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此,温夏心叹了口气,也好把话说太重了,“也没,我而已不不喜欢吃。”“那你想吃什么,我都请你吃。”蒋旭登时像个傻大个像露着大白牙。虽然出校门的人很多,门口的秦墨但是看见了了朝着校门口走来的白色连帽卫衣女生,和旁边穿着黑色连帽卫衣的男生。像极了情“那你想吃什么,我都请你吃。”蒋旭顿时像个傻大个一样露出大白牙。。...

见状,温夏心叹了一口气,也不好把话说太重了,“没有,我只是不喜欢吃。”

“那你想吃什么,我都请你吃。”蒋旭顿时像个傻大个一样露出大白牙。

尽管出校门的人很多,门口的秦墨还是看见了朝着校门口走来的白色卫衣女生,以及旁边穿着黑色卫衣的男生。

像极了情侣装。

少年皱了眉头,迈出修长的腿,走了过去,依稀还听见那男生说,“温夏,明天出来玩,上次你不是想去游乐园吗?我带你去玩。”

他道:“温夏。”

温夏抬头,不远处的少年穿着深蓝色的薄毛衣,称得他皮肤越发白皙,周围有好多女生在打望他。

她连忙走了过去,“表哥。”

秦墨自然而然的拿过她的书包,这时,蒋旭跟了上来,讨好道:“表哥好,我是温夏的同学蒋旭。”

“表哥我请你们喝奶茶。”

他想跟温夏的表哥套近关系,以后找温夏就容易多了。

秦墨语气微冷,“不用了,我们赶着回家。”

想从他这里,搭上他老婆,他能有好脸色?

“表哥,一会就好了,我让老板娘打包,你们带着回去喝。”蒋旭也没有在意,以为是两人刚见面不熟。

见秦墨狭长的眼尾微微挑起,温夏就知道他这会相当不悦,上一次他不悦,还是因为一件离婚官司,男的出轨,却要女方净身出户,甚至要秦墨给她安上出轨的名头。

当场秦墨打了男方,最后这场离婚官司,男方净身出户,甚至赔偿了秦墨律师事务所五万的名声费。

“蒋旭,我们不喝,先走了,拜拜。”

她拉着秦墨出了校门,随后扭头看着他,“我们去哪?”

秦墨想了一下,两人这会都是学生,高档的地方去不了,“喝奶茶?”

“好。”

温夏点了点头。

害怕被老师抓到,两人打了羚羊车,去了离校远一点的奶茶店。

船长奶茶店。

这家奶茶店的墙壁挂着花篮,白色的藤花垂下,座位是秋千,秋千的中间有两个一男一女的小人。

秦墨将单子递给她,示意她点奶茶。

温夏瞧了半天,看着服务员道:“要杯珍珠奶茶,再加一份芋圆,老公,你喝什么?”

喊了四五年,一时改口不是很容易。

服务员姐姐听见这句老公,憋红了脸,现在的学生,喊老公都这样自然了吗?

温夏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欲盖弥彰道:“表哥,你喝什么?”

服务员姐姐怪异的眼光扫了两人,“……”

现在流行表兄妹恋了?

温夏放弃解释了,越描越黑。

秦墨眼里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跟表妹你一样。”表妹二字咬重了一些。

“一共是十六元。”服务员姐姐低头算了一下。

温夏连忙掏出二十递了过去,秦墨也递了二十过去。

服务员姐姐收了秦墨找了四元,“请稍等。”

没过一会奶茶就上来了。

秦墨插了吸管,再递给温夏。

温夏吸了几口,看着面前青涩帅气的老公,这样的约会还有点新奇。

“我们这算不算早恋?”

秦墨吸了一口奶茶,粉泡的甜味让他蹙了蹙眉头,听见她这句话,摇了摇头,“不算。”

“算早婚。”

温夏一口奶茶喷了出来,“咳咳……”

秦墨连忙抽纸巾给她,“慢点喝。”

温夏擦完了嘴巴,没好气瞪了他一眼,“明明是你说话。”

“我说的是实话。”秦墨挑眉。

两人坐了半个小时,就出去了。

“还想去哪?”秦墨牵了她的手。

“我想吃小巷的麻辣串。”

温夏高中时就许过愿,一定要跟男朋友吃一次麻辣串。

结果高中三年都没有男朋友。

“想吃就去。”秦墨道。

两人年纪小,牵在一起,引了很多人怪异的眼光,似乎在说小小年纪不学好。

“合法夫妻”硬是被盯出早恋的心虚感,温夏拉着秦墨走快了一些。

等到了小巷,情侣多了,他们就不扎眼了。

梧桐树下的麻辣串最好吃。

温夏拿了七八串麻辣串,放了辣椒,就端到空着的小木桌上。

旁边也是一对情侣,女的头发染了黄色,男的染了绿色,男生的手摸着女生的大腿,嘴里一口一个宝贝。

温夏:“……”

她看向秦墨,“老……嗯,你能吃吗?”

他对生活的要求很高,从来没看见他吃过路边摊。

“还成。”秦墨夹了一块藕,嚼了几口。

……

虽然秦墨吃得少,但温夏很开心,有种小情侣谈恋爱的感觉。

这会天不早了,两人都得回家了,不然家里的大人要找人了。

好在两人在同一个小区,但不同楼。

秦墨家是单独的小洋房,温夏家在一栋的三楼。

两人到了一栋,温夏让秦墨回去。

秦墨将书包递给她:“明天来我家写作业。”

“可以吗?”温夏想着秦墨成绩很好,可以给她辅导作业。

“爸妈最近应该都不在家。”秦墨道。

秦墨的父母是搞房地产开发,在嘉县很有钱,这整个小区都是秦家修建。

她也是结婚后才知道秦墨是个富得流油的“富二代”。

“好。”温夏点了点头。

三楼

温夏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一股饭菜香飘了出来,她晃了一下神。

温德听见响声,穿着围裙就出来了,带着严父的模样,“怎么现在才回家?”

以前她和温德的父女关系很差,差到说几句话就会吵起来。

她一直觉得温德不喜欢她,可是后来她结婚时,看见他偷偷抹眼泪。

她才意识到温德在意她,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这份感情。

“我和同学逛街了,爸,你做什么好吃的了,好香。”

她将书包放在沙发上,钻进了厨房,“哇,爸你做了我最喜欢的麻辣鱼,爸真好。”

她突然亲近他,温德有些无措,自从他和温夏的妈离异后,温夏就不爱亲近他了。

他生硬道:“以后别回来这么晚了。”

“好勒,爸。”

温夏拿出两双碗筷,盛了饭,等菜上齐了,她先给温德夹了一块鱼,“爸是大功臣,吃第一块。”

温德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沉声道:“赶紧吃。”

看着温夏一下子收敛的笑脸,他心里就懊悔了。

他是想说,夏夏,你自己吃,爸自己夹。

他总是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之后,两人没说过一句话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带着学霸老公重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