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松鼠鱼

到二楼的一间雅室坐定,黎洛棠将二十万两银票交到了孙掌柜,“这里有二十万两,你拿二十万两去买粮食,统一分发给城里的贫苦人家。此外十万两,买些良田,以后良田所出,刨除所需费用,其余的也主要用于救济。你听明白了了吗?”“鄙人明白了,东家公子请安心,鄙人肯定把“鄙人明白,东家公子请放心,鄙人一定把这事办好。”孙掌柜笑道。。...

娇棠

推荐指数:10分

《娇棠》在线阅读

到二楼的一间雅室坐下,黎洛棠将三十万两银票交给了孙掌柜,“这里有三十万两,你拿二十万两去买粮食,分发给城里的穷苦人家。另外十万两,买些良田,以后良田所出,除去所需费用,其余的也用于救济。你听明白了吗?”

“鄙人明白,东家公子请放心,鄙人一定把这事办好。”孙掌柜笑道。

事实办妥,黎洛棠离开玉石店,继续在城里闲逛。

天气晴好,大街小巷各色行人来来往往,道路两旁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有卖胭脂香粉的、有卖玩偶泥娃的、有卖头花绣品的、有卖香料巾绢的,最吸引黎洛棠注意力的,是那些卖吃食和果品的摊子。

黎洛棠正站在卖梅干的摊子上,买了几两话梅干,突然听到突兀的惊呼声以及急促的马蹄声,抬头一看,就见一匹快马疾驰而来,骑马的女子大声喊道:“滚开,快滚开,别挡道。”

黎洛棠皱眉,闹市跑马,这人想干什么?

眼见那匹马朝这边奔来,马蹄就要踏在一个受惊倒地的孩子身上,黎洛棠足尖一点,掠身过去,想要救人,然而有人抢在她之前,救下了孩子。

只见一道青影似流星般闪过,伸手搂住了那个孩子,一个侧身,避开跑过来的马,等马从他身边过去,他右手一把抓住了马尾,一声轻吒,“嗨!”

马被他拉得前蹄离地,高高扬起。马上的女子一声尖叫,从马背上跌落下来。那人放开孩子,跃起将堕马之人接住。围观的百姓还没来得及叫声好,就听到一个女声骂道:“臭不脸的小贼。”

黎洛棠愕然,不道谢,反而还骂人,这就过份了。

不过能做闹市纵马的事来,可见就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不识好歹,也正常。可围观的百姓不干了,愤慨地嚷嚷道:“你这女子怎么这样蛮不讲理?”

“是猪吧,倒打一耙,胡搅蛮缠的。”

“要不是这少侠出手,不知道有多少人受伤。”

“就是,不仅当街纵马,险些踏伤路人,还忘恩负德。”

“不知是哪里来的没教养的野丫头,差点伤了小孩子,还对恩人口出恶言,真是世风日下。”

红衣少女犯了众怒,却不知收敛,“闭嘴,你们给我闭嘴,你们知不知道我爹是谁?再多嘴,我让我爹把你们统统抓起来,下大狱。”

这丫头够跋扈!而且脑子也不太好,坑爹呀。

民不与官斗,围观百姓不甘愿地噤了声。

红衣少女面露得色,挥鞭抽向救人的青衣男子。围观百姓一声惊呼,有人喊道:“少侠小心。”

青衣男子伸手抓住了鞭子,看似轻而易举,但黎洛棠知道若不是眼法精准、出手迅速,是绝对没办法做到。青衣男子握住鞭子,微眯了眯眼,内力一催,鞭子寸断。

“好功夫。”黎洛棠轻赞道。

红衣少女握了光秃秃的鞭柄,傻愣愣的。青衣男子足尖一点,飞身离去。红衣少女冲着他喊道:“小贼,休要跑,赔我鞭子。”

青衣男子已飘然远去,红衣少女没本事追上去,只能恨恨地跺脚,冲着他的背影道:“你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我一定会抓到你的,你这个臭小贼,我饶不了你。”

黎洛棠没有留下来看后续的事,她嚼着话梅干离开了,走进了湖边的一家酒家,在二楼的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要了茶水、点了菜后,就单手支着下巴,优哉游哉地看着外面的风景。

黎洛棠感觉到有人靠近,以为是伙计送菜,却不想看到的是刚才那位青衣男子,眉尖微蹙,“有事?”

“介意搭个桌吗?”青衣男子有礼地问道。

“我说介意,你会离开吗?”黎洛棠挑衅地问道。

青衣男子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了,“百里谦,我的名字。”

“你总是这么自来熟吗?”黎洛棠勾唇冷笑问道。

“我想知道雀鸣鞭怎么会到你手上的?”百里谦盯着她,目光锐利,鞭名是他取的,鞭柄上“雀鸣”二字,更是由他亲手刻上去的,黎洛棠教训力哥他们时,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黎洛棠警惕地与他对视,“你怎么会知道此鞭之名的?”雀鸣鞭是她哥哥送给她的生辰礼物,知道鞭名的人没有几个。

“我朋友请人打造此鞭时我在场,而且我知道他会将这鞭送给什么人。你老实交待,你的谎言是骗不了我的。”百里谦沉声道。

“据我所知黎洛杰没有姓百里的朋友。”黎洛棠微微一笑,“倒是有一个姓衣的生死之交。”

百里谦唇角上扬,笑意盎然,若说刚才他是寒冬腊月,此一笑,宛若春回大地,温润和善,“看来我们得重新认识一下,对不对,糖糖妹妹?”黎洛杰只有妹妹,没有弟弟,而黎洛杰曾告诉过他,鞭子是送妹妹的生辰礼物。

“你是凌虚公子衣靖。”黎洛棠说出他的真实姓名和江湖人送给他的绰号。凌虚来源于他的独门绝招凌虚一指,公子是因为他的形象,他不象一个粗鲁的武夫,而是风度翩翩,如同世家公子一般。

“我是衣靖,糖糖妹妹不用如此见外,我与令兄情同手足,糖糖妹妹可愿唤我一声衣大哥?”衣靖面对友人的妹妹和蔼可亲。

“衣大哥好。”黎洛棠甜甜笑道。

这时伙计送菜上桌,“两位公子请慢用。”

“衣大哥,这道松鼠鳜鱼是店里的招牌菜,你尝尝,看是不是像书中所写的那样的美味。”黎洛棠笑道。

松鼠鳜鱼的工序细腻,造型别致。将鱼洗净去骨,鱼肉向外,剞菱形刀纹,拖蛋黄糊、干淀粉下锅油,炸至鱼首微昂,鱼尾高翘,呈金黄色,捞出盛入盘中,浇上糖醋卤汁,声吱若鼠,整体酷似一只俯首缓行的松鼠。

“墨藓点衣鳞细细,红盘铺藻尾舒舒。”衣靖走南闯北,早就吃过松鼠鳜鱼,“这菜外脆里嫩,酸甜可口,的确是一道美味佳肴。”

黎洛棠夹了一块放进嘴里,细细品尝,微微皱眉;衣靖见状,问道:“是不是没有预想的那么好吃?”

“嗯”黎洛棠噘嘴,“火候没掌握好,鱼炸得有点老,还有卤汁稍咸,掩盖了甜酸味。”看来这家店做的松鼠鱼并不正宗,她想吃正宗的松鼠鱼得去平江。

“想不想吃最正宗的松鼠鳜鱼?”衣靖笑问道。

黎洛棠两眼放光,亮晶晶的,被这样一双水润润的杏眸这么盯着,衣靖有种如果不满足她的要求,是一种罪恶的感觉,“要是饿,将就吃点,垫一垫肚子,要是不饿,我们换地方。”

“我不饿,我们换地方。”黎洛棠不缺银子,才不愿委屈自己,要吃就得吃最正宗的,“伙计,结账。”

伙计还没过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十几个壮汉冲了上来,领头的正是刚刚在街上纵马的红衣少女,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穿锦衣的少年。

其他座的客人风势不妙,纷纷开溜,伙计追着他们喊:“结账,客人们请到柜台结账。”

“衣大哥,麻烦上门了。”黎洛棠声音轻快,今天是啥好日子?又来了给她练手的人。

“有人付账是好事。”衣靖笑道,这也是个不怕事的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娇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