅气。

怪不得当年她一眼就入了心,还死乞白赖的追了一年。

“老婆傻站着做什么,你又不是第一次来。”秦墨手搭在铁门上,含笑的打量她,白色毛衣,浅蓝色牛仔裤,有几分乖巧。

两人进了门,秦墨拿了一双崭新的拖鞋给她。

客厅拖地的柳慈看了一眼,连忙走了过来,“小墨,这是你同学?”

“嗯,柳姨帮我洗些水果,等会送上楼来。”秦墨点了点头,伸手扶住晃晃悠悠换着鞋的温夏。

柳慈扫了两人一眼,很快就进厨房了。

上了二楼,进了卧室,温夏才小声道:“柳姨会不会给爸妈说?”

这里的爸妈是指秦墨的爸妈。

秦墨饶有兴趣的看了她一眼,“老婆连爸妈都喊了,怕什么?”

“那不一样,我们现在是学生。”温夏坐在床边。

这时,传来敲门声,“小墨。”

“柳姨进来。”秦墨道。

柳慈端了一盘水果进来,放在书桌上,很快又走了出去。

在她走后不久,秦墨从里锁上了门。

温夏见他这样,就知道他想做什么,脸颊蓦地就红了,“不好吧。”

“不好什么?嗯?”

少年站在她的面前,微微弯腰,双手捧着她的一把,低头就吻了上去。

几分钟后,秦墨将她推上的衣服拉了下来,对着女生迷离的眼神,低哑道:“你还小,不碰你。”

“我出去洗个澡,你先看书。”

他进了浴室,冲了好几分钟的凉水,身上那股燥热才褪下。

他心叹了一声,吃荤了好几年,改成吃素,真是要命。

回来后,温夏已经在写作业了,白净的侧脸还有些红晕。

他抬手揉揉微湿的碎发,随后坐在她的旁边,“题会做吗?”

“这题不会。”温夏将数学作业推了过去。

“笔给我,设货物至少为X,由题可知,10*10+(X-10)*6≥208。”

秦墨说到这里,看着温夏,又道:“知道这不等式是怎么列的吗?”

温夏摇了摇头。

他便指着题目,细细解释道:“货物不超过10千克,每千克10元……”

……

十一点左右,江雨和秦安德回来了。

柳慈在厨房听见了开门的声音,连忙走了出来,“太太,先生。”说着替两人拿了拖鞋。

江雨将包放在鞋柜上,脱了高跟鞋穿了拖鞋,“柳姐,墨墨在家吗?”

“在家,小墨的女同学来了。”柳慈点了点头。

“女同学?”

江雨和秦安德互看了一眼,有些好奇,秦墨这孩子从来没有邀同学来家里。

两人上了二楼,临近卧室就听见自家儿子极其有耐心的讲题声音,最后来了一句,“听懂了吗?”

“听懂了。”女生的声音软软绵绵。

江雨敲了门后,打开了门,“墨墨。”

秦墨扭过头,看见穿着黑色西装的她,丝毫没有慌乱,“妈。”

下一秒,秦安德走了进来,他又喊了一句,“爸。”

这时候的江雨和秦安德,跟过两年的江雨和秦安德差不多,两人瞧着干练,但脾气很好。

温夏推开凳子起身,原本想好了喊叔叔阿姨,但话从口中出来就变了,“爸、妈。”

喊习惯了,一时改口太难了。

“……”

“……”

江雨和秦安德看向秦墨,他白净帅气的脸上带着笑容。

“……”

“……”

该不会早恋了吧?

反应过来的温夏,连忙摆手,改口:“爸……叔叔阿姨。”

她暗暗的看了旁边的秦墨一眼,示意他帮忙说几句。

江雨不亏是行走的女强人,微微震惊后,温笑道:“别紧张,我和他爸都好说话。”

“孩子,叫什么名字。”

“温夏,温暖的温,夏天的夏。”温夏毕竟和他们接触了几年,局促了一会,就镇定下来了。

“温夏,好名字,以后阿姨叫你夏夏吧。”江雨说道。

几人说了一会,温夏抬头看了手表,快十二点了,就说要回家了。

秦墨没挽留她,将她送到了一栋,才转身回家。

饭桌上

江雨夹了一筷子肉给秦墨,“墨墨,我记得你们班上没有温夏。”

秦墨“嗯”了一声,知道她想打听什么,直截了当道:“她是我女朋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带着学霸老公重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